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新鲜的西洋玩意,掌柜的想了想,然后道:“睿安县主请到楼上坐坐,我去拿一样东西你看看这算不算新鲜的西洋玩意。”

    “好。”晓儿跟在掌柜的身后,来到二楼的贵宾室坐下。

    很快便有一名仕女来上茶和果点。

    晓儿没有吃,她见博古架上陈列了不少古董珍玩,便走过去认真地欣赏起来。

    不得不说,一个传承数代的商铺,底蕴还是很丰厚的。

    起码,这么多古董,她们家的铺子便拿不出来。

    没隔多久,脚步声传来,晓儿回过头来,只见掌柜的捧着一个小提琴出现。

    “睿安县主,这是一种西洋乐器,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便叫它西洋二胡,你看看合不合心意?”

    西洋二胡?晓儿差点失笑,掌柜的形容倒也贴切。

    “这是小提琴。”晓儿接了过来,笑着纠正。

    “睿安县主认识,那可真是太好了,小提琴这名子可比西洋二胡要好听。”

    晓儿接了过来,认真观看,这还是早期的小提琴,晓儿在现代欧洲博物馆看见过类似的。

    这小提琴还没有设计完善,作为与钢琴,古典吉他并列为世界三大乐器之一的小提琴,这架小提琴还不是完美的。

    它还没有经过大师级乐器设计者的完善设计。

    晓儿忍不住将琴身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拉了起来。

    一首《沉思》从拉动的琴弦流泻而出。

    宁静起伏的旋律,让人仿佛看见一名少女,在沉沦的深渊中,憧憬着辽阔湛蓝的天空。

    不到十分钟的演琴,却让掌柜和刚走上来的几人彻底。

    晓儿将小提琴放下,“掌柜,这小提琴多小银子?”

    晓儿的声音,惊醒众人。

    众人如梦初醒。

    掌柜的回过神来笑着赞道:“睿安县主多才多艺,这曲子拉得我都神游天外了。这小提琴与睿安县主如此有缘,我便做主只收一百两好了。”

    “宋掌柜,这小提琴我买了!”掌柜,话音刚过,灵儿郡主的声音便响起。

    晓儿看向门口的几人,暗暗挑了挑眉,然后站了起来:“世子,婉如郡主,灵儿郡主福安。”

    行完礼的晓儿又看向上官瑞浠身后的两名男子。

    上官瑞浠指了指两人,介绍道:“这位是宫梓轩,南宫国太子,这位是宫庆年,南宫国三皇子。”

    晓儿又福了一福:“南宫太子和三皇子,小女子有礼了。”

    宫梓轩点了点头。

    宫庆华则说道:“姑娘,我们又见脸了。没想到姑娘除了对玉石有深刻的认识外,对西洋乐器的造诣也如此之高。”

    晓儿对这话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你们之前便认识?”上官瑞浠颇为意外。

    “一面之缘。”晓儿解释道。

    “不止一面吧?”宫庆华伤心地道。

    “难道不是只在云石县遇见过吗?哦,再加上这次,两脸!”

    上官瑞浠看了看宫庆年,又看看晓儿,心中诧异,但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上官婉如走到晓儿身边,略显激动地问道:“这玩意你为什么会拉的?我跟西洋夫子学了一个月,也才懂点皮毛!”

    这睿安县主拉的小提琴,她怎么听着比自己那个西洋夫子还要好!

    晓儿见上官婉如这样子,心里叹气:唉,看来这小提琴是不能当明天的生日礼物送给上官婉如了,人家显然是有一架了。

    晓儿心中烦恼不知送什礼物好,脸上却露出得体的笑容:“我曾出过海,也跟西洋人学过。”

    “那西洋人拉得很好?”

    晓儿点了点头。她上辈子的小提琴老师,曾是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拉得能不好吗?

    看来是自己请的西洋夫子不靠谱了,上官婉如听了这话心想,然后想到什么她又上前捉住晓儿的手问道:“教你的那个西洋夫子,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晓儿被她突然捉住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她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不知道,只是萍水相逢,早就各奔东西了。”

    上官婉如颇为失望。

    灵儿郡主见此便道:“睿安县主,既然你认识那西洋人,你派人去找他回来不就行了。”

    晓儿在心里骂娘,隔了一个时空,叫她如何去找,真能找,她也想找回去,不留在这个没点自由的朝代呢!

    !!!“西洋人又不是我国的人,茫茫大海,去哪里找?”婉如郡主驳了回去。

    碰了一鼻子灰的灵儿郡主,摸了摸鼻子,然后她看见晓儿刚才放在桌上的小提琴,眼中冷光闪过。

    对于抢了自己心爱的男子的狐狸精,灵儿郡主表示~?。,她很乐意做点事给她添堵。

    “宋掌柜,这是一百两银子!这小提琴我买了。”

    宋掌柜看着面前的银票,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他又看了晓儿一眼,晓儿静静的看着他,也不表态。

    灵儿郡主摆明了是想找自己不自在,但是她也不蠢,硬上前去争个高低,不就如了某人的意?

    开门做生意,凡事都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掌柜的看自己,是想自己主动退让?可是她为什么要如此委屈自己?

    这架小提琴要卖给谁,这是稀世珍宝阁的掌柜需要烦恼的问题,她只需要静静看着就好了。

    稀世珍宝阁能屹立不倒多年,又岂会是害怕得罪人的?他不想惹麻烦上身,自己也不想啊!

    如果今天这小提琴没有卖给自己,那么稀世珍宝阁便会落得一个欺善怕恶的名声,被同行不耻就算了,甚至会被一些恃强凌弱的贵人认为他们是好欺负的,以后的麻烦绝对不少。

    宋掌柜见晓儿并不搭理灵儿郡主,只看自己,心中。。一个郡主,一个在皇上和皇子面前颇为受宠的县主,宋掌柜表示很为难,他是两个都不能得罪啊!

    老天爷,能下道雷下来劈晕自己吗?这夹心饼真不是人当的啊!

    他两人都,不卖了行吗?

    灵儿郡主出了名的刁蛮,记仇!这要是得罪她了,以后自己还有好果子吃吗?

    睿安县主怎么不按牌理出牌的,你争上一争或者看在她是郡主,自己是县主的份上,让一让也行啊!

    真的天要忘我!掌柜的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