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四皇子说笑了,当然得严惩,这种敢谋杀皇子皇孙的人,碎尸万段都不足为过。”右丞相脸上僵了僵,然后满脸愤慨。

    “丞相大人真的太仁慈了,难道那人是你亲戚?碎尸万段那不是太便宜他了,不是应该诛九族吗?”

    百官:“……”

    碎尸万段都算仁慈吗?

    不过四皇子为何如此憨对右丞相?难道此事和右丞相有关?

    站在右丞相身边的人,悄悄的开始移动脚步,珍爱生命,远离肮脏!

    右丞相心底火起,脸上却不敢显示出来,声音有点僵硬,怎么听怎么觉得很想咬牙切齿,又努力按制自己不要咬牙切齿一样:“四皇子说笑了,这样的罪诛九族也不足为过!”

    “右丞相说的是。”

    “好了,先说正事!”那臭气都传到龙椅上面了!贵为皇上的他,已经太久没有闻过臭味是为何味了,他有点想作呕,可惜又要维持帝王之威,强忍着连捂鼻都不可以!

    “父皇,这鞋垫底部绣有一个“文”字和一个42的编号。”

    右丞相听了这话,目光闪了闪。

    “‘文’字是代表此人姓文吗?”有人开口问道。

    “不是,是代表这是文副将手下的兵。”

    上官玄逸这话一出口,全场哗然!

    “文副将?哪个文副将?一个副将手下的士兵暗杀皇子,这不是想造反的节奏吗?!”其中一个言官道。

    西北军一名副将底下的兵!百官不寒而栗!替六皇子捏了一把冷汗!战场上,将士们前面勇猛杀敌,后背都是留给自己人的!

    若是营中出现一些想要的自己命的人,自己不就随时随地担心后背有没有人插刀?

    上官玄逸继续解释道:“文杰,文副将!至于他是不是想造反我就不知道了。”

    “不是想造反的话,六皇弟大概是你长得面目可憎,他想杀了你。”上官玄昊开口道。

    百官:“……”

    像六皇子这样风神俊秀还说面目可僧,那他们不就没有脸见人了!

    “好好说话。”皇上咳了咳。

    “六皇子你是怎样断定这是罗副将的兵的?”有人开口问道。

    “这鞋是升平侯府捐给西北士兵的物资。”

    听了这话众人都将视线看向沈承耀。

    沈承耀不避不嫌的上前看了一眼那鞋垫,的确是绣了一个文字和42的字样。

    沈承耀点了点头:“没错,这是我家捐的,我家女儿说战场上刀剑无眼,许多士兵牺牲时可能身首异处,为了让这些士兵牺牲后能够捡回个全尸,在鞋上,衣袖上绣上一些编号和他们所属将领的姓氏便能很快知道他是谁了!”

    众人听了这话均点了点头:“这法子好!”

    闵泽皇朝对牺牲的士兵都会统一安排安葬的,只是那些断手断脚的人却是胡乱配齐便算,实在也是分辩不出,不是不想分辨!

    有了这个法子,更显得对士兵们尊重。

    这时候的人讲究入土为安,这样一个暖心的举动,会令士兵更加勇往直前!不怕死无全尸!

    “单凭一只鞋子也不能说明是罗副将的兵,说不定是有人捡到了战场上死去的士兵的鞋穿呢!”右丞相忍不住开口道。

    在场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一只可以证明身份的鞋,可以说明许多事了好吗?怎么就不能证明是罗副将的兵!这事要查多容易?

    六皇子要是没有查清楚,会将这鞋拿到早朝上来?

    六皇子既然敢拿到金銮殿上来,就说明绝对是了!

    “一只鞋的确可能是捡的,但那一批杀手,二十几个人,每个人的鞋都有编号和一个罗字,这些人全部都去捡死人的鞋穿了?那是杀手又不是街边的乞丐,他们需要如此吗?再说是不是捡的也太容易查了!我已经查证过了,的确是!”

    上官玄逸又将一封信件,呈给了皇上。

    皇上看完这封信,直接扔到右丞相的脸上:“爱卿有何解释?”

    这封信是右丞相写给文杰的,让他若是有机会便除了六皇子他。

    右丞相看见这封信,脸色苍白!这样重要的密件,文杰看过后怎么不烧掉!怎么能让这样的信落到对方手中!还想不想活命了!

    其实这封信上官玄逸得来比较凑巧。

    这便要从一只信鸽的心动说起了。

    晓儿用信鸽给正在军营的上官玄逸送信。

    那信鸽是由它的曾爷爷开始便养在空间里的,几辈子下来,它这只空间出品,绝非凡品的信鸽长得简直是甩外而的信鸽几万条街,如嫡仙般的存在!

    右丞相也给文杰用信鸽送信!

    两只信鸽在路上相遇了,右丞相的信鸽一看见晓儿那只信鸽,眼睛里便只剩下圆圈了,被迷得那是一个昏头转向!

    一路同路的两只信鸽,所聊甚欢。

    最后李丞相那只信鸽直接跟着晓儿那只信鸽落在上官玄逸的案桌上。

    上官玄逸以为是他的信,便都取下来。

    打开一看,其心中震惊简直无法形容。

    他擅长模仿人的笔迹,于是便写了一封字迹一模一样的信,塞回竹筒,绑回那只被迷得昏头转向的信鸽的脚上,让它将信送过去。

    文杰完全不知道那信是假冒伪劣商品,看完便烧了。

    他若是知道,他便明白为何,在战场上,他在上官玄逸身后放冷箭,他的后背为什么会像长了眼睛一样了。

    文杰是丞相夫人的亲戚,一直对李芸宁心动不已,现在丞相大人告诉他,上官玄逸便是毁了李芸宁的罪魁祸首,他如何不恨!毁心爱之人之仇不共戴天!所以便有了后面的刺杀!

    话说回来,右丞相听了皇上的话,赶紧跪了下来:“皇上冤枉啊!”

    “冤枉什么?难道这信不是你写的?爱卿,朕看了你的笔迹看了几十年了,能认不出吗?还有这纸质,这墨香!你都是用我赏赐给你的笔墨纸砚写下这封信的!你认为我认不出吗?”皇上走下台阶一脚踹在他身上!

    枉自己这么多年来这么信任和重用他!他居然想要自己皇子的命!

    简直碎尸万段也不足以泄他的愤!

    百官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来人,将右丞相打入天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