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发生了这种事情,灵仓塔上的人均纷纷离去了,晓儿也没有再逛下去的心思,他们也原路折返,回到画舫。

    回程,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上官婉如拒绝了,她拿出她的西洋乐器,一样一样地演奏,然后请教晓儿。

    晓儿也不是样样都会的,但她会的都是极精通的。

    于是这一路,上官婉如演奏一曲,晓儿紧接着演奏一曲,同一首曲子,两个人演奏出来的感觉完全不一让,让在座的人,再一次深刻理解到,睿安县主学艺之精,简直让人望尘莫及!

    上官婉如不是那种别人比自己强,她就不高兴的人,反而因为知道晓儿如此厉害,她决定以后都缠上晓儿,直到有一天她也能演凑出如此完美的曲子才作罢。

    下船后,上官婉如不顾某人又冷又黑的脸,紧紧地拉着晓儿的手,不让她抽走:“睿安县主,明天我去升平侯府找你,你记得别出府,在府中等我啊!”

    明天?明天她还要画一幅画送给她做生日礼物呢!晓儿听了这话赶紧道:“婉如郡主明天我有事,我人就在帝都,改天吧!等你生日过了后,咱们再约。”

    上官婉如听了这话,颇为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那好吧。”

    晓儿松了一口气。

    船靠岸后,几人下了画舫。

    赵勇正驾着马车等在边上,跟在三人身后的杨柳看见了开口道:“姑娘,我们的马车停在那边。”

    晓儿看过去,果然看见自家的马车,她便对抱着自己手臂不愿松手的上官婉如道:“郡主,告辞了,后天见。”

    上官婉如抱着晓儿的手臂紧了紧:“这么快告辞干嘛?我的马车舒服,你坐我的马车吧!”

    说完她又使劲拖着晓儿往安亲王府的马车走去。

    升平侯府的马车自然是不能和安亲王府的比的,但那只是外表,毕竟规制摆在那里。晓儿的马车,里面可是很舒服的。

    上官玄逸怎么可能让这种事发生,他用折扇一敲上官婉如的手,上官婉如便缩手了。

    上官玄逸无视众人的视线一把抱起晓儿往升平侯府的马车走去。

    上官婉如想跟上去,坐晓儿的马车。

    傅然慧走到上官婉如身边拉住了她:“走吧,你也不想走到半路,被六皇子踹下马车吧。”

    上官婉如想到上官玄逸那黑透半边天的脸,觉得很不可能,才作罢。

    灵儿郡主看着上官玄逸将晓儿抱走,忍不住骂了一句:“臭不要脸!”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傅然慧满脸风凉地开口道。

    灵儿郡主听了这话,觉得憋屈极了,狠狠地瞪了傅然慧一眼,生气地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上官玄逸抱着晓儿一起上了马车。杨柳坐到了赵勇的身侧,有上官玄逸在,杨柳都是远远避开,等待吩咐的。

    马车里,晓儿拿出一瓶药丸递给他:“上官大哥,手还痛吗?”

    上官玄逸摇了摇头:“不痛了,药丸留着,别随便用了,回府后我让小福子帮我擦点药酒就好。”

    丫头的药丸关键时刻可是救命的,发生上次没药救她的命的事故后,上官玄逸对药丸是非逼不得已都舍不得用了。

    晓儿也知道他的心思,她也有药酒,只是效果没那么快,要两三天才会痊愈。

    晓儿拿出一小瓶药酒和一块姜:“你将衣服脱了,我帮你擦药酒。”

    丫头愿意帮自己擦药酒,上官玄逸又怎么会退而求其次让小福子去做这事,只是:

    “我手痛,自己脱不了衣服。”

    “谁刚才还说不痛的?现在连衣服也脱不了了!”这人的脸皮在自己面前是越来越厚,越发的蹭鼻子上面了。

    “此一时,彼一时。”刚才是不想她担心,现在她愿意帮自己擦药,自己也是期待的,当然不再藏着掖着了,不对,就算不痛也得说痛。

    晓儿也知道他的手为了救自己绝对是拉伤了,嘴上虽这样说,但还是动手帮他解开衣服,先露出一条胳膊和半边肩膀出来。

    “刚才你就不该再抱我的!万一伤上加伤怎么办。”晓儿埋道。

    “不会。”就算受伤也要抱。

    上官玄逸嘴角微微上扬,满目深情的看着她帮自己涂药酒,心中无限满足。

    晓儿也不知他拉伤那里了,涂完右边后,决定将左边也帮他涂上药酒,然后才帮他将衣服拉好。

    “好了,晚上洗完澡再让小福子帮你擦一次,明天应该会好很多了,其实你自己擦也是可以的!”

    抱人都不怕痛,还怕擦药吗?

    上官玄逸不置可否,他决定晚上再去找她帮自己上药好了。

    “当时灵儿郡主可是故意的?”上官玄逸当时顾着用飞镖射老鼠,并没有留意到灵儿郡主的表情。

    晓儿摇了摇头:“不知道,应该不是吧,她也不可能知道护拦会断掉。”

    “可她也有可能借此挥手,故意打你或者推你,那样你也是有可能掉下去的。”

    “灵儿郡主嘴上占我一点便宜,因为她气不过我抢走了你,但要说她想故意推我下去,她还没有那个胆。”

    上官玄逸没有说话,谁知道有没有那个胆,这后宅的妇人,贵女,心思歹毒的也不是没有。

    为了一己之私,家国也可以不顾的人,也不是没有。

    “谁让你这么好,让她对你念念不忘,你又不理她,她便只能找我这个抢走她心上人的人出气了。”晓儿继续道。

    “胡说八道!我又不是她的,何来抢走一说!再说不是你抢走我,是我自己走向你的!你不用管她,她若让你难受了,我便想法子让她永远也不能出现在你面前。”

    永远也不能出现在自己面前?晓儿吓了一跳。

    “我是大赢家,有时候没必要和她计较。她越是找我不自在,证明她心里越憋屈。我只要高兴和幸福给她看,她就能自己气死自己了。”

    灵儿郡主憋不憋屈也不关他事,若是这次丫头从塔上掉下来这事,他查到与她有关的话,他便想法子让她去和亲去。

    这样就永远不用出现在他们面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