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上官玄逸很快就骑马过来了。

    傅然慧拉了拉晓儿的衣袖:“你看,六皇子知道你上了画舫,快马加鞭的赶过来了,之前婉如派人去请了几次都不来。”

    晓儿听了这话笑了笑,她能说什么?上官玄逸在有空的时候,的确很黏人。

    不过她知道最近这几天,他有事要忙,既然赶过来,除了想陪自已也是担心会有人会找自己不痛快吧。

    上官玄逸踏上画舫后,画舫便起锚,船航行起来了。

    傅然慧识相地找了一个借口将空间留给两人。

    “这画舫要驶去什么地方?”迎着清凉的江风,看着两岸的风景,晓儿舒服的吸了一口气。

    “仓颉庙。”上官玄逸伸手顺了顺她被微风吹乱的头发。

    “仓颉庙?去那里干嘛?”说好的爱好附庸风雅呢?逛庙宇不是封建迷信吗?什么时候成附庸风雅了?

    “每年谷雨,仓颉庙都会举行庙会,成千上万的百姓从四面八方来,仓颉庙会举行隆重热烈的迎仓圣进庙和盛大庄严的祭奠仪式,那时会有许多巡游表演如:扭秧歌,……,耍社火,表演武术,舞龙舞狮,演大戏,总之就是载歌载舞以此来表达对仓圣的崇敬和怀念。甚至许多戏班子和商号也会来赴会,热闹非凡。”

    “仓颉?文字始祖仓颉吗?”晓儿想起仓颉是何方神圣了。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

    “那应该很值得一看。”这种最具民族色彩的庙会,还是很有看头的。

    上官玄逸也只去过一次,的确值得一看,不过人太多了,他不太喜,以后就没有再去过了。

    “到了那里,人会很多的,记得捉紧我的手,别走丢了!”上官玄逸提醒道。

    就因为人太多,上官玄逸担心晓儿会被人冲撞了,所以他才丢下手中的事情赶过来的。

    “六皇弟对睿安县主果然上心,我派人请了几次,你都不给脸子,我一说睿安县主也来,你便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上官婉如走了过来。

    两人回过头来看向她。

    上官玄逸没有说话。

    晓儿唤了一声:“婉如郡主。”

    对于如闷葫芦一般的上官玄逸,上官婉如是不指望他能回自己一句话的。

    于是上官婉如上前拉上晓儿的手:“睿安县主,咱们去弹小提琴吧,站在这里陪着我这个如闷葫芦般的堂弟,多没趣啊!”

    晓儿:……

    虽然是事实,但婉如郡主你也太直接了,很伤人的。

    上官玄逸没有理会她的调侃,“进去吧,风吹久了不好。”

    上官婉如是一个很爱玩的人,她拉着晓儿进了船舱,上官玄逸跟在两人身后,看着手拉手的两人,他突然有点羡慕了,什么时候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丫头手拉手?

    这座画舫一共有两层,整座画舫到处张灯结彩,朱漆船柱上题着气势磅礴的大字,粉色轻纱装饰着窗棱,整座画舫看上去华丽又不失柔美。

    一楼的船舱内搭有一个舞台,此时男女分桌,坐在台上看着舞姫表演。

    上官婉如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那些舞姫便退下去了。

    “许多年没有回帝都和姐妹们玩耍了,难得今天人齐,咱们来玩个游戏好吗?”

    都是爱玩的年纪,大家自然纷纷点头的。

    “睿安县主,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上官婉如看向晓儿。

    晓儿想起现代聚会时大家多数会玩的真心话大冒险。

    “要不咱们玩点新游戏,这游戏叫做真心话大冒险。”

    “真心话大冒险,听上去挺刺激的,怎样玩?”上官婉如兴奋地问道。

    其它人都看向晓儿,显然也很感兴趣。

    “对啊,睿安县主,真心话大冒险是怎样玩的?总是玩击鼓传花,行酒令,这些游戏我都玩到想吐了!”

    “可不是,睿安县主,快说说怎样玩吧,不然船一会儿该靠岸了。”

    晓儿在说出真心话大冒险时,故意将目光状似不经意间掠过宫庆华,发现他脸上同样闪过好奇后才松了口气。

    不是老乡便好!

    她真担心老天爷给她来个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情景啊!

    “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规则是……”晓儿将最简单的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规则说了出来。

    上官婉如马上让人去拿出一副扑克牌出来和一个酒坛子出来。

    这扑克牌还是晓儿的玩具铺子里出售的。

    人不算太多,男女也不分桌了,只分坐在长桌两边。她确定了一下人数,游戏便开始了。

    第一轮正好是晓儿抽到王,她转动着桌上中央的小酒坛子,坛口正好对上官玄昊。

    晓儿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我让你平时总是欺负我!这次我还不狠狠地欺负回来!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上官玄昊看见晓儿这表情顿感不妙了!

    “我可以现在说不玩吗?”

    晓儿:“你说呢!”

    “孬种!”上官玄骏嗤笑道。

    “当然不可以!”上官婉儿凤眼一瞪!

    “我说笑的!大家不要当真!丫头,我平时待你不薄吧!”上官玄昊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向晓儿,眼带哀求。

    “你说呢?”晓儿要笑不笑,似是而非地道。

    “睿安县主狠狠地虐一虐他,谁让他平时总是取笑我们!”

    “对,对!不能轻易让他过关了!”

    这人究竟多不招人待见啊!都犯众怒了!

    这些人就会欺负他武功差!上官玄昊愤愤不平地想:“真心话是什么?大冒险又是什么?”

    “真心话是:你做过最丢脸的事是什么?不许说慌啊!说慌的是小狗!”

    “对,不许说慌!”上官婉如点头如蒜。

    大家也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笑话!最丢脸的事怎么能让人知道!

    上官玄昊看着一个两个都等着看自己笑话,果断地选择大冒险。

    男人嘛,该有点冒险精神!大冒险就大冒险吧!上刀山,下火海他都不怕!

    “围着这桌子跑上三圈,边跑边说:我就是一头猪,一头大笨猪!”

    噗!好几个男子喷茶了!

    这就是所谓的大冒险?这冒险也真是绝了!不过这游戏的确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