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本皇子明不明白又与徐大人有何相干?徐大人这是想威胁本皇子吗?”上官玄逸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下官不敢,下官只是想要表达自己对六皇子的一片忠心。”徐中天被他看得浑身冰冷,他忘了像是他们这种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最受不得就是别人威胁,通常只有他们威胁别人的份。

    上官玄逸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让人摸不清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不需要一个大贪官对自己忠心,那不是帮自己,是害自己。

    徐中天的心里在打鼓。

    此时知府大人和云州刺史走了进来。

    两人毕恭毕敬地对上官玄逸行了一礼。

    徐中天又对两人行了一礼,他心里确定这两个人是冲着六皇子来的了,没看见两人见六皇子在此,一点意外也没有,那礼行得有多顺溜便有多顺溜!

    上官玄逸看向徐中天:“徐大人,你的人怎么去这么久?不会是因为没有看见帝王绿所以不放人吧!”

    “六皇子说笑了,来人啊!都死去哪里,人怎么还没请过来。”

    吴不凡听了这话赶紧将五花大绑的赵勇推了进去,然后他吓得赶紧跑了!

    大人今天很凶,连最疼爱的小妾也打了,他还是不要往前凑了!

    徐中天看见五花大绑的赵勇,气得眉突突的跳!

    吴不凡那家伙绝对是嫌自己罪不至死,专门来补刀的。

    他赶紧跑过去给赵勇松绑。

    “徐大人这就是你说的误会?你这是当我是傻子来戏弄吗?”上官玄逸用仿佛像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看着他!

    徐中天又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六皇子……”

    上官玄逸举起手,阻止他说下去:“徐大人,你知道我从你身上明白了什么吗?”

    徐中天摇了摇头!

    “本皇子从你身上明白了什么叫枉读圣贤书!”

    枉读圣贤书?徐中天脸色白了白,跌坐在地上,究竟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

    他想起了在琼林宴上自己慷慨激昂的誓词!那个一心想为百姓做好事,做实事的自己。

    那个自己去哪里了?他怎么找不到了?

    他怎么会由为百姓谋福祉变成了从百姓身上谋福祉?

    似乎是从一个娇弱可怜的女子出现在自己身边时,他开始变了。

    他从一个两袖清风的清天大老爷,变成了一个腰缠万贯的县太爷!

    他的官虽然不大,但他因为狄志远的关系,来了一个最富庶的县当县令!

    他不满足于如此小的一个官,一个最能为百姓做实事的官了!

    他觉得这个芝麻小官,害他在其它大人面前抬不起头!他自恃才高八斗!自然不甘心屈居人下!

    所以他听说云州知府会调回帝都任职,他想知府这个位置定然会空下来,他找恩人活动活动,这位置便能落在他身上了……

    果然人的贪念是无穷无尽的!

    所以人心不足,蛇吞象!

    徐中天跪下,对六皇子叩头:“下官有罪,下官愿认罪!”

    上官玄逸没有再看他一眼,他对知府大人说:“彻底查办!此案无论泄及到谁,不可姑息!定罪时再加上游街示众,以泄民愤!”

    “下官遵命!”

    然后又对云州刺史说:“李大人协助知府大人。”

    “下官遵命!”

    剩下的事交给他们处理就行了。

    徐中天贪墨这案子牵泄甚广,甚至牵扯上皇后的娘家。

    皇上雷霆大怒,此案又交由刑部和大理寺查办。

    后来的事情闹得轰轰烈烈的,百官甚至要求废后。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上官玄逸带着晓儿,身后跟着灰头土脸的赵勇离开了。

    晓儿刚想上马车,沈宝儿便窜了出来。

    “晓儿,我有话和你说。”沈宝儿拉着晓儿的衣袖,眼中满是哀求。

    晓儿看了一眼沈宝儿,现在的她柔弱中带点媚态,样子很是楚楚动人。

    她收回目光,淡淡道:“这位夫人请放手,咱两不熟!”

    “咱们明明是亲姐妹,你怎么总是这么无情!富贵了便血脉相连的亲人也不认了?”沈宝儿听了这话,满是委屈。

    晓儿不雅地翻了一个大白眼:“放手!我嫡亲的姐妹在帝都!你是谁啊?别攀亲带故的!”

    上官玄逸看了一眼杨柳。

    杨柳便上前将沈宝儿拉开。

    “沈晓儿,既然你不认我,那我也希望你是真的不认识我!不要言而无信,多管一个陌生人的闲事!告诉其它人你见过我,破坏我现在好不容易得来的生活!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见过我,包括我的爹娘,当了别人妾氏的我,我也是没脸见他们,免得他们伤心。”被拉开沈宝儿赶紧将想说的话说出来,说到后面,她路过的百姓对她投来异样的眼光,赶紧描补解释。

    她就知道沈晓儿这个自私自利,冷血无情的贱人不会认她的,她只是不放心,担心她回到帝都告诉右丞相府的人,说在这里见过她!那样她又将会万劫不复了!那样的日子太凄惨了,她真的不敢再过下去!

    所以她才等在这里,对沈晓儿说这些话,目的就是让她在六皇子面前亲口承认和自己没有关系,不认识自己的话。

    这样一来可以让六皇子见识她的冷血,二来她在六皇子面前说过不认识自己,回头又将自己的行踪透露出去的话,她便会在六皇子心中留下一个言行不一,心肠歹毒,连自己的亲堂姐都不放过的印象!

    沈晓儿不是蠢的,她应该不会说出去,让六皇子留下这样的一个坏印象!

    在这个女子只能依附男子活下去的世界,一个男子对自己的印象好坏真的太重要了。

    晓儿露出了一个冷笑!这是担心自己将见过她的事说出去,怕右丞相寻上门,又怕自己的爹娘知道她又攀上高枝,日子过得滋润,会前来沾光吧!

    果然和沈承光蓝氏一样,自私凉薄!

    她没有回她的话,低下头,上马车。

    上官玄逸伸出手,扶她上去。

    “沈晓儿,咱们说好了,你可别将我的事说出去啊!”

    谁和她说好了啊!晓儿没有理她,直接上了马车。

    她的事,她是一个字也不想提!再说徐中天都要倒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像沈宝儿这样的人,不用任何人出手,她自己都会作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