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零一章
    众人听了赵敏华这话均看向杨柳,她守在碧落轩和月华阁两个雅间的中间,她站的这个位置,说她守在碧落轩门外也可以,说她守在月华阁门外也可以。

    灵儿郡主冲了出去,睿安县主没有在碧落轩与赵佑威私会没有关系,或者她是在隔壁雅间和其他野男人私会,她得在她反应过来之前,抓住她的把柄!

    灵儿郡主冲到月华阁门前,试图像推开碧落轩的门一样,将月华阁的门推开。

    杨柳伸出手拦住了她:“灵儿郡主,我家姑娘在里面正忙着正事,请勿打扰。”

    灵儿见杨柳伸手阻止她推开门,她更加觉得睿安县主在里面所做的事见不得人。

    “大胆!让开!连本郡主你也敢拦!你不要命了!”灵儿郡主厉声道。

    杨柳不为所动,依然伸手横在门前,阻止灵儿郡主推门。

    杨柳越是阻拦,灵儿郡主越是觉得可疑,可惜她的手就是推不开门,心里急得不行。

    灵儿郡主看向自己的丫鬟:“你是死的吗?不会过来帮忙?”

    丫鬟听了这话,赶紧上前去推门,杨柳一脚便将她踢开了。

    杨柳不会对灵儿郡主出手,但她的丫鬟她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在这么多世家子弟面前,楚蝶自然不会像灵儿郡主一样什么脸子和名声都不顾的,她优雅地走上前刚想开口就看见杨柳对她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

    因为这个笑容,楚蝶一下子就明白了,睿安县主一定是故意让杨柳守在这个模棱两可的位置的。

    她的目的是想让她们出丑的!

    楚蝶忘记了保持她的优雅,生气地道:“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是故意让我们以为睿安县主正在碧落轩里。”

    真的是白痴一个,杨柳心想但她脸上不显,表情颇为意外:“楚姑娘,我不知道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家姑娘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不用在这里装模作样!你一定是故意在这里站着让我们认为睿安县主和赵公子正在碧落轩里私会!”一般丫鬟在门外守着都会站在门口的右边,而她却站在左边,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杨柳听了这话脸色黑了下来:“楚姑娘,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我家姑娘早就进了月华阁,她连赵公子在隔壁雅间都不知道,而且她也不知道你们会出现在品茗园,她为什么要故意让我站在这里误导你们?你的思想龌龊就不要以为我家姑娘也和你一样龌龊!其实我也想问问楚姑娘,你为什么会一口咬定我家姑娘和赵公子在私会呢?难道你经常这样和男子私会,所以看见我在门外守着就觉得我家姑娘在和男子私会?”

    “我哪有,你别含血喷人!”楚蝶被杨柳的话羞得脸红耳赤,好一个野山鸡!她一定是知道了自己的计谋,故意设计让自己上当的!可惜她又不能说自己故意假冒她和赵佑威的身份,给他们写了封信,设了一个局好让野山鸡身败名裂!

    杨柳说完这话没有理会楚蝶的话,她转过头又问楚蝶身边的丫鬟:“你一定是没少帮你家姑娘做这种事,所以一看见赵公子走进了碧落轩,我守在门外,你便想歪了!觉得我家姑娘像你家姑娘一样私会男子!你们这是想贼喊捉贼!”

    楚蝶的丫鬟听了这话看了一眼自家姑娘恨不得杀人的眼神,吓得脸色一白,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胡说!我才没有!”

    怎么会这样!回去姑娘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早知道今天就不要争着跟姑娘出门了,楚蝶丫鬟心想。

    “没有吗?那你那么心虚干嘛?而且丫鬟守在门外,隔壁雅间有男子走进去,在这样的公众场所,不是很正常的行为吗?你为什么会想歪?哦!我知道了常言道:心中有鬼,看见的人都是鬼!因为你家姑娘私会男子时你就是这样做的,所以你看见我守在门外才会这样误会!”杨柳咄咄逼人低开口道。

    自家姑娘说了,要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她一定会将这个屎盆子扣回她们的头上,让她们吃不了兜着走!

    睿安县主的丫鬟说的话有道理,那丫鬟看见的,的确是很平常的一幕,怎么就会想到睿安县主和赵大公主私会的?难道这真的以己度人,贼喊捉贼吗?上官瑞浠和其他男子听了这话均看向楚蝶和灵儿郡主,其中楚蝶的定亲对象更是脸都黑了。

    “我没有,我家小姐才没有和男子私会!你站的位置和我站的不一样,我才会误会的。你怎么这么恶毒,想要陷害我家姑娘!”现在若是不帮自己的姑娘澄清,回去她就不用活了,楚蝶的丫鬟实在太怕楚蝶秋后算账了,她不看楚蝶,只对着杨柳大声地回道。

    “就因为我站的位置和你站的不一样,你家姑娘就要这样污蔑我家姑娘,我真的要感谢你们大张旗鼓地来捉奸呢!不然被你们这样恶毒而又自以为是的猜测,并将这些猜测传了出去,我家姑娘不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楚姑娘,灵儿郡主谢谢你们如此恶毒地想要我家姑娘名声尽失,才闹出了这么一出戏,还我家姑娘清白。”杨柳冷哼一声讽刺道。

    “你胡说八道!我才没有私会男子!私会男子的是你家姑娘!”楚蝶看见那些男子看自己的目光,恨不得掐死杨柳。

    “放肆!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污蔑我?!你一定是故意转移话题!睿安县主在里面这么久都不出来,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灵儿郡主被杨柳的话气得脸如猪肝,当着这么多男子面前被一个丫鬟说自己是这样恶毒的人,灵儿郡主觉得自己羞得无地自容。

    晓儿见杨柳将该说的话都说了,她才打开了门,看见门外这么多人,脸上很是意外,她一边拿掉塞住耳朵的棉花,一边开口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