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上官瑞浠带着画卷,回到另一边的亭子,将画呈现给众人看,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早就听说睿安县主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没想到一些细枝末节也能记下。那天我嫌那绿豆糕做得太甜了,吃了一口,便放回碟子里没有再吃,你们看,这被咬了一口的绿豆糕都画出来了。”

    “不要说画技惊人,单说这份记忆也让人叹为观止了。”

    “我看见里面的自己,像是在照镜子。”

    ……

    这一幅画让大家对睿安县主的才华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上官玄逸看了一眼那画中的自己,知道丫头是有一个地方画错了的,那就是他的眼神,他看着丫头的眼神绝对不是这样平静的,绝对是情深几许的。

    “六皇子你可真是捡到块宝啊!”上官瑞浠感叹道。

    赵佑威看向湖对面的倩影,对这话是非常认同的,只是睿安县主的才华可不仅仅是在作画之上。

    宫庆年看着这幅画心想:不是一块宝,是一座宝藏,一座不知道里面藏了多少宝物的宝藏,神秘而又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楚蝶,灵儿郡主听着对面时不时有一个赞美之词传过来,两人心中很是不屑。

    不就是一幅画而已,用得着一个两个赞完又赞吗!用得着一群人吃惊成这样吗?!

    上官婉如见此高兴极了:“睿安县主,你真是我的知音。谢谢你的礼物!”

    “郡主客气了,你不嫌弃我的礼物轻便好。”晓儿笑了笑同时心想:是知音不是情人便好。

    在座许多姑娘是奔着上官瑞浠来的,她们打探出上官婉如的爱好,花高价买下西洋玩意作礼物,就为了和上官婉如打好关系,从而有机会来王府,没想到世子和郡主喜欢的是画,真是失算。

    上官瑞浠让人将画送回给上官婉如,上官婉如接了过来,楚蝶对上官婉如说:“郡主,我也想看看这幅画,早就听说睿安县主画技惊人,还不曾见识过。”

    上官婉如没有多想,示意丫鬟将画递给她,她忍不住提醒道:“小心点,别弄坏和弄脏了。”

    楚蝶点了点头:“郡主放心吧,我也是爱画之人。”

    其它姑娘也想多看一眼,毕竟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是懂画的,也想研究一下。

    厉明芳也走了过去看,她刚才没有看,现在见这么多人称赞,也想看看睿安县主究竟画了什么,会得到这么多赞美。

    她不懂画,但凑近一看,还是被画中的人的传神惊讶了一番。

    楚蝶见此心中冷笑,上次睿安县主害自己差点被退亲,未成亲便得了夫家的厌恶,现在这画不是被大家都赞美吗,她便要毁了它,作为小小的报复!

    这还只是收取一点利息呢!

    楚蝶装模作样的赞美了一番,便将画给了厉明芳,她接了过来,看了几眼,除了人画得像真的一样,她也看不出好在哪里,她便将画递给凑过来看的阮卫珍,阮卫珍接了过来,细细地看了一番,自弗不如,然后又将画递给古琦琪。

    上官婉如见她们将画递来递去,可心痛了,又担心她们一不小心弄脏了弄坏了怎么办?而且她们就站在亭子边,那亭子可是建在水上的,她刚想出声将画要回来,便看见那幅画向湖面飞去。

    一片惊呼声响起。

    上官婉如迅速站了起来,对丫鬟说:“快,快将画捞起来!”

    丫鬟们赶紧去找东西打捞。

    上官婉如看着水中的画,气得差点没有跳脚。

    阮卫珍和古琦琪满眼愕然。

    “这画捞上来也不能要了吧!”楚蝶看着丫鬟们忙碌,忍不住幸灾乐祸地道。

    “你给我闭嘴!若不是你,我的画会掉水中吗?”上官婉如气得上前甩了她一巴掌。

    楚蝶的白皙的脸上,马上浮现出了五只手指印。

    “郡主,这画又不是从我手中弄掉的,你打我作甚?你即便贵为郡主,也不能是非不分,对朝廷命官的女儿随意动手吧!”楚蝶怎么也没想到她完美的脱身计划,最后受罪的还是自己。

    “如果不是你未经我的同意,将我的画传来传去,它会掉进水中吗?”上官婉如气愤道。

    “郡主息怒,先将事情弄清楚吧!画没了可以再作的。”晓儿拉了拉上官婉如的手,示意她冷静一下。

    今日是她的生日,王妃故意请了许多同龄女子和公子过来,本来就是有意选儿媳和女婿的,郡主这样一巴掌甩出去,这泼辣性子,那些男子见了,谁还敢娶。

    她还盼这位郡主早日有人接收!

    婉如郡主就像五公主一样是帝都城身份最高的贵女,高贵的身份摆在那里,无论选谁她们都算是低嫁了。

    身份上压夫君一头,性子又泼辣,谁敢娶啊!

    “卫珍,琦琪刚才发生什么事了?画怎么飞出去了。”

    画从自己的手中飞了出去,落在水中,阮卫珍心里也内疚,她略带歉意地开口道:“郡主抱歉,是我没拿稳画卷,刚才我刚将画递给琦琪,手刚松开时,手肘便被人撞了一下,画就飞了。”

    “刚才我刚伸出手,想接过画卷,指尖刚碰到画卷,还没拿稳,画卷便飞了出去了。”古琦琪也开口道。

    “谁撞你的?”上官婉如看着阮卫珍问道。

    阮卫珍摇了摇头,刚才她一心只放在画作上,根本没有留意身后有什么人。

    “你们谁不小心撞到了卫珍的手?”上官婉如看向众人问道。

    她这样问也是想有人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的错误,这样她还可以因为她主动承认而既往不咎,如果没有人承认,那她就不得不考虑那人是故意毁掉她的画的了!

    想起楚蝶刚才受的响亮的一巴掌,众人赶紧摇头。

    “不是我。”

    “不是我!”

    .......

    古琦琪想了想当时站在阮卫珍身后的人开口问道:“楚姑娘,我记得刚才你站在卫珍身后……”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别想诬赖我,不是我撞的!刚才也不只是我一个人站在她身后。”楚蝶听了这话,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