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二十章
    第二天,上官玄逸正在处理公务,小福子敲门进来。

    “查清楚了?”上官玄逸头也没有抬地问道。

    “回主子,查清楚了。”

    上官玄逸将最后几个字看完,然后按上一个印章,才抬起头看向他。

    “说吧。”

    “那天负责灵仓塔第七层打扫和检查的人是一个叫邓伟的人,他明面是仓圣县令的亲属,其实和县丞大人暗中关系甚密,……”

    事情的真相原来是这样的:仓圣县的县令和县丞,两人政见不合,县丞有些背景,早就看不惯县令行事一板一眼,并点不越雷池的作风了。

    他自己不贪,又压制着底下的人也不贪,这令一心想升官发财的县丞怎么受得了!

    这次仓颉庙庙会,他靠着他的背景收到消息有贵人会来。

    所以当下属来报说灵仓塔第七层的护拦有白蚊蛀过的痕迹时,他故意将这事压下,说这几年第七层都没有人上去过,想来今年也不会有人上去的,第七层塔是对贵人开放的,做那护拦需要用上等的木材,还需要雕花,若是换新的绝对赶不及在谷雨前做好,他让人先漆上一层新漆,待庙会过后,再重新将护拦换了。

    县丞这样做的目的是想令县大人失职丢官,而他则取而代之。

    意外果然发生了,县丞大人兴奋的同时也是担心不已。

    那天他已经安排了好几个壮丁守在塔下面,他自己也守在下面打算来个亲手救贵人一命,以借此成为某位皇亲贵胄的救命恩人的。

    意外的确在他意料之中发生了,又出乎意料的他没成为贵人的救命恩人。

    事关一名县主和皇子的性命,不能成为救命恩人的他也是吓得夜不能寐了,邓伟知道出事后便想逃,县令派人捉住他后,他吓得什么都招了,只盼着重轻发落,别祸及妻儿。

    “这事仓圣县县令是怎样处置的。那县丞有什么背景。”

    “回主子,仓圣县县令等主子处置。县丞的表哥是二皇子府中的杨管家。”

    一个下人威风到是一个县丞的背景!上官玄逸冷笑:“二皇兄该清理门户了!”

    这话小福子没有答话。

    上官玄逸想了想又说:“县丞革职,发配边疆,子孙三代不得再为官!邓伟革职,念在他只是听命行事和主动认罪的份上,服劳役五年,以赎其罪!”

    现在各州县都在建水利和马路,正是需要大量劳工的时候。

    今年刑部和大理寺新研究的政策,开春后许多犯事的人都不必再关牢里,浪费国库的粮食,而是统一发配到一个地方统一看管起来,服劳役,最苦最累的活计就让他去做!视罪名严重惩度一服便是一年到十年不等!

    这政策只在试行,也不知道有没有效。

    ……

    上官婉如生日那天,上官玄逸和七皇子一早便来到升平侯府接人,今天韵儿和希儿,景睿和景灏两兄弟也会前往安亲王府。

    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来了许多人了。

    因为是郡主的生日,来的都是年轻的姑娘和公子。

    分别在湖的两边聚会,湖中建有九曲十八弯的回廊,一边种有多色睡莲,一边养了许多锦鲤。

    婉如郡主是个特别爱附庸风雅的人,世子是个特别喜欢以文会友的人。

    又是春花烂漫的时节,整个王府后花园布置得充满诗情画意,甚至用轻纱搭了遮阳棚。

    只能说,果然财大气粗啊!

    晓儿的身影一出现,上官婉如便飞奔过去将她抱个满怀了。

    晓儿看了抬头一眼蓝天白云,心里暗问老天爷,为什么不生她为男子,那么她对这样的软玉温香在怀绝对是乐意至极的,现在她深深表示,无福消受啊!

    “睿安县主,你给我带了什么礼物?”

    这世上也找不出几个像婉如郡主这般直接的人了。

    晓儿从杨柳手中接过画卷,双手递给上官婉如:“时间有些匆忙,还没来得及装表,还望郡主不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若是送的礼物不合意,你用钢琴弹一首曲子我听好了,听说你弹钢琴也是很厉害的!”上官婉如高兴地接过晓儿手中的画卷。

    晓儿:郡主就可以说话这么不客气的吗?皇上为什么不封自己为郡主?只封个县主,实在太小气了!

    “这是谁的画作?要不大家猜猜?我相信睿安县主送我的礼物,绝对会令我惊喜的!”上官婉儿也没有急着打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她笑着开口道。

    “我记得去年太后寿辰,睿安县主就送出了一幅齐大师的观音像,那可是石大师巅峰时期所作,价值连城,早就不知被谁收藏了的,没想到被睿安县主找到了。这次送的不会又是石大师作品吧!”

    “就算不是石大师,也不会是名不经传的人就是。是不是齐大师的画作?”

    睿安县主出手,定然是名家所作,不然随便拿出一幅画送给郡主,不就太没诚意了。”

    为什么一定要大师?自己画不是更有诚意吗?

    “这是我自己画的一幅画,不是什么名家所作!”

    众人:自己画的也好意思拿出来?

    “说她脸皮厚不害羞还真没错,自己画的画也好意思拿出来作贺礼。这是一文银子也不舍得花吗?枉费婉如对你如此上心!”灵儿郡主出言讽刺道。

    “我大姐姐画的画,一点也不输那些大家之作!”希儿见灵儿郡主这样说便为自己的姐姐说话。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脸皮特厚的!”灵儿郡主看了一眼希儿,满脸不屑。

    “我虽然脸皮厚,但好歹还有教养,不像某些人,满嘴口臭还开口说话,见到人就薰!”晓儿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往后退了几步,仿佛灵儿郡主的口臭真的薰到她一样。

    韵儿也往后退了,希儿更是夸张的用帕子捂鼻。

    其它姑娘见此信以为真,都不自觉离灵儿郡主远一点。

    上官婉儿更是夸张,她跳到晓儿身后:“你怎么这么恶心!”

    灵儿郡主见到大家避她如蛇蝎,差点没气哭,“你才口臭!你居然敢这样诬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