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杨柳回去后便将赵勇的原话说了

    原来赵勇根本就没有吃县太爷的饭,也没有喝他一滴酒,县令大人召见他,问了他一下帝王绿的问题,说自己下一年任期满了,将要上京术职,正愁着不知道送什么礼物给上官,让赵佑帮他出个主意。

    这便是隐晦地张口向赵勇讨要帝王绿了!

    赵勇装作听不懂他的意思,随意糊弄应付了一句。

    徐中天便说知道他最近在云石县又买铺子又买地又买宅子的事,云石县的治安比较差,许多像小偷大盗,恶霸之类的,没有官府的照料,将会烦不胜烦。

    这可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赵勇便说,他只是一个下人,做不了主,给大人出不了什么主意,然后拿着一百两银票,告辞走人。

    县令大人的宅子是在衙门后面的,赵勇刚走出衙门,县令大人的小妾便走了过来,两人擦肩而过时,她脚崴了一下,赵勇伸手去扶了一把,然后那小妾便扯开了自己的衣服,大声喊非礼,赵勇便被官差捉了。

    这真是典型的仙人跳!

    “果然是为了帝王绿。”财不露白,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晓儿在心中感叹,同时有些后悔那天太高调了,莫名其妙惹下这些麻烦。

    那天她应该低调一点的,这石头短短两天便招来了两桩麻烦。

    “这县令大人在云石县这么多年还缺一块帝王绿吗?”景睿有些想不明白,帝王绿虽然少见,但是也不是没有。

    “帝王绿比较稀少,像我们得到的那块那么大的更稀少,这么大一块帝王绿,如果找个好的师傅,好好琢磨一番,说不定能雕琢出一个传世之宝,你说谁不稀罕。”那位县令大人想往上升一升,眼见有这么适合的玉石出现,怎么会不抓住机会,许多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一般来说民不与官斗,县令大人都抛出了这样的橄榄枝了,许多商人都会直接应下的。

    可惜,赵勇不是普通的商人,他背后的靠山大到可以得罪天下人,所以县令大人这回便踢到铁板了。

    “云石县是富庶之县,每年上缴的赋税,在众多州县是都是数一数二的。想来这样一个富贵窝让某些人迷了眼了。”上官玄逸的思绪飘去远方淡淡的开口道。

    就是曾经在琼林宴上立志要做一个好官,造福百姓的人,也在这个大染缸里变了。

    晓儿点了点头,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人不就是最容易迷失方向,忘了初衷的吗?

    第二天,晓儿和上官玄逸直接来到衙门对官差说:“我们是来赎赵勇出牢的。”

    这个朝代,只要不是大犯,一般关上几天便可以放出来的犯人,是可以拿赎金来衙门赎出去的,只是有点贵,各地方的赎金也不同,所以凡是与“刑”字有关的部门,都是一个油水满地可捞的肥缺。

    官差看了几人一眼才道:“等等,他调戏的是县令大人的爱妾,这事我们得问一问县令大人,赵勇可不可以赎走。”

    “好。”晓儿笑着点了点头。

    官差对身旁一个人示意一下,然后那人便离开了。

    很快他便跑回来:“县令大人请两位进去说话。”

    两人抬脚走了进去。

    徐中天坐在主位上喝茶,听见有人走进来,头都没抬。

    官玄逸和晓儿静静站在那里,看着坐在那里,只顾摆架子,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的徐中天,晓儿有些期待,一会儿他发现上官玄逸的身份时,会有什么表现了。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直接在一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正在喝茶的徐中天,见两人居然没有给自己行礼,还敢坐下来,很是不满!

    他慢慢地放下茶碗,抬起头来,声音不怒自威:“放肆,见到本官还不下跪!”

    “徐大人好大的官威!”上官玄逸冷眼看着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这话也说得语气平缓,可就是让人感觉从心底深处生出无端的威压和凉意。

    徐中天这才拿正眼看向上官玄逸,然后双眼圆瞪,忍不住用手搓了搓双眼。

    他不会看错吧!六,六皇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徐中天在琼林宴上是见过上官玄逸的,除了年幼的七皇子,皇上年长的几位皇子他都有幸见过,当时还感叹:龙子凤孙,果然每一个都生得一表人才,不愧为人中龙凤!

    虽然现在的上官玄逸已经脱去了当年的稚气,身上的气势更强了。

    但是那眉眼是不会错的!

    徐中天几乎是扑在两人面前跪下的,手脚忍不住发抖:“下官参见六皇子,六皇子吉祥。”

    上官玄逸不冷不热的开口道:“起来吧!”

    徐中天心中忐忑不安的站了起来:“下官有罪,下官不知六皇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六皇子恕罪。”

    上官玄逸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徐大人言过其实了,你将我的人借故关押起来,还派人跟踪我,还不知道我大驾光临吗?”

    徐中天听了这话,又跪下了,“六皇子恕罪,下官该死,下官真的不知道他是六皇子的人,都是一场误会!不然就算给十个胆我,我也不敢如此做啊!至于跟踪六皇子,那绝对不关下官的事,请六皇子明察!下官这就派人去将六皇子的人放出来。”

    他以为来了一个新客商,担心他偷偷将帝王绿运走才让人跟踪的,要是知道来的是六皇子,真的的给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这样做啊!徐中天将吴不凡的祖宗十八代都问侯了一遍!就是他告诉自己来了两个没有根基的纨绔得了一块帝王绿,并在城中置房,置铺又置地的事,害他以为他们想在云石县定居,才会起了这贪念的!

    “徐大人起来说话吧!国有国法,既然我的属下做错了事,自然得依法惩治了。岂能因为他是我的下属便随意放出来,徐大人说是吗?”上官玄逸这话说得轻飘飘的,却让徐县令吓出一冷身汗。

    六皇子这是意有所指吗?他是在暗示自己也需要依法惩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