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我又没指名道姓说你,你干嘛要对号入座!”晓儿说完这话便决定适可而止,不再管她了,这是婉如郡主的生日,在这时候和她吵得不可开交,自己也不能落得一个好。

    “你分明就是说我!你讽刺我刚才说的话没有教养!”灵儿郡主差点没像泼妇一样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晓儿泼口大骂。

    晓儿没有再说话,眼神也没给她一个,只对上官婉如说:“郡主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灵儿郡主见晓儿不再理会自己,感觉刚才自己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上官婉如微笑着一边将画卷打开一一边开口道:“原本我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喜欢的,但现在知道是你亲手画的,定然是喜欢的啊!睿安县主,你对我的心意果然是满满的。”

    当画全部呈现在大家的视线时,上官婉如惊讶得瞪大眼睛:“这……这是那天在画舫玩大冒险的情景!真的太逼真了!”

    每个人物的表情,动作都画得栩栩如生和真人如出一辙。

    灵儿郡主本来因为晓儿对自己置之不理,心里一口恶气未吐出,而憋屈极了的,准备看一眼画的内容,再讽刺几句,现在看见这幅画画的内容她也呆了。

    她看着画中的自己,都以为自己走进画中了。

    “觉得那一刻是美好,担心时间流逝,这么美好的一幕会在脑海中消失,便画下来送给郡主,愿郡主如画中一般永远幸福快乐!”

    画中的上官婉如青春飞扬,笑容满脸,任谁都看得出她的幸福快乐。

    不仅仅是她,画中的每个人都脸带或含蓄或灿烂的真心笑容的。

    上官婉如如获至宝,她一把抱住晓儿:“睿安县主我真的太爱你了,好想可以嫁给你!”

    睿安县主怎么就不是男子呢!这么合自己心意的男子到哪里找啊!

    五雷轰顶!晴天霹雳!

    晓儿:好想嫁给自己?以后是不是该远离婉如郡主一点,自己的性取向可是一点问道都没有啊。

    想到这里,被上官婉儿紧紧抱着的晓儿整个人不好了!

    “婉如郡主,你先松手,我被你抱得喘不过气来了。”晓儿用手微微推开上官婉如。

    傅然慧也想看看那幅画:“婉如,你快将画弄皱了,给我拿着吧!”

    听了这话上官婉如果断地松开晓儿:“不用,我还没看够呢!”

    傅然慧无语,这画是送给她的,她什么时候看不行啊!

    上官婉如又打开画卷来看,傅然慧妒忌了,五公主也妒忌了,两人异口同声道:“睿安县主,你不能厚此薄彼啊!”

    大家说出的话语一样,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明白对方的用意,五公主在心里快速算计着,自己的生日在年底,要是讨要生日礼物,等的时间也太长了一些。

    “睿安县主,过两天是我学会写自己名字十周年纪念日,你也送我一幅画,祝贺我吧!”

    晓儿: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十周年纪念日?这是什么纪念日!她怎么从来没听过!

    傅然慧暗骂一声五公主不要脸!这样的借口也好意思拿出来。

    她立马扬起妩媚的笑容上前抱住晓儿的手臂:“晓儿!”

    晓儿刚刚脱离虎口,又被傅然慧这样子一抱,着实吓了一跳。

    “干嘛!”晓儿赶紧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抽不出。

    一个两个都这样,真是够了!

    “晓儿,明天是我会叫娘亲十四周年纪念日,我八个月大时便会叫娘了,厉害吧!”

    “厉害!”晓儿点了点头,她从来不知会叫娘亲也有纪念日的,按这样算的话,自己两世为人,不就天天都在过纪念日!

    “既然我这么厉害,你送我一幅画作为奖励吧!”

    “应该的,你这么小便会叫娘,实在太辛苦了!你先放手,我今天晚上就开始画。”晓儿是被这些姑娘抱怕了。

    “是我先向睿安县主要画的,怎么样也该有个先来后到吧!”

    “你的纪念日是过两天,我的是明天!当然是先送我的。”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连作画的时间也不给人,五公主气愤的想!

    “晓儿,我这画不急,你慢慢画吧!我等着你的惊世之作!”五公主只能退而求其次,多给点时间,期盼晓儿送她的画,比送傅然慧的要好了。

    “既然五公主要的画不急,晓儿,我的你也慢慢画吧,不用夜晚画,小心别熬坏身体了!先画完我的再画五公主的好了。”

    “傅然慧,你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五公主听了这话彻底怒了,追着傅然慧要打。

    傅然慧嘻嘻笑地跑开了。

    古琦琪和阮卫珍等人看了这画也眼热不已,但到底不好意思开口讨要。

    上官婉如看到各种羡慕的眼光,心情更是美妙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她得让她大哥也羡慕嫉妒恨一番,不然她的虚荣心又怎么能爆棚!

    于是上官婉如对湖对面的上官瑞浠招了招手:“大哥!你过来!”

    上官瑞浠走了过来,上官婉如将画给了他看:“大哥,你这是睿安县主送给我的生辰礼物。”

    能让自己的妹妹将自己叫过来,这画作定然是不一般的,不知是哪位大家的作品。

    上官瑞浠小心地将画卷打开,入目熟悉的场景,令他愣了一下,然后他大声赞道:“好画!妙,画得真的太妙了!”

    上官瑞浠拿着画走回对面,他得让大家看看这画,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画将那天的情景画得如此传神,就连画舫上的摆设都没有错!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他没有看出来!

    他得找当时在场的人看看,有哪里出错了!

    仅靠着回忆便将当时某一瞬间的画面复原,这是人能做到的事吗?!

    上官瑞浠的脚步有些急促,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他都想跑起来了。

    上官婉如见此忙提醒道:“大哥,别弄坏我的画啊!”

    “知道了!”他宝见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弄坏。

    上官婉如见他应下,又拉着晓儿去弹琴:“睿安县主,我们合奏一曲吧!我拉小提琴,你弹钢琴!就当是我答谢你送我这么好的生日礼物。”

    晓儿:生日礼物送得不合心意要弹琴补偿,送得合心意,一样要弹琴,这买卖婉如郡主是怎样也不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