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九十章
    厉夫人欲哭无泪,别人的千年人参用来保命,她家的百年老山参关键时刻也是用来救命的!怎么就便宜了那贱人的!

    太医都说了,只是受了一点惊,动了一点胎气,受了一点寒,没什么大碍,什么出身,一个县令的庶女罢了,吃那么多好东西,不怕折福啊!

    ……

    第二日厉老太君亲自带着孙儿来到升平侯府负荆请罪。

    厉明军跪在忠勇侯府门前,厉老太君陪在一旁。

    路过的百姓见了,都停下来看热闹了。

    狄老太君和将军夫人听了这话脸色一沉!

    这么高调过来负荆请罪,岂不是叫他们不能打得太厉害!

    这样子找上门,忠勇侯府若真下手打重了,别人会说他们心狠手辣,连一个半大孩子也不放过,反而是他们的不是毕竟明静雅也算是有惊无险!

    若是打轻了自己又觉得憋屈!一口气都没出完,吊在心里半上不下的,不如不打。

    狄老太君见识过厉夫人这种是非不分的人,万一打重了,若是有什么事像是突然死了或者残了,反而赖上自己家怎么办!

    因为厉老太君在,狄老太君只能亲自接见。

    她想了想便摆手道:“幸好也没有酿成大错,就这样算了,不用负荆请罪,知道错就行了!再说孩子既然老夫人已经管教过了,我就不好再教了,正所谓养不教,父之过,哪有我们来教育的道理。想当年绍维拿小花蛇去吓明芳,犯了错也是他爹拿着长棍满练武场追着打,将他打的一个月下不了床,厉老夫人还记得吗?”

    厉老太君听了这话便知道狄老太不是不想打,是需要她们自己打!而且还不能打轻了!一个月下不了床,那得多重的伤势!

    厉老太君只能自己抽起荆棘来打,每一下手都高高扬起,轻轻落下。

    狄老太君心里冷哼一声,到底是亲祖母,既然舍不得打,又跑来做什么样子。

    厉老太君每打一下,厉明军便大叫出声。

    “啊,祖母,孙儿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啊!好痛,痛死我了!”

    ……

    丢人现眼!狄老太君嘴上不说,脸上不显,心中却是翻了一个白眼:

    “好了,好了,厉老夫人别打了,明军这孩子的叫声也太凄厉了!打得这么重,万一打坏了怎么办?我见孩子的衣衫都出了一点点血了!”狄老太君故意将一点点几个字咬得极重。

    棘刺打人,打了这么多下,只出了一点点血,这算打吗?

    将军夫人这时走进来,看见这一情景便道:“厉老太君你这是在挠痒痒吗?这棘刺打人不是血淋淋的吗?怎么会没血出的?”

    厉老太君举高的手顿了顿,一咬牙一闭眼,棘刺条便重重落下了。

    “啊!祖母你怎么真的用力啊,痛死了……”凄厉的尖叫声响彻云霄。

    听了这话,被泄了底的厉老太君老脸一红!这个孽障!她咬紧牙关,狠了狠心,狠狠地抽了下去!

    “啊……”

    “啊……”凄厉的惨叫声,一声响过一声。

    这才真的是凄厉!不过狄家男儿,捱打可从没惨叫过一声!

    狄老太君在心里不屑地冷哼一声,好半响她的心里气顺了才道:“厉老夫人,快停手,快停手,可怜见的,都打到血肉模糊了,你也真下的了手!古语有言,棒下出孝儿,厉家家风这么严,可见明军以后会是个孝子。”

    厉老太君看着孙儿血淋淋的背,真的是打在他身痛在她心!

    这可是她的宝贝金孙啊!

    “快去拿些宫里赏赐下来的金创药给厉公子。”厉老太君开口道。

    “母亲,你忘了吗?那金创药上次不是全都捎去军营了吗?”宫里赏赐下来的金创药怎么可能给他用,给阿猫阿狗用,她也不给他用,她没抓把盐往上面洒已经算好了!

    “你看我,这年纪大便记不住事了!快去传太医!”厉老太君一拍自己的脑袋,懊恼道。

    “不用了,一点皮外伤,要不了命的,回府躺几天便好了。”厉老太君有气无力地道,她心里也有些气,气忠勇侯府一点往日交情都不顾。

    看来这次真的是将忠勇侯府的人彻底得罪了。

    “来人去找一套衣裳给厉公子穿上,再让平安送厉老太君和厉公子回府。”

    “不用麻烦了,我们自己走便行。”厉老太君摆了摆手。

    衣服也不能换,她要让世人都看看明军这伤势,看看忠勇侯府的狠心!

    “那行吧。我们就不送了,让明军早点回去上药吧。”狄老太君顺势道。

    厉老太君冷哼一声带着重伤的孙儿回府了。

    百姓见两个家丁扶着奄奄一息的厉明军出来,厉明军整个后背都是血淋淋的。

    这打得也太重了吧!

    “厉家小公子究竟犯了什么事?需要上门负荆请罪,而且还被打得这么伤!后背都血肉模糊了!

    “可不是,没想到忠勇侯的人这么狠心,这得多大的仇啊!”

    “忠勇侯府这样也忒不厚道了!”

    “我听说是因为厉家小公子故放藏獒去咬狄世子夫人,害她失足落湖,差点一尸两命,厉老太君才带着孙儿上门负荆请罪的!”

    “不是吧?这也太……”恶毒了!百姓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出来,担心得罪走出不远的厉将军府的人,但是谁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啊!

    放藏獒去咬世子夫人,还是双身子的世子夫人,难怪要上门负荆请罪!

    这一不小心可不就是一尸两命!大家听了这话也觉得这伤厉公子受得不冤!

    “随意放藏獒咬人的人,受点教训也好!”

    “对,是该吃点教训了,简直无法无天!”

    “那世子夫人没事吧?有没有被那藏獒咬到?”

    “有没有被咬到不知道,听说动了胎气,受了点惊吓,还受了点寒,需要躺床上休养一段时间。”

    “这天气湖水还刺骨寒,世子夫人太可怜了!希望别落下病根才好,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也希望别有事。”

    “应该没事吧!有事打烂了厉公子的背也难泄愤!”

    ……

    厉老太君听着路人的话语,赶紧上了马车,离开。

    明军放藏獒咬人之事,百姓知道得这么清楚,也不知是谁家说出去的。

    厉老太君看了一眼忠勇侯府,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