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好!两位爱卿办案果然够认真,细致入微!朕这里有一些密函,两位爱卿看一下数目上可有对不上的,众卿家也传阅一下!”

    密函?百官你看我我看你,什么密函?

    皇上身边的太监将一大捆密函传了下去。

    大家打开一看,表情都亮了。

    “如何?众爱卿是否还认为狄大人等人贪墨?”

    “臣愚昧,竟不知三位大人高风亮节至厮。”

    “对,高风亮节,出淤污泥而不染!”

    “微臣现在才知道行贿的银子还可以这样用的,真是佩服!”

    “三位大人当真是令人敬佩,微臣以为他们是以权谋私,谁知道他们是假私济公啊!”

    ……

    右丞相看着手中的密函,脑中翁翁作响!

    三皇子捏着密函的手指指关节发白。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布局了多年可以断了嫡系那边的左膀右臂的一场战役,怎么最后反而会更加衬托出忠勇侯府忠心护国!

    一封一封密函就像扬起的手掌,一巴掌一巴掌,打得他脸上啪啪作响。

    每一封密函上面的内容大体是一致的,只有人名和几个数字不同。

    都是某年某月某日某人给自己送了多少银两或田地,庄子,府第等等,微臣想用这些银子如何如何!

    而皇上都准奏了,而且还每笔银子视数目而定,赏他们一百到几百两不等!

    反正他们是贪银子了,还是奏明了皇上,得到皇上的批准之下“贪”的!

    这法子实在是高明啊!某些正直无私的官员,心里懊恼自己之前为什么想不到这么好的法子!

    做到他们这个层次的官,送银子上门的人不少,但也有人不愿意拿的,不是不需要,而是惜权惜命!大家看着这些奏折心里活泛起来了,以后都要这样做!

    这样两个衣袖就不用装清风了,既有银子可以拿,又能拿这些银子为百姓干一些实事,还能在皇上面前留有一个不贪污受贿,忠心耿耿,高风亮节的印象,他们以前怎么就想不到这么好的法子呢!

    三皇子脸色苍白,他苦心安排了这么多年,花了这么多银两和人力物力,本来是想让支持嫡系一派的倒台的,却没想到,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难怪父皇不将他们下大牢,只命人彻查,证据确凿才算,原来他们之前递交上去的证据根本不算是证据,害他还以为那些证据的份量不够。

    左丞相大人被人恭维够了才开口:“皇上臣有事启奏。”

    “准奏!”

    “皇上月峡谷前段时间发生重大雪崩事故,其中伴随着山体滑坡,造成过百人员伤亡,经查实……”

    三皇子听了这话脸色变了变,很快便恢复如常,难道那件事查到自己头上了。

    不,不会的,他派出去的全是死士!不会查出来的!

    “……经查实,是因为当初修建月峡谷路段的山路时,有人贪赃枉法,没下大部分修路的银子,没有按照设计要求做好预防山体滑坡处理,致使道路修好第一年便出现如此重大的雪崩事故。臣认为这等贪赃枉法,中饱私囊,置百姓的生命财产于不顾的行为,得严惩不怠!”

    三皇子听了这话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没有证据证明那些死士是自己派出去的又如何,别人只要认定是你,又何需要证据,照样可以找个借口可以反咬一口!

    那段路的修建自然是真材实料的,雪崩是人为事故,是他派人去埋伏的,想着借一个天灾,消灭一个劲敌!

    现在他却不得不咬牙认下,因为之前他就在父皇面前提起过,那里出现雪崩事故,是天灾。

    言官们本来都焉了,左丞相,狄志远等人贪赃枉法被他们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要废后,真相却是如此打脸!

    现在原来还真有贪赃枉法,还出人命事故的,他们抖擞抖擞精神开始舌战群儒。

    皇上一看见这几个人就头痛,这几天他被吵得晚上睡觉耳朵都嗡嗡作响,他抬起手,阻止蠢蠢欲动的他们:“那段路的修建是谁负责的?”

    “回父皇,是儿臣负责的。儿臣监管不力,被底下的人欺上瞒下,求父皇责罚。”

    这话说得真好!只是监管不力,不是中饱私囊。

    上官玄逸轻轻扯了一下嘴角,眼中不屑一闪而过。

    弄不死你,也得让你掉层皮!

    大臣们的表情都微妙了。

    ……

    最后三皇子以监督不力之责,禁足一年,被免职,并出银子将那山体修好,伤亡者的抚恤金也由他全权负责!看来又一个庶出的皇子退出政治舞台了!

    一个早上就这样过去了,皇上看向底下的文武百官:“众爱卿还有没有事要启奏的?”

    “父皇,儿臣有一事启奏,儿臣在路过月峡谷时,差点被埋,好不容易逃出天灾后,又出现人祸,当时出现了几十个杀手来追杀儿臣,儿臣差点没命回来。后来活捉到两个杀手,我从其中一个人身上搜到了一只鞋。”上官玄逸示意守在宫门外的小福子将鞋呈上来。

    文武百官纷纷打量着托盘上的鞋:这一只鞋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普通的鞋一只啊!满大街的人都穿这种鞋,能算证据吗?

    “这鞋能证明什么?”皇上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问。

    “小福子!”上官玄逸示意小福子将鞋子的特别之处呈现出来给大家看。

    小福子屏住呼吸,将臭气熏天的鞋垫拿了出来。

    原本白色的鞋垫上面已经发黑了,臭气飘散开来,百官们见纷纷捂着鼻,后退了几步。

    “六皇子,这是金銮殿,你怎么可以拿出如此肮脏之物来辱了皇上的眼鼻!”右丞相捂着鼻子,满脸嫌弃。

    “肮脏之人,穿的自然是肮脏之物,要是不将这肮脏呈现在光明之下,今次害的是我六皇弟,下次是不是连我父皇都敢害!即便此物再肮脏,也得搬出来,让他无所遁形!还是右丞相觉得不应该将这肮脏之人绳之以法?”上官玄昊看着右丞相,意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