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公主住的宫殿,侍候的人自然少不了。

    许多宫女纷纷上前行礼。

    五公主赶紧免礼:“不用行礼,快!落雪你去备热水!落云找一套干净的衣服!落梅落晴跟本宫过来侍候表嫂将衣服换下来!客房里的暖炉赶紧备好了!落英去小厨房煮姜汤!快!”

    宫女们听了这话,赶紧有条不紊地跑去忙活了。

    狄绍维将明静雅放在床上后,五公主赶紧赶人:“表哥快去七皇弟的宫殿换一身衣裳,春寒料峭,别感染风寒了!”

    这时两名宫女已经开始帮明静雅解衣服的扣子了。

    他点了点头,便大步走出去了,免得妨碍了宫女帮静雅换衣服。

    此时晓儿这个只学了半调子武功的人,正扶着一根朱漆圆柱,气喘如牛。带着五公主飞了半个御花园,简直累死她了!

    晓儿看见狄绍维出来,赶紧道:“狄大哥先去换衣服吧,我不会让明姐姐出事的!”

    狄绍维摇了摇头:“不急。”

    太医没有过来看过,他又怎么放心。

    晓儿也没有再劝,知道他是不放心,反正病不着他。

    这时五公主也走了出来,她听了这话对身边的宫女说:“去找六皇子身边的小福子,让他给狄公子找一套衣服过来。”

    “是!”宫女行礼后便疾步往外走去。

    等待中

    收到消息的上官玄逸拿着一套衣服施展轻功赶了过来。

    他将衣服递给狄绍维:“先去换衣服!”

    狄绍维接过来,点了点头,然后去屋子里换衣服。

    宫女们很快便伺候好明静洗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屋子里的门打开了。

    太医这时也赶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一长串夫人和小姐。

    狄绍维刚换好衣服出来,看见太医赶紧上前扶着他,领他进去:

    “罗太医,快去看看内子。”

    罗太医点了点头,大步走了进去。

    其它人都在院子里等着。

    皇后娘娘问五公主:“怎么回事?静雅怎么会落湖了?”

    五公主想了想便将她知道的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哪里来的藏獒?宫里怎么会出藏獒?”皇后娘娘奇怪地问道。

    厉老太君听了五公主的话,心里将将自己那个孙子骂了一遍,然后行礼道:“回皇后娘娘,是老身考虑不周带进来的。”

    其实那藏獒是厉明军硬是要带进来的,厉老太君说服不了他,才腆着脸让太监去向太后求恩典的。

    希望狄家那个新媳妇没事吧!凭着两家昔日交情,应该不会因为一个畜牲和自己计较,毕竟畜牲无人性,失控也是正常的。

    太后这时也有些生气了,这藏獒还是她批准带进来的。

    她这老姐妹多年未进宫,好不容易进宫,只是带个藏獒,她自然会给她一个脸子,毕竟已近古稀的她们,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没有想到,说好的好听话,不会咬人的藏獒会去追着明静雅咬。

    明静雅若是出事了,那可是一尸两命!她心里也会不舒服的。

    “那畜牲平时是不咬人的,可听话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追着世子夫人咬。世子夫人当时看见它有没有用东西打它?”厉老夫人想不明白自家那颇通人性的藏獒怎么会去咬人。

    若不是知道这藏獒通人性,不随便咬人,她也不会同意孙子带进宫的,万一冲撞了宫中贵人怎么办!

    唉,果然畜牲就是畜牲,总会有野性发作,脱离控制的时候。

    以后孙子想将它带出街也是不行了!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那畜牲将我儿媳妇逼下湖也是事实!厉老太君这样说难道是不想认帐吗?”将军夫人听了这话怒极。

    “我没有这意思,只是想弄明白事情真相而已。”

    “当时你们都在场,你们有谁看见事情的经过?”皇后看向傅然慧几人。

    “我看过去时,那藏獒已经在追着狄少夫人,狄少夫人因为害怕还摘下身上的荷包向它扔去,然后世子夫人便被藏獒逼得失足落湖了。”傅然慧开口道。

    “我是听见狄世子的叫喊声才看过去的。看见的和郡主看见的一样。”阮卫珍也老实地开口道。

    “我也是。”古琦琪道。

    皇后看向晓儿。

    晓儿福了一福开口道:“我当时和公主她们一起游湖,眼角余光看见厉明军牵着一头藏獒在假山后面出现,当时一人一犬是没有再往前走的,因为狄大哥也在不远处,厉姑娘也在,我便以为他是来找厉姑娘的,我也没有在意,毕竟就像厉老太君说的一样,藏獒这类畜牲,是通人性的,有主子牵着,不会随意咬人。后来我听见狄大哥的叫声,再看过去时,厉公子依然站在假山那里,那头藏獒则追着嫂子不放,直至她失足跌落湖,厉公子才吹了一声口哨,将在湖畔上狂吠的畜牲唤了回去。”晓儿将自己看到的说了出来。

    院子里站着的人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变得丰富了。

    畜牲都去追着人咬了,畜牲的主人还站在那里不动?

    世子夫人失足落湖了,畜牲的主人一声口哨便将狂吠的畜牲唤了回去?

    这里面包含的意思不言而喻了!

    “睿安县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你这是诬蔑我儿子故意放藏獒咬人吗?”厉夫人听了这话气得差点跳脚!

    “我没有这样说,我只是将我看到的说出来,只是连你也这样想而已!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毕竟如果不是他故意放的,他作为那只藏獒的主人,没有及时唤回那只藏獒,只在那里看热闹不是很可疑吗?”晓儿直言道。

    “晓儿你说的是真的?”将军夫人激动地上前抓住晓儿的手。

    “这是自然!如有一句假话,我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时候的人都信这些,一听晓儿这话在场的人都信了。

    上官玄逸瞪了晓儿一眼:“别随便发誓!”什么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这些话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说!

    “怕什么,我又没说慌。”即使说慌我也不怕,晓儿不以为然地道。

    院子里的人更加相信了。

    这是有多大的仇,才会放狗去咬一个孕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