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晓儿被上官玄骏拉上来后,上官玄逸也轻松爬上来了。

    “有没有受伤?”上官玄昊看了两人一眼问道。

    “有没有受伤?”上官瑞浠等人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晓儿摇了摇头:“我没有,上官大哥的手应该拉伤了。”

    “不碍事!”上官玄逸摇了摇头,

    “上去看看怎么回事!”然后她拉过晓儿往上走。

    上官婉如这时也跑过来一把抱住晓儿:“睿安县主你吓死我了!”

    被某人胸前的柔软挤着的晓儿,好想跳楼!

    “晓儿,你不怕吗?”傅然慧脸色还有些后怕的苍白,她见晓儿脸色依然红润,被上官婉如抱着,满脸无奈,一点害怕的样子也没有,忍不住为她内心的强大感叹。

    “我是练武之人,倒不会太怕。而且还没开始怕时,上官大哥便拉住我了。”

    “你胆子够肥!”傅然慧无语。

    “看练武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上官婉如若有所思。

    晓儿:……

    什么时候练武成一无是处了!

    六层楼是对官员开放的,这时仓圣县的县令走了上来,他认出上官玄昊是皇子,又看了一眼其它几人,有两人和上官玄昊眉眼颇为相似,他赶紧上前行礼,“下官仓圣县县令参见几位皇子和大人。”

    上官玄昊见了此人,一肚火,恨不得一脚踹在他身上:“你还敢承认你是仓圣县县令!你在这里正好!跟我上去看看!”

    县令大人心里咯噔一下,莫非这两人掉下来不是意外,是另有隐情?

    老天爷,你今天没睡醒吗?这可是天子的儿子啊!福泽恩厚,你不该是好好保佑他的吗?怎么会让他发生这种意外?

    众人重新走上来,七层塔上只剩下灵儿郡主和她的丫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看见上官玄逸毫发无损的走了上来,眼珠才转了转:“六皇子,你没死,真的太好了!”

    “不会说话就闭嘴,你不开口没人说你是哑巴的!”傅然慧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晓儿对灵儿郡主的蠢,简直不忍直视,被骂真的是活该。

    上官玄逸冷眼也没给她一个。

    “六皇子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上官婉如听了这话更生气了,忍不住呛声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灵儿郡主气恼。

    “不是什么意思,不是想故意害睿安县主掉下塔吗?”

    “你别乱说,这事我没有做!”灵儿郡主担心上官玄逸不信她,苍白着脸为自己辨解,她对晓儿道:“睿安县主,我刚才并没有碰到你,你会掉下去根本不关我事!”

    晓儿点了点头,就事论事道:“的确,当时是我为了躲避你挥过来的手,身体才会靠着护拦往后仰的。灵儿郡主的手当时的确没有碰到我。”

    晓儿不是是非不分的人,虽然她和灵儿郡主不对盘,但是也不会这样诬蔑她。

    上官玄逸冷冷地看了灵儿郡主一眼,没有说话,反正也是因为她,丫头才会掉下去的!

    至于她的手乱挥,是故意还是无心,还有待商榷。

    不管如何,这事她当时是有心还是无意,他自然会查清楚!

    灵儿郡主被上官玄逸这一眼看得打了一个冷颤。

    晓儿则在回忆当时灵儿郡主是有意将手乱挥还是无意的。

    “护拦被白蚁蛀了,里面差不多空心了,睿安县主靠上去,护拦才会承受不住她的重量,断掉的。”上官瑞浠查看完断掉的护拦,站了起来说道。

    大家听了这话,均跑过去看了一眼:断口上有明显的虫蛀痕迹。

    这护拦被重新漆了漆,大家才没有注意到这护拦被虫蛀了。

    “仓圣县县令大人,你有何解释!”上官玄昊看着他声音满是冷意。

    今天是谷雨,灵仓塔定然会开放的。在开放前,守塔的人必须要对塔进行打扫和检查。

    就算是平时,塔也需要定期保养和维修。

    现在出了护拦被白蚊蛀到空心,还差点出了人命事故,这定然是要追究责任的。

    仓圣县县令听见护拦是被白蚁蛀空了,才会害得一名县主和一名皇子掉下塔,他仿佛被老天爷劈了一道雷一样。

    他错了,老天爷不是不开眼,他们从七层高的塔掉下去一点事也没有这不是老天爷保佑是什么?

    老天爷想要害的不是天子的儿子,老天爷想要害死他啊!

    他明明交待了下面的人,灵仓塔一定要做好打扫和安检工作的,没想到他们居然敢阳奉阴违!简直岂有此理!这是想害死他啊!

    如果今天皇子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他死多少次才够陪葬?

    想到这里,仓圣县的县令赶紧跪了下来:“下官失职,下官罪该万死!求二皇子处罚。”

    仓圣县的县令没有说其它推卸责任的词,直接认罪。

    上官玄昊的脸色缓了缓。

    “废话少说,赶紧安排人看看塔里还有哪些地方被白蚁蛀了,再是再闹出事故,你颈上的人头就不用要了!还有,这灵仓塔是镇河妖,可不是养老鼠的!以后塔里再出现一只老鼠,我让你活吞了它!”上官玄昊挥了挥手让他下去。

    这是不用砍头了?仓圣县县令大喜,赶紧叩头谢恩,然后屁颠屁颠的滚下去安排了。

    白蚊的危害可是很大的,若是没有及时处理,整座塔都有可能倒了。

    “就这样放过他了?”上官婉如不满地道。

    “他一定是有安排人来打扫和检查过的,不然护拦不会新漆了一层漆。他的罪责是御下不严,罪不至死!真正罪该万死的是那个阳奉阴违的下属,出了这事,仓圣县县令会给我们一个交待的。”

    “可是他也是有责任的!”上官婉如不满道。

    “当然会惩罚他,只是好官难求,他为官还算清正廉明,现在他只是一个七品芝麻官,再贬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只能让他继续当七品芝麻官,几年升不了职,好好为百姓干些实事。”上官玄昊解释道。

    县令是百姓头顶上的青天,一个好的县令,能为百姓带来一片晴天,这人的官可不能罢了啊!

    若是这一任的县令是个贪官,他二话不说就借此机会将他的头砍了!

    这县令的人品绝对是太好了!上官婉如听了这话抿了抿嘴,这处置还算差强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