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晓儿和上官婉如在四季酒楼吃过饭,才分开。

    景睿今天也和同窗在这里吃饭,饭后两兄妹正好一起回家。

    马车缓缓的在青石板上行走。

    晓儿想起温泉度假村的水管线路图已经画好,便对景睿说:“大哥先回家吧,我去一去杜府。”

    “我和你一起去吧!正好去拜访一下杜兄。”

    晓儿听了便没再说什么了。

    马车很快便到了杜府门外,杜府只有两进,大门的红膝已经掉落,门第看起来有些败落,但仍可看出惜日的辉煌。对于寸金寸土的帝都城来说,杜府的占地面积已经算大的了,起码带个不大不小的园子。

    杨柳刚跳下马车,准备上前去敲门,侧门便打开了,杜忆瑾红着眼睛跑了出来。

    “杜姑娘。”杨柳适时行礼。

    杜忆瑾听见有人叫她,又看见自家门外停了一辆熟悉的马车,她愣了一愣,认出是晓儿家的马车。

    她忙擦了擦眼角:“睿安县主是来找我的?”

    晓儿坐在马车里对杜忆瑾说:“杜姑娘不介意的话,请上马车说话。”

    景睿自觉地下了马车,仿佛没有看见杜忆瑾红红的眼睛,对杜忆瑾行了一个平辈礼:“杜姑娘,家兄在吗?”

    “大哥去朗文书斋看书了。”

    “那我去书斋找他吧。”朗文书斋就在附近那条大街,走过去也不远。

    景睿对两人道了一声告辞便走开了。

    晓儿再次邀请杜忆瑾上马车。

    杜忆瑾现在虽然不想见人,但知道晓儿不会无缘无故找自己,还是点了点头。

    马车直接驶进升平侯府二门才停了下来。

    晓儿领着杜忆瑾回到自己的院子,丫鬟上了果汁和一些小吃,晓儿才开口问道:“杜姑娘可是遇上什么难事了?”

    若是她弟弟的病或者银子的问题,她倒是可以帮忙。

    杜忆瑾心中的委屈实在无处可诉,现在有人问起,也忍不住说了出来:“娘亲要将我嫁给她娘家的侄儿。”

    杜忆瑾娘家的侄儿,是那个好赌成性的弟弟的儿子吗?

    “你后娘的娘家侄儿不会跟他爹一个德行吧?”这不是将一朵鲜花插在牛糞上吗?

    杜忆瑾点了点头。

    “杜大人就没有意见吗?”不是说杜大人对原配留下的一双儿女蛮好的吗?

    “我爹应该还不知道此事。这事我也是无意中听到她和舅娘的话才知道的。”杜忆瑾摇了摇头。

    她也是猛然间听到这事,一时接受不了,才会哭着跑出去的。

    “这事只要你爹不愿意,你后娘那边应该不能如愿的。”

    虽然说有后娘必有后爹,但杜大人应该不乐意看见自己的女儿跳进火坑吧!

    杜忆瑾点了点头:“我绝对不会嫁给那个好赌成性的二世祖的!”哪怕是死!

    晓儿知道她是个有主意,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将水管的布局图拿了出来给她看。

    毕竟是要从她家的庄子里透出去的,还是要经过她的同意的。

    杜忆瑾拿过来看了看,晓儿担心她看不明白,对她解释了一下。

    杜忆瑾见对她家庄子的作物影响不大,便点了点头。

    看完了图纸,晓儿又带着杜忆瑾去看了看她家花园那个池塘。

    “你家的莲藕比我家庄子上的要长得好。”

    “我家的种了几年了,芽儿都长出来了,你家的才下种,自是不能比的。杜姑娘吃过饭才回去吧,咱们钓鱼,钓上来的鱼就用来做今晚的菜。”

    杜忆瑾也不想这么早便回去,便点了点头。

    晚饭后,晓儿派马车将杜忆瑾送回了杜府。

    温泉度假村的动土仪式在后天开始,晓儿邀请杜忆瑾一起前往,杜忆瑾欣然同意了。

    经过一顿晚饭的时间的相处,刘氏对杜忆瑾这位姑娘的好感不断上升。

    待人走后,刘氏拉着晓儿的手问道:“晓儿,你觉得杜姑娘怎么样?”

    “杜姑娘挺好的,娘亲也不想想,要是我觉得她不好,我能和她合作,甚至邀请她到府中做客吗?”

    “那你觉得她做你的大嫂怎么样?”

    刘氏这话一出,刘林氏,谭氏,晓儿,韵儿都看向她。

    “怎么了?不好吗?”刘氏见大家都看着她不说话,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杜姑娘是个好的,可是有这样的娘家,麻烦不断。”谭氏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她也听刘氏说过杜家的那些糟心事。

    “只怕以后麻烦不断。”刘林氏想起刘敏鸿同父异母的兄弟,也是摇了摇头。

    刘氏也想起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了。

    虽然说杜忆瑾家中没有赌徒,但架不住她的后娘是个拧不清的,看看杜府硬生生的被拖累了便知道了。

    若是杜忆瑾嫁过来,也是这样帮衬着娘家,那景睿不就要多养两大家子的人,赌可是个无底洞,再丰厚的家产也可以一夜输清光的,想到这里刘氏打了个冷颤:“那还是算。”

    “那些都不成问题。杜姑娘做我的嫂子也不错,就是不知道大哥喜不喜欢啊!毕竟要娶媳妇的是大哥,要和她过一辈子的也是大哥。这事得问过大哥的意见。”

    “这是当然的。只是晓儿你不担心杜姑娘那后娘的娘家人。”

    “后娘的娘家人关杜姑娘什么事?谁规定出嫁女还要照顾后娘的娘家了?这事到哪里说都没有这样的道理吧!”

    “理是这个理,可是这世上有些人可是不讲理的!”刘氏摇了摇头。

    “那便讲拳头吧!我家要是不愿意,他还能横着来!”晓儿不意为然道。

    然后晓儿又将杜忆瑾的后娘想将她嫁给她娘家的侄子的事说了出来。

    “这不是将杜姑娘往火坑里推吗?”果然是后娘!这就不是亲娘能干得出来的事!刘氏心想。

    “简直欺人太甚!”谭氏气愤地道。

    “杜家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刘林氏感叹道。

    但她们虽然可怜她,这事却实在是帮不了她。

    刘氏一直都在帮景睿留意合适的媳妇,晓儿觉得杜忆瑾其实挺适合的。

    景睿是长子,将来是要承爵的,杜忆瑾自小亲娘便走了,后娘将杜府弄得乌烟瘴气,她的人生风雨飘摇的,她不也是走过来了吗?

    供长兄读书,为幼弟治病,在这个时代,一个女子,能做到如此,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