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零六章
    “县主进里面坐着挑吧,这里人多,免得冲撞了,我将一些布样拿进去给你看。”柳娘子掀开帘子,请晓儿进去。

    晓儿点了点头。

    柳娘子让人沏茶,她亲自拿了布庄最好的面料布样过来。

    “这些都是今年新出的布料,今天早上才到货的,刚好清点完毕,准备明天一早便挂出布样,贴出告示。睿安县主来得真巧,你要是早一点,我也拿不出完整的布样给你看。”

    “这就证明这些新面料和我有缘,柳娘子算帐时记得给我一个好价格啊。”晓儿听了这话笑道。

    “那是必须的,睿安县主生得花容月貌,我还盼着你穿着我家铺子售的面料做出来的衣裳去参加宴会,惊艳全场,让我财源滚滚来呢!”

    霓裳阁前几年也有卖成衣,但不是主营。后来晓儿家的服装店开张后,铺子里的成衣利润更少了,柳娘子便决定不再做成衣,只卖布料,并且和晓儿家合作,给晓儿家服装店供应面料,这样每年反而比以前还赚多了上千两的银子。

    “还是柳娘子最会说话,放心,为了惊艳全场,若是有宴会我绝对会穿用你家布庄的面料做成的衣服的。”

    “那我真的要多谢睿安县主了。”柳娘子高兴道。

    “不用谢,我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我衣服的面料全都是从你这里买的,我不穿用你家布庄的面料做成的衣服去参加宴会,难道我穿真皮吗?”晓儿开玩笑道。

    “真皮?”柳娘子一时没听明白真皮是什么意思。

    “就是裸奔啊!”晓儿故意对她眨了眨眼睛。

    裸奔?这是不穿衣服的意思?!咳咳……,柳娘子想喷茶,又不敢,硬是强迫自己吞下去,结果将自己呛到了。饶是柳娘子见多识广,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她也被晓儿就大胆的话语吓着了。

    “吓到柳娘子了?实在抱歉。”只是开个玩笑,说说而已,那么激动干嘛!晓儿郁闷。

    “没事,睿安县主快人快语,是我太见识浅薄了。”好不容易缓过气的柳娘子摆手道。

    实在是无论老人还是妇人或者小孩,她还真没有听人直接将裸字说出口的。

    晓儿也没有再说话逗她了,低下头,开始挑选面料,顺便问柳娘子一些问题和意见。

    柳娘子见状松了口气,她真担心睿安县主会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她会忍不住再次喷茶的。

    说到布料,柳娘子可以将她铺子里的面料说出一朵花来。

    在柳娘子舌灿莲花的攻势下,晓儿将那几匹天罗冰丝都买了,另外还买了几匹上等的织锦和云纱。

    一家人夏衣的面料便定下了。

    “柳娘子送布料到府中时,顺便带些布样给我妹妹挑挑吧!铺子夏衣的面料也该定下来了。”

    听了这话,柳娘子自然是连声应下的。

    柳娘子将晓儿送出铺子:

    “睿安县主慢走,布料一会儿我便会派人送去府中的。”

    晓儿点了点头。

    霓裳阁旁边是一间绣庄,晓儿刚走出铺子,便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掌柜,这络子和手帕能卖多少银子。”

    “络子五文,手帕……”

    听见这声音,晓儿看了过去,果然是杜忆瑾。

    虽然她带着帷帽,好长时间不见,但晓儿还是一眼便认出她了。

    早知道避无可避的,刚才就不要躲进棺材铺了,多晦气啊!

    只是先是当铺当东西,然后再来卖绣品,杜忆瑾这得多缺银子啊!

    想到她家中的情况,晓儿又有些了然。

    杜忆瑾听见柳娘子的话,也看了过去,见睿安县主正好看着自己,虽然隔着帷帽,但她还是迅速回过头,避开晓儿的视线,同时她的脸也红了。

    一个官家小姐,也需要靠卖络子和手帕度日,如何令她不脸红。

    晓儿知道她不想曝露身份,便若无其事地收回自己的视线,轻移莲步,离开了布庄。

    走出不远后,晓儿对杨柳说:“一会儿请杜姑娘到四季酒楼,就说我有事找她帮忙。”

    杨柳点了点头。

    四季酒楼就在前面不远,晓儿自己走了过去,杨柳则去请杜忆瑾。

    没隔多久,杨柳便将杜忆瑾带过来了。

    晓儿站了起来。

    杜忆瑾对晓儿行了一礼。

    “杜姑娘不必多礼,快请坐吧。”

    杜忆瑾坐下后,才开口问道:“睿安县主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晓儿点了点头,目光赤诚地看着她:“杜姑娘是不是缺银子?”

    晓儿问得坦坦荡荡,语气和表情没有一丝看不起人的意思,令人生不出一丝反感,仿佛这话就是一句关心的话语。

    杜忆瑾反而觉得自己刚才故意避开她的目光有点小家子气了,既然被发现了,她也不是忸怩的人,便大方地点了点头。

    晓儿知道她家中的情况,也没有问她为什么,只问了城郊某处庄子是不是她的。

    杜忆瑾听了这话脸色变了变,这是她母亲留下来的唯一一份嫁妆了。

    今天她已经将母亲留下来的首饰变卖了。

    就是为了换点银子给自己的大哥交束脩和幼弟治病。

    有一个败家的继母,这日子过得真的是苦不堪言。

    城郊那个庄子她是断不能卖的,这个庄子她继母不知道,大哥还得靠庄子每年的出产来交束脩。

    只有大哥考中了进士,当了官,他们的日子才算熬出头了。

    “睿安县主那个庄子我是不卖的。”虽然卖了那个庄子会有一大笔银子,可以那银子最终会到谁手上,还说不定呢!

    “杜姑娘别急,先听我将话说完。我不是乘人之危的人。我并不是要买你那个庄子,我只是想和你合作,令你那个庄子能够赚更多的银子罢了。”晓儿解释道。

    杜忆瑾听了这话,松了一口气,不是卖庄子便好,“我没有觉得睿安县主乘人之危,只是那庄子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不过能多赚点银子我也是想的,睿安县主想要如何合作?”

    没有银子真的寸步难行啊!

    晓儿将她的想法说了出来。

    杜忆瑾越听越觉得不可思异:“这真的行得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