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晓儿让杨柳将小提琴拿了出来,她便拉了一曲匈牙利狂欢节。

    这曲子是多段式的,既有深沉华丽的旋律,又有热烈狂欢的节奏,再加上晓儿的动作和表情,深深的震撼人心。

    一曲完,晓儿微微皱眉,看来得改造改造这小提琴了,将好曲都毁了。

    当然这是对晓儿已经拉出过完美的曲子,当然接受不了曲子有瑕疵。

    不过其它人没听过啊,所以觉得很好了。

    “睿安县主!”上官婉如激动得上前抱住晓儿。

    晓儿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她都能感觉到她胸前的柔软,压着自己了!晓儿僵硬着身体,尴尬道:“怎么了?”

    “睿安县主我拜你为师,你教我拉小提琴吧!我求你了!”

    晓儿:……

    安亲王和安亲王妃,到底是怎样养的女儿?她还没见过这么爱动手动脚的古代姑娘啊!

    “郡主,你先松手吧。我教你,不过不用拜我为师。”这样爱投怀送抱的徒弟,她收不起啊!晓儿赶紧道。

    上官婉如听了这话才松开了手。

    晓儿则松了口气。

    “那个连续颤音,你是怎样做到的?”上官婉儿立马便将自己的问题提出来了。

    “船要靠岸了,郡主,这么一点时间,我也不可能教会你,改天有空我再教你好吗?”晓儿看了一眼岸边,只见画舫向码头靠近。

    上官婉如也知道现在不是请教的好时候,她只能说:“那一言为定,你不可以食言哦!”

    “我怎么敢。”晓儿点了点头,心中苦笑:我要是食言,不怕你又跑过来给我一个熊抱吗!

    画舫慢慢靠岸了,码头边上泊了很多船只。那些船一看见这么华丽的一艘画舫,纷纷避让。

    一个个侍兵率先下了画舫,守在码头两边清出一条绿色通道给他们通过。

    仓颉镇,今天热闹非凡,穿着各色鲜艳衣服的人,在街上载歌载舞。

    晓儿看着这些在现代可以说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间艺术,心中激动不已。

    或许是因为在古代让人娱乐和消遣的东西太少了,所以许多节日气息都十分浓厚,总让人觉得喜庆和热闹非凡。

    上官婉如来到晓儿身边,拉起晓儿的手:“睿安县主我们也加入她们一起跳舞吧!”

    说完也不等晓儿答应,拉着她便往扭秧歌队伍跑去,跑出几步,才发现晓儿拉不动,她回头一看,只见上官玄逸紧紧拉着晓儿的手。

    “六皇子,你媳妇借我一会儿!”

    “自己去玩!小心点!”媳妇怎么可以外借的,不过看在她这一声“你媳妇份上”,上官玄逸难得说上一句关心的话语。

    “睿安县主和你在一起,多没意思啊!你不怕闷坏她啊!睿安县主多有灵气的一个人啊!你这种性子,可别带坏我睿安县主,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以后睿安县主变成像你这样一个闷葫芦怎么办!”

    晓儿听了这话暗笑,原来这世上还有人敢这样对上官玄逸说话的。

    什么她的睿安县主,上官玄逸脸黑了黑,“滚!”

    上官婉如笑嘻嘻地拉着晓儿不放,她好不容易找到知音人,又怎么舍得不多相处一会儿。

    傅然慧识趣,赶紧过来拉着上官婉如:“婉如,陪我一起去跳扭秧歌舞吧。”

    上官婉如被傅然慧死命拉着,两人走在前面,傅然慧顺便回过头来对两人眨眨眼睛。

    晓儿哭笑不得。

    上了岸,便是各走各的,都有便装侍卫暗中保护,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这次之所以会来参加庙会是因为上官瑞浠和上官婉如,还有他们请来的宫梓轩和宫庆年。

    上官瑞浠和上官婉如多年没回帝都,对于小时候在帝都的往事特别追忆,同时又为了招待从南宫国来的贵客,才会来的。

    大家都散开了,上官瑞浠和上官率昊,上官玄骏带南宫国贵客去仓颉庙。

    表演的队伍一路沿着一个方向走,他们也加入了那些队伍当中。

    这一路走去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是跟着队伍迎仓圣进庙。

    “我们去灵仓塔,咱们在塔上面往下看更好看。”上官玄逸实在是不喜欢和这么多人走在一起。

    晓儿笑了笑,许是上官玄逸长得俊俏,身边跳舞的大娘和小娘子,有些大胆的,会向上官玄逸甩帕子,那劣质的胭脂水粉味,就是她闻到也想反胃,也难怪他受不了了。

    灵儿郡主跟在上官玄逸身后,早就发现上官玄逸一路握着晓儿的手了,她在心里骂了一句:“臭不要脸!”

    心中气得不行却又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找虐!

    晓儿纯粹是来看热闹的,仓颉庙里绝对是人挤人的,不去也好。

    灵仓塔一共七层,一至四层是对百姓开放的,五至六层是对官家开放的,第七层是王侯将相才能上去的。

    这几天都会有许多人爬上灵仓塔看热闹。

    来到灵仓塔门外,发现上官婉如和上官瑞浠等人都来这里了。

    晓儿问他们为什么不去仓颉庙。

    上官瑞浠几人脸上的表情精彩了。

    晓儿想到什么便笑道:“收到许多帕子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上官玄昊惊讶道。

    晓儿看了一眼上官玄逸,意思不言而喻。

    然后大家都笑了。

    那些大娘和小娘子均太热情了。

    一行人一口气爬上了最高层,几名女子都气喘吁吁的,唯晓儿脸不红,心跳也没有加速的。

    上官婉儿羡慕极了:“睿安县主,你怎么这么厉害,一口气爬上这么高的塔呼吸都不变一下。”

    “我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会练一个时辰武,所以体力比较好。”

    “每天早上起床练一个时辰舞?睿安县主你练的是什么舞?睿安县主我们来合跳一曲舞可好?我虽然都有练舞,却不会每天练,以后我得向你学习才对!”

    晓儿听了这话知道她是误会了,古代的舞,她真的不会啊!合跳个啥!

    “婉如郡主,你误会了我不是练舞,我是练武功!”

    “练武功!”上官婉儿又跑向晓儿抓起她的手:“你怎么可以练武功!万一将手练粗了怎么办?”

    晓儿一时竟觉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