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上官玄昊脸都黑了,他哀怨地看向晓儿:丫头,我和你有仇吗?

    若真是这样做的话,那他最丢脸的事绝对会升级了!

    晓儿:只是玩游戏,别较真!

    “这游戏好玩!二皇兄,快点跑啊!”上官玄骏催促道。

    “这游戏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游戏了!二皇子,快点冒险啊!你不会是不敢吧?”上官婉如笑着道。

    “我投降,愿意接受惩罚。”我是一头猪,一头大笨猪!这样的话叫他怎么说得出口!

    “那便将那一小坛子酒喝了吧!”

    上官玄昊果断喝酒了,虽然这酒难喝得要命!

    接下来轮到五公主抽到王,瓶口对着宫梓轩。

    “南宫太子,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宫梓轩温和地开口道:“真心话吧。”

    宫梓轩是南宫国的太子,五公主也不好意思问的问题太过为难他,但太容易的问题,这样玩起来也没有意思,她微微侧头想了想才开口道:“南宫太子是几岁开始不再尿床的?”

    一般孩子到了五六岁便不会再尿床了。

    这问题虽然有点尴尬,但也不算是那让人难以启齿的问题。

    大家都看向南宫太子,听说南宫太子自幼便聪明过人,想来会比普通的孩子更早不尿床吧。

    南宫太子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问题,他的脸微微红了,他可是到八岁还尿床的。

    闵泽国的五公主怎么刚好挑这个问题问啊?

    这算不算丢脸丢到其它国家了?

    “八岁。”但他也没有逃避,声音依然温和,只是脸上的红暴露了他的不好意思。

    八岁?这也太迟了吧?大家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脸红了。

    “南宫太子果然是坦荡之人。”五公主微微诧异之后,便笑道。

    可不是坦荡之人?若是他说五岁,六岁大家也不会觉得他是在骗人的。

    可他说了八岁,这绝对是真心话了,不然谁愿意告诉大家:我八岁还尿床啊!

    这也是很丢脸的好吗?

    “好了,游戏继续,都要向南宫太子学习,坦诚点,知道吗?”上官婉儿小手一挥,化解这尴尬气氛。

    “知道了,快点吧!我还想抽张王牌呢!”上官玄昊催促道。

    “赶紧,我也有许多问题想问。”

    “急什么!你有再多问题,每次也只能问一个!”上官婉如开口道,她也想抽王牌,也有许多问题想问!

    游戏继续,上官玄昊抽得王牌,高兴得他差点没跳起来,上官玄昊也是个好玩的,他脸皮也厚,直接问安亲王世子:“你初经人事的时候,做了多长时间?”

    这话一出在座的女子都捂脸了,没有喝茶的男子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喝茶的直接喷茶!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安亲王世子抢了二皇子的媳妇呢!

    只有上官玄逸喝上官玄骏还是满面淡定,对他的问题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晓儿觉得上官玄昊真的会玩啊!这个古人将真心话大冒险游戏都玩出现代人的高度了,就是她这个换了芯子的古人在这里都不敢拿这种问题来提问,太惊世骇俗了!

    落到上官玄昊的手上,上官瑞浠早就做好了丢人的准备的了,但是从他口中听到这个问题,他依然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傅然慧听了这话,虽然脸红,但忍不住还是看向上官瑞浠,想知道他怎么回答。

    “我选大冒险。”上官瑞浠感受到大家赤裸裸的视线,脸烫得厉害,这种事怎么能说!果断地选择大冒险了。

    避而不答,也就是说曾经做过了。

    傅然慧心中一丝失落划过。

    “选大冒险的话,你若是不冒险的话,惩罚就是我在你额头上画只大乌龟,你得在下船时才能洗掉,这次可不是喝酒便能了事的!”

    二皇子太损了!自己喝酒就行,别人就不行!

    晓儿:看来二皇子觉得刚才喝酒的惩罚太轻了。

    这游戏真的好玩吗?他怎么不觉得啊!上官瑞浠心中郁闷,无耐地点了点头。

    “大冒险是:学几声狗叫!”有仇不报,非君子所为?

    晓儿:这是想报仇雪恨?不过是不是搞错对象了?真的是要多谢世子了!

    真是无法玩下去了,还能好好做兄弟吗?上官瑞浠心想。

    最后倒霉的安亲王世子额头上顶着一个大乌龟,直到下船那一刻。

    每个人的视线落在他脸上时,都会忍不住发笑。

    真的是,真的是……太滑稽了!

    游戏继续……

    灵儿郡主心里盼着能够对上晓儿,好好为难一下她,只可惜直到船快要靠岸,她的愿望也没有成功!

    一场游戏下来,上官玄逸和晓儿两个都没有被酒坛子的口对上过一次。

    这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这酒坛子不会是在帮你们作弊吧!你们怎么一次都没被对上!”

    “因为我们人品好!”晓儿笑着道。

    “不行,在下船之前。你得演奏一曲小提琴曲给我听,以平衡我这不平衡的心!”上官婉如开口道。

    “郡主,你是不是心里一直都想抽到王牌,然后酒坛口对着我,好让的我演奏一曲。”晓儿好想扶额,她的心理不平衡,关自己啥事!

    “你知道就好,你可以想象,心愿达不成的我,心里有多大的怨念!睿安县主你就牺牲一下,让我心想事成吧!”

    “小提琴是什么?”上官玄昊好奇地问道。

    “一种西洋乐器,睿安县主拉得可好听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看向晓儿,他都没听过,她就拉给其它人听了,这回轮到他的心里不平衡了!

    “丫头,你怎么可以弹给外人听也不弹给我听!”上官玄昊不满地看着晓儿。

    晓儿:……

    上官婉如跳脚:“谁才是外人了?我和睿安县主是一见如故!”

    晓儿:郡主接着不会来一句再见倾心吧?她的小心脏受不了的!

    “睿安县主我们都没有听过,你就让我们见识一下吧!”上官瑞浠也开口道。

    “晓儿,我也想听哦!”傅然慧也附和道。

    晓儿见此,也没有拿乔,毕竟左右推托,看着更像是摆架子,她笑着道:“为了婉如郡主的心里平衡,我便献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