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这可是一个大坑,还坑不死楚蝶!傅然慧听了晓儿这话,忙低下头,她担心自己一不小心笑了出来。

    上官婉如也明白过来了,她笑着道:“那便多谢楚姑娘了,稀世珍宝阁那幅石大师的绝笔画,我的确很喜欢。”

    与其打她一巴掌,她脸痛,自己手也痛,不如来点实际的,让她心肝脾肺胃都痛,自己以后每次看到那幅石大师绝笔画,绝对身心舒畅!

    阮卫珍和古琦琪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睿安县主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一千两都拿不下的画,这是想楚蝶连嫁妆也赔进去啊!

    楚蝶张了张口,到底没有说出什么,刚才自己亲口说要买画赔给婉如郡主的,现在又反口,大家就会认为她不是诚心的!只是,一千两啊!不对一千两也不够,她去哪里找这个多银子。

    上官瑞浠见事情已经皆大欢喜,这边也没有闹出什么不愉快,便带着男子们走回另一边的亭子。

    这时也有丫鬟来禀说吃食已经准备好了。

    上官婉如便让人移步到饭厅吃饭。

    男子那边则依然是留在亭子另一边烧烤,吃肉喝酒。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宫女捧着一碟烤肉进来,放到晓儿面前:“睿安县主,六皇子烤的鹿肉,吩咐奴婢送一碟过来给你偿偿。”

    晓儿见此便问一句:“六皇子吃好了吗?”

    “回睿安县主,六皇子让奴婢将烤肉端过来后,也离开了亭子,应该是吃好了。”

    晓儿点了点头:“帮我将这袋子给我大哥和六皇子。”

    袋子里面装了橄榄,是解酒用的。

    丫鬟接过后便退下了。

    同桌的姑娘们听了真的是各种羡慕嫉妒恨了。

    五公主第一个取笑道:“晓儿,我小时候还为了接住从树下掉落来的六皇弟,手都骨折了!没想到这臭小子。长大后有了媳妇便忘了姐!烤肉也只给你送一碟,完全忘了我这个同一条肠子里爬出来的姐姐!”

    傅然慧也笑着道:“六皇子的眼里心里除了睿安县主还是睿安县主,他哪里还记得这个世界还有其他人存在!”

    “从前真不知道闷葫芦般性子的六皇子,是这样一个爱妻如狂的人!我以为他这辈子都讨不上媳妇的!睿安县主你是怎样让六皇子将你放在心尖上的?”上官婉如好奇地问道。

    其它人也好奇地看向晓儿,难道有什么驭夫术?

    楚蝶看着笑得满脸幸福的晓儿,更是暗暗下定决心。

    晓儿没有理会她们的调侃,落落大方地将满满的一碟烤肉放到桌子中央,让大家一起品偿:“快吃吧!这么多菜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饭差不多吃好时,楚蝶不小心将汤打翻,弄脏了衣服。

    上官婉如便让丫鬟带她去换衣服。

    “郡主,一会儿是在花园里看戏吗?”楚蝶站了起来问道。

    上官婉如点了点头。

    “我也吃饱了,换完衣服,我直接去花园那里等大家好了。”

    上官婉如对她没有什么好感,但这是自己的家,她是客,总得要招呼招的,就算是为了那幅不只一千两的石大师画作也得做做面子,于是她又点了点头:“那你让丫鬟给你带路吧。”

    楚蝶目的达到,对众人福了一福便退下了。

    晓儿对着楚蝶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刚才她分明是故意将汤弄洒的。

    这里是安亲王府,她应该也是第一次来吧,故意弄脏衣服,能干出一些什么事?

    总觉得楚蝶刚才在湖边,态度突然大转变,是因为上官瑞浠带着人过来了。

    楚蝶是在她的未婚夫拂袖而去,才会转变态度的。

    是因为她的未婚夫说她不知悔改,她便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这个分析,晓儿不相信。

    应该是不想在那么多男子面前落得一个不好的名声。

    她不在乎自己的未婚夫对自己的看法却在未婚夫走后,在众多男子面前挽救自己的名声,这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如果是自己?晓儿试着换位思考:如果是上官玄逸这样当众斥责自己,然后拂袖而去,嗯,她绝对会甩了上官玄逸的!

    没错!这样的未婚夫,不要也罢!

    花园那边男子都在亭子下,架好了烧烤炉烧烤呢!

    而上官玄逸又离开了亭子,不知道哪里去了。

    她又想起楚蝶之前看了一眼上官玄逸,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她向杨柳招了招手,轻声吩咐了几句。

    杨柳点了点头,便离去了。

    虽然心里有点不淡定,但晓儿还是将碗里的东西吃完了,才站了起来。

    “大家慢慢吃,我失陪一下。”

    “我和你一起吧,我也吃完了。”傅然慧以为晓儿是去上厕所,开口道。

    “我们都吃完了,先去花园那边等你们。”

    上官婉如也是以为她们去如厕便让丫鬟带她们去。

    “睿安县主一会儿你直接去花园那边找我们吧。”

    晓儿见此也知道急不来了,便点了点头。

    两人上完厕所,一路往搭了戏棚子的地方走去。

    还没有走到花园,便见许多人围在一座阁楼外,不知发生什么事了。

    晓儿:果然出事了?

    傅然慧和晓儿相互看了一眼,赶紧快步走过去。

    晓儿见杨柳站在不远处,用眼神询问了一下,杨柳摇了摇头。

    晓儿便放心了。

    观雨楼里,楚蝶掩脸哭泣,哭得那是一个伤心,不是作秀,真的是伤心到极致的哭泣。

    恩伯府的公子方荣站在那里满脸尴尬。

    “发生什么事了?”晓儿问阮卫珍,傅然慧也满脸八卦。

    “楚姑娘换衣服的时候,伯府方公子走了进去。”

    傅然慧听了这话瞪大眼睛:“看见了?”

    阮卫珍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么巧?”晓儿问道。

    “郡主和世子正在问那丫鬟的话。”

    问话的结果很快便出来了。

    原来是那丫鬟正用托盘捧着一些酒水往亭子里送去,迎面她看见六皇子和恩伯府的方公子走过来,她赶紧避到一边,屈膝行礼。

    谁知道踩到地上的珠子,脚底一滑,托盘便飞子出去,有些酒水正好洒在方公子身上。

    方公子身上的衣服湿了,便去附近的听雨阁换衣服,没想到楚蝶也正在里面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