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厉府

    厉老夫人回到府中便将厉明军找来问话。

    花厅中,丫鬟们都走出去了,只留了两个心腹嬷嬷守在门外!

    “明军,今天在御花园你是不是故意叫天狼去咬忠勇侯府的世子夫人。”厉老太君看着自己的孙儿满脸严肃地道。

    “回祖母,孙儿没有。天狼那时候突然自己跑出去的,我拉也拉不住。是她拿荷包砸天狼,天狼怒了,才追着她来咬的!”厉明军早就想好说辞了,他淡淡定定的道。

    反正当时他敢肯定没有人留意到他。

    “孽障!你还不重实招来!睿安县主亲眼看见你站在假山旁,没有理会天狼去追着世子夫人咬!七皇子还亲耳听见你用羊肉作为诱饵让天狼去咬世子夫人!世子夫人是双身子的人,被吓得失足落湖一个弄不好便会一尸两命!你拿什么来赔给人家!我平时是怎样教你的!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厉老夫人气得将茶盅往地上一摔。

    茶盅碎了一地。

    厉夫人见状吓得赶紧拉着自己的儿子跪下:“母亲息怒,明军还小,慢慢教就是!”

    “明军已经十二岁了还少?再过三年都可以娶媳妇了!升平侯长子十二岁已经是秀才老爷了!七皇子七岁也懂得:‘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的道理!别人家十二岁的孩子明理懂事,就你养的孩子十二岁还小需要慢慢教!”厉老太君听了这话更气了,果然慈母多败儿,明军都是她纵坏的!

    厉夫人听了这话满脸讪讪的,什么叫别人家的孩子十二岁明理懂事,就她养的孩子十二岁还小!十二岁不就是一个孩子吗?而且她不觉得明军错,只是被人捉住了话柄就不好!那狄家的人就是欠收拾!忘恩负义!儿子不教训她!自己也想教训呢!

    今天儿子算是帮自己出了一口气!自己不能出这口气,但是儿子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没有人真的会和一个半大孩子较真的!谁都知道半大孩子不太懂事,训两句就行了!不痛不痒的!

    “明军,这次的事是你做得不对,快向祖母认错!”厉夫人不痛不痒地道,说完还对厉明军眨了眨眼睛。

    见此,厉明军赶紧叩了一个响头:“祖母,孙儿错了,孙儿不该故意放狗咬人的,孙儿只是一时气愤那个女人抢了本来属于姐姐的一切!如果不是她勾引狄大哥,狄大哥又怎么会退亲,狄大哥不退亲,姐姐便不会被指婚给六皇子,娘亲和姐姐便不会抱着哭了一宿。孙儿也是心痛姐姐,但是孙儿现在知错了,孙儿以后再也不会了!”

    厉明芳听了这话有些心虚,退亲的实情她现在更不敢说出来了。

    若是被自己的祖母知道,狄绍维会退婚是因为自己对赵佑威告白,又因为被拒绝想不开跳湖,被赵佑威救起,狄绍维才退亲的,祖母一定会打断自己的双腿的!

    而且她当时是知道狄绍维在偷听,她才会这样说那一番话让他知难而退的。

    万万没想到,造化如此弄人,她娘亲拒了赵家的提亲!

    等她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的娘亲,赵家又不再派人来提亲了!

    厉老夫人没想到孙子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放狗咬人的。她的语气不自觉放柔了:“你姐姐之所以会被指婚给三皇子也是因为你母亲让我去向太后求来的,只是当时我没有点明,太后弄错了,三皇子他自幼在太后身边长大,太后这是将自己最爱的孙子指婚给了明芳。”

    也是她的错,舍下一张老脸,也没有说清楚是哪个皇子。

    毕竟太后喜欢又怎么样,将来传位的又不是太后!

    三皇子不得帝宠,想来登上大宝的机会是不大的,但是与自己家结亲之后,便不同了。

    唉!她最近也是很烦恼!夺嫡最凶险了!只是不夺,能活下去吗?

    太后将明芳许给三皇子,也未尝不是给三皇子一个希望,给皇后一个制衡。

    厉明芳听了这话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娘亲:“娘亲,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这是想害死我吗!”

    明知道自己真正想嫁的是赵佑威!还要拜托祖母去向太后求赐婚,真是气死她了!

    “娘亲,三皇子我是决计不嫁的,要嫁你嫁吧!”丢下这话厉明芳便跑出去了!

    “哎,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我要是能嫁,你以为我不想嫁啊!好歹也是一个皇子啊!”厉夫人咕哝道。

    嫁给一个将军,整日提心吊胆和独守空房,有什么意义!

    “放你的狗屁!”厉老夫人气得拿起桌上的茶壶,泼了她一脸茶水!

    “母亲我说笑的,你别气!”厉夫人伸手抹掉脸上的茶叶,陪笑道。

    厉老太君没眼看这个少了一根筋的儿媳妇,她转过头对跪在地上的厉明军说:“不管怎样说,放狗咬人是你的不对,明天咱们准备好礼品,上门负荆请罪!”

    “是祖母!”厉明军心中虽然不满,但也不敢说不了!他看了一眼桌上的茶壶,担心没有茶水可泼的祖母会向自己扔茶壶。

    “张氏,你去库房将那支百年老山参拿出来,还有前阵子宫中赏赐下来的极品血燕和花胶,再加上一匹御赐真丝香云纱,应该便差不多了,今晚我再想想还有什么可以送的。”

    厉夫人听了这话,咬破舌尖才让自己没有尖叫出声,她阴阳怪气地道:“母亲,前几年睿安县主不是送了一根千年人参给忠勇侯府的老太君吗?想来他家也不稀罕这百年老山参的,还是别送吧,这百年老山参将来给明芳做嫁妆也能长脸啊!”

    “忠勇侯府的千年人参人家可是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咱们这株送过去,正好给世子夫人吃,也算是咱们的一番心意,极品血燕和花胶对胎儿也是有好处的,这样才更显得咱们有诚意。两家相交多年,可不能因为这事而结仇了。”厉老太君开口道。

    厉老太君是想着,将来万一有一个万一啊,可以上门求上一求,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