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睿安县主我弟弟不是这样的人,你别含血喷人!那藏獒大概是跑去寻我,世子夫人误会了,以为是冲过去咬她,然后她用荷包去打它,那藏獒才会去追着她咬的。”厉明芳听了这话忍不住开口道。

    她没想到,她只是和狄绍维说了一会儿话,明静雅便会被自家的藏獒逼落湖。

    若是明静雅真的出了什么事,狄绍维就更不可能帮她了!皇后娘娘也不会帮她,毕竟明静雅肚子里怀的可是狄家未来的希望。

    狄家这一代的开枝散叶全都在狄绍维身上,而且狄家有家训,男子三十五无子方可纳妾!

    将军夫人已经生下嫡长子,但却不能再受孕,所以狄绍维注定是忠勇侯府唯一的一个儿子。

    整个家族对于明静雅肚子里的孩子有多重视,可以预见!

    “传厉明军问问究竟怎么回事,他的藏獒怎么会突然去追着世子夫人咬。”

    可是厉明军一见情况不对唤回藏獒后,便出宫了。

    “明军当时应该是吓傻了,才不知道将天狼唤回去的,就是我当时看见那情景也是吓得忘了反应了。”厉明芳又解释道。

    看见天狼追着明静雅跑,她的确是忘了反应了。

    这时短胳膊短腿的七皇子跑了进来,怒道:“才不是这样子的!是厉明军故意对那头畜牲说:‘天狼,你去咬那大肚婆一口,回去我便给你羊腿吃!’那头畜牲才会跑去咬表嫂的!”

    七皇子这话一出,全部人看厉家的人的眼神都变了!

    厉家那位少爷年纪轻轻就这么恶毒?!

    “六皇子,这话是谁教你说的?”厉明芳听了这话脸色一变,她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做出这样的事。

    皇后听了这话轻轻地扫了一眼厉明芳,冷哼一声。

    这是想不认帐吗?

    “没有谁对我说,我亲耳听见的,我当时正在假山上面,亲耳听见的,只是假山太高,我一时下不来,才这么迟赶过来而已!你看我身上的衣服也因为急着爬下假山,被尖石钩破了!我爬假山,母后会罚我的呢,我可是冒着捱手板的危险说出来的!怎么可能说慌!”七皇子指了指自己后背的衣服。

    好些夫人和小姐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

    大家也这才发现七皇子那一身红色的锦袍后背的确有一处地方像被什么东西勾破了,而且七皇子身上的衣服也有些脏!

    皇后:你知道我会罚你,你还爬假山。

    “你大概听错了吧!”厉明芳不死心地道。

    听了这话,大家都用“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厉明芳。

    “我怎么可能会听错!我又没有耳背!我问你,你家的狗是叫天狼吗?”七皇子虽然又矮又胖,但这话一出,身为皇子那与生俱来的尊贵和睥睨天下的气势便跟着显露出来了。

    “是的。”厉明芳在这种气势下不自觉点了点头。

    “它是不是爱吃羊腿!”

    厉明芳又点了点头!

    “那不就结了,这两点都没有错,我怎么可能听错!厉明军就是以羊腿为诱饵,让那只名叫天狼的畜牲去咬我表嫂!”胖胖的七皇子斩钉截铁地道。

    在场的夫人听了这话均点了点头,同时又觉得七皇子太厉害了,现在才七岁吧,就拥有如此强的分析能力!

    “哀家的小孙子从不说慌!”太后这时也开口道,自己的孙子又没聋为什么会听错!

    “没错,太傅说: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我们不能做不诚实的人!所以我从不说慌!”七皇子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最怕的还是希儿说:说慌话,会掉大牙!他的门牙已经掉了,大牙再掉不就不能吃东西了!这绝对是不可以的!

    众夫人听了这话,对这小小胖墩都另眼相看了,赞美之词溢于言表。

    有睿安县主的证词在前,七皇子亲耳所闻在后,厉明军故意放狗咬人这罪名是坐实了!

    “明军只是一个半大孩子,他不懂事闹着玩而已!”厉夫人见此,忍不住为自己的儿子辨解。

    “够了!错了就要认!”厉老太君生气道。

    七皇子已经亲眼看见和听见了,这时候还想为厉明军开脱!她们这些做长辈的也会被人说是非不分的!

    明军只是孩子做错了可以说不懂事,她们只要承认管教不力,回去惩罚一二便行!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若是她们也只顾着推卸责任,只会让大家觉得她们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是一丘之貉!是家风如此!以后谁还敢和厉家交往!

    “我可不会拿这种事来闹着玩。”七皇子咕哝道。

    七皇子只有七岁,厉明军已经十二岁了!七岁的小孩都知道不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十二岁不知道,谁信!

    十二岁虽然也算孩子,可是这个时候有些姑娘十三岁便嫁人也是有的!当然那是事出有因的情况下,例如男方家中有长辈将要过世,嫁过去是为了冲喜的,这种情况下圆房也是需要女来来月事后才允许的。

    当然这都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一般都会在十五岁之后才嫁。

    “都是臣妾管教不方,才让那孽障闯下这等大祸!”厉老夫子向将军夫人行礼道歉。

    “厉老太君这事你们得给我一个交待!”将军夫人心里满是怒火的避开了这一礼,她看向厉老太君坚定道。

    若是没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那从此两家便恩断义绝吧!

    纵然以前有救命之恩,但早就还清了。

    “我定会押着那孽障亲自上门赔礼道歉的,将军夫人想如何处置也行!”厉老太君觉得脸子里子都丢光了。

    “我不需要赔礼道歉!”道歉有什么用啊!而且忠勇侯府什么也不缺,谁稀罕她赔礼!她只想出气!

    厉老太君:“……”

    这时罗太医走出来了,将军夫人也顾不上她了,赶紧上前问道:“世子夫人怎么样了?”

    “夫人放心,只是受了一点惊吓,受了一点寒,动了一点胎气,幸好已经过了三个月,没什么大碍,我已经开了药方,这几天躺在床上好好养着便行了。”

    受了一点惊吓,受了一点寒,动了一点胎气,还叫没什么大碍?!这还怎么让人放心!将军夫人赶紧跑进去看儿媳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