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零七章
    晓儿回到家中,便有丫鬟来禀说,六皇子来了。

    “六皇子现在在哪里?”

    “在花厅和大公子在下棋。”

    晓儿听了这话,抬脚便向花厅走去,顺便问:“我爹下衙回来了吗?我娘呢?”

    “老爷还没有回府,夫人正在厨房。”

    一定是因为上官玄逸来了,刘氏不放心,才大着肚子都亲自去厨房张罗。

    刘氏是丈母娘看未来女婿,越看越满意。每次上官玄逸来府中,在饭食上她一定会亲自去张罗的。

    晓儿走进花厅,上官玄逸见她走进来,对她笑了笑,然后他将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上,一下子便赢了。

    景睿好郁闷,上官玄逸拉着自己陪他下棋,一下午的棋每次都是赢自己一子,还让不让人活了!

    被人像棋子一样随意摆弄的感觉,真是憋屈极了。

    景睿想起晓儿说和皇后下棋是如何的郁闷,这两个果然是亲生母子啊!

    上官玄逸见晓儿回来站了起来,给她倒了一杯茶水:“今天去哪里了?”

    刘氏刚在厨房安排完,见晓儿现在才回来,让六皇子等了半天,便问:“不是说出去一会儿吗?怎么现在才回来?”

    “在茶馆教敏华和郡主学冲拉花奶茶,她们兴致勃勃,一学便学了一个下午,所以耽搁了。”

    晓儿将杯中的水喝完继续道:“后来又去布庄,挑了些面料,准备亲自动手给曾姥爷和姥娘他们做夏衫。”

    刘氏听了这话满脸懊恼:“幸好你想起来,我都忘了这事了。这天气很快便热起来了,家里每个人的夏衫都要准备起来。对了,晓儿你也挑两块合适的布料给六皇子做两身,我眼瞧着六皇子今年比去年高了不少,去年的衣服一定不合身了。这端午前后,天气比较反复,时冷时热,早点将夏衫做起来,天气突然热了也不用担心没衣服穿。”

    “不用这么辛苦,我的衣服尚衣局会准备好的。”六皇子听了便说道。

    听说做针线活很伤眼睛的,万一熬坏眼睛了怎么办。

    “那怎么能一样,别人做的哪有自己做的穿着舒服,这丫头整天到处乱跑,闲得慌,就让她在家里做衣服,别想着到处跑。”刘氏也是用心良苦,晓儿并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她出门的次数比一般男子还要多。

    今天更是让上官玄逸在家中等了半天,天都已经微黑了才回来,这放眼整个帝都也没有几个女子像她一样的了,她担心六皇子心中不快,才这样说的。

    晓儿看了一眼上官玄逸:你才是我娘亲生的吧?

    上官玄逸好笑地看了一眼满脸醋意的晓儿:“针线做多了对眼睛不好,多出去走动走动身体反而好。晓儿身体不似平常女子那般每到季节变化便会病上一场,这大概便是因为她比较好动的原因。”

    刘氏听了这话知道上官玄逸不介意便放心了:“晓儿的身体的确好,这几年喷嚏也没见她打过一个,就是小日子来了,别人家的姑娘都是无精打采的,她依然生龙活虎般!到处蹦哒!”

    小日子这种事刘氏怎么也好意思对上官玄逸说!晓儿尴尬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则是心中一动,难道这丫头的小日子正好是每个月这几天。

    前两天他将钦天监选出来的几个大婚的日子给沈承耀挑。

    他还暗示过越早越好的。

    上官玄逸看了一眼晓儿的腹部,这最早那个日子正好是丫头月事来的日子,那他们的大礼不就又要推辞将近两个月?!

    这真是一个不好的消息!上官玄逸很是郁闷地又看了晓儿的肚子一眼。

    晓儿莫名其妙,怀孕是她娘,他看自己的肚是怎么回事?

    吃过晚饭,晓儿送上官玄逸出去。

    “咳咳,那个,小日子每次都很准时的吗?”上官玄逸仍不死心地道。

    晓儿点了点头:“准时准点来报到。”

    晓儿也想明白刘氏提起她的小日子的用意了。

    “真是天要亡我!”上官玄逸最后一线希望破灭,忍不住哀怨地看了老天爷一眼。

    噗哧……晓儿不厚道地笑了。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的手忍不住紧了紧,这个小没良心的!有自己没自己在身边,一样生活得风生水起的!

    “你很高兴?”

    “没有!”晓儿见某人欲求不满的样子,担心他一个用力将自己的手骨握碎,她忍不住缩手。

    上官玄逸只是握了一下便放松力道了,见她想缩手又握紧了:“这日子真的是度日如年了!”

    “噗哧……哈哈……”晓儿忍不住捧腹大笑。

    上官玄逸脸黑了!

    “有这么好笑吗?你不觉得是度日如年吗?”

    晓儿笑到肚子痛,一时开不了口,只能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

    “再笑,我现在就回去让国师找个最近的日子,今年便将你娶进门!”上官玄逸哀怨地威胁道。

    “哈哈……我不笑,我,呵呵……我只是觉得你欲求不满的样子很搞笑!呵呵,不行了,我笑到肚子痛,站不稳,你扶一下我。”

    上官玄逸由脸黑到满脸无奈地伸出手将她圈进怀里。

    “知道我欲求不满,你还笑得出!”

    晓儿本来已经开始止住笑了,听了这话,双手揪着他的衣衫,脸埋在他的胸膛又大笑起来,笑到眼泪都出来了。

    上官玄逸无奈地伸出手,帮她顺背,免得她笑岔气了。

    “再笑下去,让下人瞧见该以为我将你弄哭了。”上官玄逸这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晓儿听了这话,松开揪着上官玄逸衣服的手:“下次别再说这么搞笑的话了。”

    上官玄逸伸出手帮她抹眼泪:“我说的是事实。”

    要命!晓儿又想笑了,她都怀疑是上官玄逸偷偷点了她的笑穴了!

    “上官大哥,你快走吧,你再不走,我会笑死的!”晓儿忍不住推他。

    “胡说!什么话也乱说!明天我没事,带你出去一个地方。”上官玄逸伸手拧了一下她的鼻子,以示惩罚。

    晓儿听了这话摇了摇头:“明天不行,明天我约了杜姑娘去城郊的庄子。”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脸黑了,升平侯夫人说得对,这丫头整天到处蹦哒,是该留在家里做针线。

    “夏衫我要两套就够了。”

    晓儿:说好的针线做多了对眼睛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