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宫庆华?原来他叫宫庆华。”晓儿看着上官玄逸满脸醋意,然后又想起自己这一路的失神,上官大哥不会以为自己对那人一见钟情,所以在喝醋吧?

    她忍不住伸出两个手,掐了掐某人的大黑脸,打趣道:“上官大哥,你吃醋了?”

    “嗯,吃醋了!以后不许因为其它异性失神!”上官玄逸的脸被拉得变了形,他拉下某人恶作剧的双手,大方地承认。

    想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这丫头看见自己都没失神!

    现在发现她对另一个男人的笑容失神半天,某人表示很心塞。

    他摸了自己的脸,难道自己长得不够他英俊?那人的样子的确不错,特别笑起来的时候,就是一只典型的开屏孔雀!

    只是自己应该长得也不错,不然为什么会走到哪,都能吸引无数姑娘的视线。

    噗!晓儿忍不住笑了,怎么有人这么可爱!这么一本正经的承认自己吃醋!

    “上官大哥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对他一见钟情吧!”

    什么一见钟情!真要一见钟情,这丫头只能对自己一见钟情!上官玄逸黑着脸道:“瞎说什么!我只是生气你想另外一个男人想得如此入迷!我们两人第一次见脸时,你都没有失神!”

    上官玄逸不小心将自己的小心思透露了。

    晓儿:“……”

    所以第一次看见他,自己没有花痴的表现,是自己错了!

    吃醋的上官玄逸,晓儿表示驾驭不了,什么陈年旧帐都翻出来!简直不可理喻。

    “上官大哥,我肚子饿了,咱们吃饭吧。”晓儿只能转移话题了。

    “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会想那孔雀男想那么久!”

    孔雀男?晓儿默了默!挺贴切的形容。

    “我看见他对我笑,我就讨厌,但我又不认识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讨厌,总觉得这样讨厌的笑容在谁身上看见过,所以想了这么久。”

    原来是讨厌!上官玄逸松了口气:“讨厌就讨厌吧,管他像谁,下次不用想,有些人天生就讨人厌,我看着他也讨厌!不是说饿了吗,咱们下去吃饭吧!”

    “上官大哥你认识他吗?他是什么人?”晓儿好奇地问道。

    她得弄清楚他是不是老乡,好有所防备。

    “不认识。”上官玄逸刚缓和了不少的脸色又黑下来了。

    这样公然向自己打探另一个男子,这丫头的胆儿也太肥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宫庆华的!”晓儿一副你就别骗我了的表情。

    “我派人查过了。”

    “那他究竟是什么人?”晓儿追根究底。

    “你要是不怕嘴唇肿,一会儿下去吃饭景睿又瞪着你的唇欲言又止的话,你就继续问吧!”上官玄逸威胁道,他此刻只想堵住她的嘴,不想再听到她打探另一个男子的事!

    “吃饭,去吃饭!”晓儿听了这话赶紧捂住自己的嘴,跑出去。

    吃饭的时候,杨柳见赵勇半天没有下来,便上去找赵勇吃饭,却发现赵勇还没有回来。

    “一会儿吃过饭,杨柳你去衙门打探一下。”上官玄逸想了想便道。

    赵勇今天早上去衙门领赏银,不可能这么久都还没回来的。

    杨柳很快就打探到消息回来了,原来赵勇去领赏银时,县令大人召见了他,并且和他一见如故,并招呼他到府中吃过饭后才离开。

    赵勇因为在酒席上喝多了一点酒,离开衙门时,遇见了县令的美妾,忍不住调戏了一番,所以被一怒之下的县令大人关进大牢了!

    几人听了这话默了默,这摆明就是胡乱找个借口将人扣押了!

    赵勇是什么人?他们还不知道吗!吃饭,喝酒,调戏妇女?怎么可能!

    县令将赵勇抓到牢里的目的是什么?

    几人首先想到了那一块帝王绿。

    “赵勇不像是这样的人,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景睿开口道。

    云石县的县令好像是是徐中天,上官玄逸一只手放在桌面上轻轻地敲打着。

    徐中天是几年前的进士,出身寒门,听说是有贵人资助,他才能金榜题名的,不然他的书读不下去。

    上官玄逸只知道这些,而他知道这些,还是因为那一年琼林宴他正好有参加,无意中听到他说要当一个为百姓谋福祉的好官,要报答对他有知遇之恩的贵人。

    他那个贵人不知道有多“贵”,上官玄逸目光一转,发现对面桌子有人正看着自己这一桌。

    那人发现上官玄逸看向他时,若无其事地低下了头。

    晓儿眼角余光也留意到了,她冷笑一声:“那可不一定,知人口面不知心,男人不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怎么说话的,这么腌臜的话也说得出口,还要不要名声了!”景睿听了晓儿这话,瞪了她一眼。

    晓儿吐了吐舌头,景睿是越来越正经了!

    上官玄逸自然而然地将目光收回,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慢地喝了一口茶才开口道:“连县令大人的小妾都敢调戏,简直色胆包天!就让他在牢里吃点苦头好了!”

    “是我疏忽了,赵勇的年纪也大了,早就应该帮他选个媳妇的,这样就不会见到貌美的女子,便移不开双眼了,平时看着稳妥,这酒劲上来,就管不住自己了。”晓儿叹息道。

    “管不住下半身的奴才,不堪重负,回头,我再帮你换一个车夫!免给你惹出什么麻烦事来!”

    “不需要吧,我帮他找个媳妇就行了。赵勇平时的表现很不错的。”

    “换了,我不放心!”

    景睿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聪明的不再出声了。

    “那什么时候救他出来?咱们不是打算明天就离开这里吗?总得有人赶车啊!”杨柳担忧地问道。

    “明天再算!先让他待在牢里一晚!”上官玄逸丢下这话便站了起来:“丫头,你不是想吃街上的小吃吗?事情办完就要离开云石县,现在我们出去逛逛吧!”

    晓儿听了忍不住高兴道:“真的吗?那我先回房间换套衣服。”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他就知道她会明白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