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晓儿看向上官玄逸,上官玄逸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放心,我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算计的人。

    晓儿回了他一个笑容。

    “地上怎么会有珠子?”上官瑞浠皱眉问道。

    “奴婢不知道。”丫鬟低着头回道。

    她都快要哭出来了,要是知道地上有珠子,她怎么样也不会踩上去的。

    “地上的珠子捡起来没?看看到底是谁的!”他不相信这是意外!

    上官瑞浠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上官玄逸,这事究竟是谁做的,要算计的是谁还不知道。

    咳咳……实在是方公子这个肥头大耳的样子,不像是有人会眼瞎了去算计他。

    而且他还听说,方荣能力是有的,不过家中美妾已经有三房了,通房更是不少,所以近双十年华,还没有一个女子愿嫁的。

    珠子被捡起来了,是翡翠珠子,成色不错,不会是丫鬟配带的。

    “谁的手链断了?或者有谁认得这翡翠手链的主人?”

    晓儿上前看了一眼那熟悉的翡翠珠子开口道:“这翡翠手链是宝丽珠宝里出售的,一共只有两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一串是被工部尚书夫人买去了,还有一串被楚夫人买去了。”

    工部尚书府今日没有来人,那就是说这手链是楚蝶的。

    “楚姑娘你的手链掉了怎么没有让丫鬟捡起来?”上官婉如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人就心烦。

    自己作的孽,哭什么哭啊!

    “当时急着换掉脏衣服,我都没发现手链断了。”楚蝶心中那个悔啊!

    她早就料到会有丫鬟捧着茶水和吃食往花园里送,大戏就要开始了,六皇子肯定会回花园的。

    她就将那串翡翠珠链给了自己的丫鬟,让她守在花园见机行事。

    若是有捧着吃食的王府丫鬟和六皇子擦肩而过,她便将翡翠珠子撒在地上,让那丫鬟不小心跌倒,将吃食泼到六皇子身上,这样他便需要去换衣服了。

    自己脱掉衣服在屋子里,等了半天,终于等到开门声!

    她努力压抑自己的喜悦,试图换上惊恐万状的表情,回过头的一刻,她不用表演也是惊恐万状,尖叫连连了。

    她没想到六皇子会和方荣走在一起!她更加想不到六皇子身上的衣服一点也没脏,酒水全洒那头肥猪身上了!

    想到圆滚滚肥头大耳又好色的方荣,她的眼泪又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众人心想:难道这是楚蝶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细想一下又觉得不对,谁会拿自己的名声来算计,还是算计像方荣公子这般的人。

    方荣和楚蝶现在的定亲对象一对比,方荣败得简直是让人不忍直视啊!

    大家又看了一眼楚蝶,哭得这般凄惨,也不像是作假啊!

    真是可怜的姑娘。

    傅然慧可没忘记,方荣当时是和上官玄逸走在一起的,定亲了还想着朝三暮四,简直水性杨花,哼!真是自作自受!

    方荣虽然风流,但他也不是一个蠢的,这事他也想明白自己是遭了无妄之灾了。

    不过楚蝶的身体都被他看了去,这事他定然是需要负责的,“楚姑娘节哀吧!放心我会派人去提亲的。”

    “哗……”听了这话,楚蝶哭得更加卖力了。

    节哀?晓儿差点笑出声,她赶紧低下头,怕被人发现了。

    看来这位方公子也是一个明白人啊!

    楚蝶以后的日子,想必很精彩啊!

    不过方荣的外貌一般,一般也是有点客气的说法,但是人是有能力的,若是楚蝶能够抓住他的心,未来也是可以过得很好的,端看她如何过了。

    傅然慧则是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才没笑出声。

    上官婉如直接小声的说了一句:“自作自受。”

    后来楚蝶的亲事如她所愿般成功退亲了!

    那家人甚至早上放鞭炮晚上放烟花庆祝。

    气得楚夫人病倒在床上。

    她也是恨铁不成钢!好好的青年才俊不安心嫁,硬是要闹出这等丑事,嫁一个全帝都也没几个贵女愿嫁的人!

    她不气死,只是气病也是因为她的心脏够强壮!

    恩伯府倒是很快便派人去提亲了,楚蝶一度哭晕在闺房里。

    更惨的的是上官婉如拉着晓儿直接去稀世珍宝阁将石大师那幅画买下了,银子让掌柜去楚府取。

    “宋掌柜,这画是楚姑娘答应了要送给郡主的,最近楚姑娘忙着婚姻大事,一时抽不了空过来买,我们又担心画作被人买走了,那样的话楚姑娘不就成了言而无信的人,为了楚姑娘的名声着想,我们只能先过来将画取走了。”晓儿笑着道。

    上官婉如气死人不偿命的补充道:“宋掌柜石大师的绝笔之画可不能便宜了,楚姑娘是个有银子的主。嗯,还有我们说的话记原话转告楚姑娘啊!”

    宋掌柜:楚姑娘是哪里得罪这两尊大佛了。

    宋掌柜让伙计赶紧将画包装好,他得赶紧送她们离开。

    这两位姑娘不好惹啊。

    王府和升平侯府大门开在那里,宋掌柜不是不知道,楚府的大门开在哪里,他也清楚,他一点也不担心这画的银子会收不到。

    上官婉如和晓儿走出稀世珍宝阁后,上官婉如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这下终于出了一口气了。”上官婉如心情美美的道。

    “可不是。”晓儿点头。

    当稀世珍宝阁的帐房上门拿银子的时候,刚能下床的楚夫人,又被这巨额帐单气晕了。

    楚蝶的大嫂知道这事后,气得脸白了又黑,黑了又白。

    这日子简直是没法过了!

    本来楚夫人给楚蝶准备那么多嫁妆她已经不满意的了,现在还巨额买一幅画送给郡主做生日礼物!

    她怎么不将自己卖了!

    楚蝶的大嫂每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楚夫人无耐,只能将楚蝶的嫁妆一减再减,气得心情极差的楚蝶和她大打出手,嫁妆可是一个姑娘在夫家安身立命之本,亲事本就不满意了,嫁妆再这么少,她情愿不嫁了!

    楚家的家风,成了整个帝都城茶余饭后最爱讨论的事。

    这次楚蝶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楚蝶对晓儿的恨意更是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