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将军夫人听了这话便放心了,静雅少进宫,又怀着身孕,她还真担心有不长眼的冲撞了她。

    “你们若是不爱看戏便到碧荷湖畔上的亭子坐坐,那里凉爽,空气又比较好。”皇后知道她们这些小丫头静不下来看戏,便开口道。

    “好。”两人均点了点头。

    晓儿陪着明静雅如厕完后,便来到了湖边。

    这个时节,杨柳刚刚发芽,桃花开始吐芯,小荷才露尖尖角……

    一切都像新生一样。

    两人坐在揽翠亭,感受着春风拂面。

    宫女进进出出地在圆石桌上布置东西,又是香炉又是小吃和茶水。

    明静雅的肚子刚显怀不久,肚子并不太大,晓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这个时候应该可以感觉到胎动了吧?”

    “嗯,常感觉到他动来动去,想来是个调皮的。”

    “我看过一些书说宝宝在肚子里动来动去时,做爹娘的可以陪他玩游戏。”

    “还可以这样?”明静雅瞪大眼睛满是好奇。

    “怎样做?”狄绍维大步走过来坐在明静雅身边,旁若无人的握了握她的手,感觉有点凉,然后他对身后明静雅的丫鬟说:“去取一件披风过来。”

    “狄大哥,一件披风就够了吗?我呢?你也太有异性没人性了!”晓儿开玩笑道。

    “瑛珞,顺便去告诉六皇子一声,让他拿一件披风给睿安县主!”狄绍维又补充一句,心想:某人快点来领这大号宫灯走,太刺眼了!

    “你是不是不想知道怎样和宝宝做游戏了?”晓儿威胁道。

    “好丫头,狄大哥和你开玩笑而已,你想要披风是吧,回头我给你送一箱去升平侯府。”狄绍维听了这话,表情立马变得像一只讨吃的汪汪狗。

    明静雅也很想知道便问:“究竟怎样和宝宝做游戏?”

    “就是在胎动的时候,你感觉到他踢你哪里,你便轻轻地敲一敲那里,每次都这样陪着他玩,慢慢的,下次你敲哪里,他便会在那里动一动了。不过不能和他玩太久,他会累的。”

    “还能每天读一些诗词歌赋给他听,请琴师每天弹琴给他听,他也是能够听到的。”

    “这么神奇?”狄绍维有点不相信。

    “那当然,这是胎教,你看我家几兄弟姐妹是不是特别聪明?”

    狄绍维:这样自己夸自己真的好吗?

    明静雅点了点头:“原来你们是从娘胎便开始受教育了。看来我也得给我的孩子进行胎教。”

    谁不想生一个聪明又漂亮的宝宝啊!

    狄绍维:“你娘以前不是不认字的吗?”

    “我爹背给我娘听的。”现在沈承耀的确晚晚背诗给刘氏肚子里的宝宝听。

    “那琴呢?”

    “我娘自己唱歌给我们听!”

    “婶子唱歌可好听了。”明静雅想起小时候的某个时光附和道。

    “那我明日便请个有名的琴师回家弹琴给我们的宝宝听。”

    真没想到升平侯和升平侯夫人会从娘胎便开始教育孩子,真的太有先见之明了!

    幸好,自己第一个孩子还没出世!他一定要多请几个师傅,样样都实行胎教,让他样样精通。

    不然以后若是晓儿丫头和玄逸那家伙生出来的孩子太聪明,那不就显得自家孩子太蠢笨,这绝对不行!

    可怜的明静雅将要被这满满的胎教日程,弄得苦不堪言,恨不得离家出走。

    晓儿又和他说了一些育儿知识,傅然慧便找过来,约她一起去游湖了。

    晓儿也不想当电灯泡自然便应下了。

    狄绍维干脆现学现卖,凉亭里今天正好放了一架古琴,想来是供姑娘们解闷的。他决定亲自弹一曲高山流水,给自己的孩子进行胎教。

    “怎么样,孩子有没有特别兴奋?”

    望着狄绍维满目期盼,明静雅都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但她还是摇了摇头:“一点反应也没有!”

    “可能他是个男孩不爱听琴,我背首诗给他听!”

    不爱听琴便是一个男孩,这什么概念?明静雅无语。

    狄绍维又开口背了一首《关睢》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一首诗读完,狄绍维满怀期待地看着明静雅:“怎么样?我们的儿子有反应吗?”

    “有了,有了,特别你说‘窈窕淑女’的时候,他就会踢我一下。”明静雅兴奋地道。

    “难道真的是儿子?都知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了!”狄绍维笑着道。

    明静雅听了这话却整个人不好了,从娘胎便开始知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长大后该成什么样啊!

    “绍维,你说我们的儿子长大后不会是一个爱沾花惹草的纨绔吧?”

    狄绍维:“……”

    “都怪你!你怎么能读这样的诗给他听呢,你看把他教坏了吧!”明静雅一想到自己的儿子长大后会成一个见到“窈窕淑女”便想着去求一求,总是招蜂引蝶的人便忍不住眼都红了,泪光闪烁。

    奶奶个娘的,胎教原来这么厉害的!

    狄绍维手忙脚乱地帮明静雅擦眼泪:“静雅你先别哭,万一儿子大了,成了爱哭鬼怎么办?你放心,以后他要是敢随便沾花惹草,我打断他的狗腿!”

    “你敢打我的儿子!”明静雅用一双兔子眼狠狠地瞪着他。

    “不打,不打!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好吗?”狄绍维赶紧弃械投降。

    这孕妇果然容易闹情绪,说哭就哭,狄绍维擦擦额头上的汗。

    “你快想办法将他教好!”明静雅吸了吸鼻子,将眼泪收回去,相公说得对,万一儿子长大了,成了爱哭鬼,她找谁哭去。

    “我去耍一套拳法给他看,让他爱上练武,将来做一个鼎天立地的男子汗!”狄绍维想了想便道。

    明静雅点了点头,这个还可以接受。

    于是狄绍维走到湖边,开始耍一套五禽戏。

    湖里的晓儿和傅然慧,五公主,阮卫珍,古琦正坐在一艘船里。

    傅然慧看着狄绍维在岸上像在练武,便好奇地问道:“狄世子在那里干什么。”

    晓儿往岸上看了一眼:“好像是在练五禽戏。”

    “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练武?”傅然慧表示不能理解。

    “他大概是在进行胎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