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八十章
    “挑菜”活动,是以击鼓传花的方式开始的。

    一名女子击鼓,鼓声停下之时,绢花落入谁的手上,谁便上前去“挑菜”。

    第一轮击鼓之人由猜拳胜出之人担任。

    一共有二十名姑娘参加,其它人都坐在一边看热闹。

    第一轮由古琦琪击鼓,鼓声停下之时,绢花刚好落入了傅然慧手中。

    她站了起来,在花架面前,一边走一边看,然后挑了其中一只黄色的斛,上面种着一株似草又不是草的蔬菜。

    长得最像草的蔬菜有三种,一种是蒜,一种是葱,还有一种是韭菜!

    她指着这株草高兴道:“这是韭菜!”

    “恭喜郡主,猜对了。”一名宫女高声唱道。

    皇后娘娘笑着赏赐了一双红宝石耳钉给她。

    这韭菜也太容易猜了,看见傅然慧挑了最容易猜的来猜,还能得一对红宝石耳钉,有人心中后悔不已,刚才绢花传到自己手中时,她应该拿久一点的,这样自己第一个上去猜也能猜到啊!

    既能得到赏赐,又能拿个头彩!

    真没想到韭菜都会放上去啊!

    傅然慧猜中了,便轮到傅然慧击鼓。

    鼓声停下时,绢花刚好传到赵敏华手中。

    赵敏华愣了愣,怎么就这么倒霉,她觉得只长两三片叶子的蔬菜全长一个样子啊!就是长四五片叶子的蔬菜也全是长一个样子的。

    她有脸盲症的,对不熟悉的人过目就忘!没想到认菜的“脸”也同样认不出。

    赵敏华硬着头皮走上前,她一棵一棵看过去,嗯,果然都是长得差不多,她在家中暖房训练了一个月,一无所获!

    她走到一个角落,见一斛上用水种着一株尖尖的卷起来,像是没长开的叶子。

    这是什么东东啊?好像有点眼熟,突然她想起府中荷塘初夏时的情景,她灵犀一动,大声道:“藕!”

    说完她又拿起压在底下的丝帛,只见上面用绢秀的簪花小楷写着:有洞不见虫,有巢不见峰,有丝不见蚕,撑伞不见人。

    她微微一笑,果然是藕。

    “恭喜赵姑娘猜对了!”

    这藕种在水中,刚长出来是尖尖一角,猜到不难,皇后也同样赏赐了一对蓝宝石耳钉给她。

    赵夫人见自家蠢女儿都能猜中,没有出丑,起码不是第一个出丑,她松了一口气。

    真是满天神佛都在保佑啊!

    最近她都快愁死了,想为她相看亲事,可以没有一个男子的脸她是记得的!

    若是将来成亲,嫁到兄弟多的家庭,将相公都搞错了怎么办!

    赵夫人怎么想,赵敏华不知道,她上前击鼓,鼓声停,绢花落在晓儿手中。

    晓儿站了起来,走到花架前,指着一棵只长了两片子叶中间再多了一点嫰芽的植物说:“这是小白菜!”

    小白菜,芥菜,油菜刚长出来的样子很相似,这三样是全场最难区分的!大家一看见这三斛摆放在一起的像是三胞胎姐妹一样的小芽儿,多看一眼都不愿意,直接略过。

    若是睿安县主猜出来了,那剩下两种若是有人愿意猜,无论对错,答案都呼之欲出了,这样就多了一个猜中的机会,有人心想。

    “恭喜睿安县主,猜对了!”宫女大声唱道,这三胞胎居然有人一下子便猜中,真的太厉害了!

    “睿安县主真厉害,这几种菜我只觉得全长了一个样子,是怎么也不敢猜的。”古琦琪一副我拿它们没办法的样子道。

    “晓儿,你是怎么猜出来的?”阮卫珍因为命中注定为皇家媳,爹的官品虽不给力,但她八字好,又被太后和皇后看中指婚给上官玄昊,所以也是有幸参加这次宴会的。

    “我看得多便知道它们谁是谁了。”

    “我是下定决心见到它们便绕道,实在逼不得已要猜,我就随便瞎猜!”傅然慧吐吐舌头道。

    “说不定睿安县主也是随便瞎猜,蒙对的呢!”厉夫人这时开口道。

    晓儿看了一眼厉夫人,她怎么不去蒙蒙!

    厉明芳赶紧瞪了一眼厉夫人:“娘亲,你不要胡说!睿安县主自幼便与蔬菜为伍,不要说能认出一株小白菜,就是那三斛长了一个样子的菜,她全认出来也不会让人意外的。”

    人家就是庄户人家出身,自小便与这些东西打交道所以认识也是理所当然的。

    “哦!我差点忘了睿安县主最擅长的恐怕是这些呢,不行,不行,这样子胜之不武!睿安县主你得将那三盆全都猜中了才算。”楚蝶对这挑菜宴会活动很是不屑的,这菜有什么好猜一点也不高雅!

    往年这一天,都是皇上带着臣子亲耕的,今年不知道为什么改成“挑菜”,真是有失身份!

    认识这些菜又有什么用,她们又不用种!

    “对,睿安县主你要是那三个斛里的菜都能说出来,我就信你是真的认全了,而不是蒙的。”厉夫人也开口道。

    “若是绢花一会儿又传到我手上的话,我就上去猜吧!那时厉夫人就知道我是不是蒙对的了!”晓儿不喜不怒的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笑着和身边的傅然慧说话。

    太后见了也不得不暗暗点头,睿安县主这话说得好,既没有被人的激将法激怒而作出冲动的举动;也没有承认自己是蒙的,反正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你就会知道我是不是有真材实料!不卑不亢,不喜不怒,这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定从容,反而显得刚才挑衅的人太过失礼和无理取闹了。

    这样宠辱不惊的性子,真的是生而为皇家媳的!

    这是最难猜的,而且睿安县主又被人为难了,皇后有意为她撑腰赏赐了一套红宝石赤金珠翠头面和一根金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

    哼,在自己面前欺负自己的儿媳算什么!

    太后也赏赐了一根珍珠碧玉步摇和一只嵌宝石双龙纹金镯。

    “还是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慧眼识英才,知道睿安县主是真金不怕火炼,这赏赐才给得如此丰厚!对吧,娘亲?”傅然慧问长公主。

    “母后和皇后自然是英明的。”长公主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