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家里有个老姑娘,以后淳安和淳康还怎么娶媳妇啊?”

    “若是连我妹妹都容不下的,这样的媳妇,不娶也罢!”杜淳安冷道。

    “你不娶,淳康还得娶呢!”淳康是她唯一的儿子,是她嫁过来杜府日盼夜盼,盼了五年后才生下来的儿子,是她的心她的肝,她怎么允许他不娶媳妇!

    杜淳康是她的心肝,只是顾氏自己认为的,实际大家都觉得顾家才是她的心她的肝,甚至是她的脾肺胃!

    “够了,你给我闭嘴!事情还没到哪个地步,这事也就我们几个知道,大家都不说,谁知道!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下人们那里也只是猜测,并没有人亲眼所见,谁要是乱嚼舌根便都发卖出去!”

    “明明发生了怎么可以当没发生?”顾氏难以置信道。

    若是当什么都没发生,她侄儿还怎么娶媳妇,她又怎么向娘家交待!

    “怎么你还想弄得人尽皆知?你是怎样当娘亲的!”杜大人气极。

    “不是……我哪有!我只是觉得忆瑾嫁给红根也是不错的,还可以亲上加亲!”她哪里有想弄得人尽皆知,她只是想他答应将忆瑾嫁给自己的侄儿罢了,顾氏有些委屈道。

    谁还敢和顾家亲上加亲!他都快家不成家了!

    杜大人直接丢了一个茶杯在顾氏面前:“这事绝对没有可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若是我听到有关忆瑾一丝不好的言语,你便给我滚回娘家!”

    顾氏吓了一大跳,杜仲恺还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这么大火,就算当初他知道自己将家里的财产都给自己的娘家偿还赌债了,他也没有要自己滚回娘家。

    他对自己是存有一丝愧疚的。别以为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嫁给他五年后才生下一个儿子!

    还不是因为他担心自己有了自己的孩子会对他那对尚年幼的子女不好吗?

    所以她才需要五年后才能有自己孩子!

    等原配留下的孩子一个十一岁,一个九岁了,都大了懂事了,她才能生下她的康儿!

    这些年来,她也不是没有恨过!若是自己能早一点生孩子,说不定再过几年她能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自己娘家的侄儿,有她杜忆瑾什么事啊!

    杜大人没有理会杜夫人心里是如何想的,他继续开口道:“顾红根以后不得踏入杜府半步!”

    “相公!”顾氏听了这话尖叫出声,她还是杜府的半个主人,凭什么不让她侄儿来杜家。

    “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若是不服,先将你从杜家拿去给顾家还赌债的银子全都填上了再来找我说话!”杜仲恺知道这是顾氏最心虚的地方,避免她再生事,直接拿她的死穴来说事。

    顾氏听了这话,果然闭嘴了。

    她去哪里找银子填上,她还指望以后继续拿杜府的银子来帮衬娘亲的。

    没有她的支持,她娘和她的弟弟怎么活得下去。

    顾红霞一直没有出声,听了这话,心里也恨起来了,不就是用了他家一点银子吗?用得着这么斤斤计较!

    待她嫁了一个好相公,她一定一张一张银票往这些人脸上甩!

    顾红根听到要还银子,也当起了缩头乌龟了。

    顾红霞和顾红根灰头土脸地回到顾家,顾夫人知道事情没有成功后,指着杜府的方向大骂了起来。

    很快顾府的下人都知道杜忆瑾被顾红根非礼的事了。

    第二日,这事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帝都城传开。

    下午,顾红根出去找他的狐朋狗友玩,有人问起这事是不是真的,喝多了的顾红根,早就将杜大人的话抛之脑后他说他看见杜忆瑾肚兜是黄色的,还绣着牡丹花。

    这话一出,全部男人哗然。

    还没到天黑,整个帝都城的人都知道了杜忆瑾的肚兜是黄色的上面绣着牡丹花。

    杜忆瑾下午出去了一趟,甚至有熟悉的婆子拉着她,小声的问她是不是有一件黄色的肚兜,上面绣着牡丹花?

    “你听谁说的?”杜忆瑾顿感不妙。

    “整个帝都城的人都在说。”

    杜忆瑾听了这话气得脸都白了,她苍白着脸,跑回了杜府。

    杜大人下衙回来,也是气得脸都绿了。

    他问门房:“姑娘今天有没有出门?”

    门房看着满脸怒气的老爷小声地回道:“姑娘刚才出去了一会儿,现在已经回府了。”

    听了这话,杜仲恺大步往内院走去。

    他走到内院,看见一个丫鬟便问:“姑娘呢?”

    “姑娘刚回她的屋子了。”

    杜仲恺快步走到女儿的房间,他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应。

    他忍不住有些担心,一边用力拍门,一边喊道:“忆瑾,是爹,快开门。”

    杜淳安这时也回来了,他也是听到外面的风言风语,担心自己的妹妹,迅速赶回家。

    “忆瑾,忆瑾,快开门。”

    杜淳安见杜仲恺这么心急拍门,自己的妹妹也没来开门,当机立断道:“爹,你让开,我来将门撞开。”

    杜淳安用力撞了几下,才将门撞开,里面的情景,吓得两人差点跪了。

    “忆瑾!”杜淳安赶紧冲上去,将上吊自尽的杜忆瑾抱了下来。

    杜忆瑾被救下来后,手本能地摸向自己的喉咙,咳了几声。

    两父子见此松了一口气。

    “快去请大夫!”杜淳安对站在门口,吓呆的丫鬟斥责道。

    “傻丫头,这根本不关你事,你怎么可以这么想不开!你若是出事了,你让爹怎么活!你让爹以后怎么面对你娘!”杜仲恺老泪纵横。

    杜忆瑾悠悠地醒了过来,听了杜仲恺的话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爹,我没脸活下去了!”

    “傻女,没事的,有爹在,我的女儿这么好,怎么没脸活下去!没脸活下去的,是那些丧尽天良的人!”杜大人拍着泣不成声的女儿的背,既心痛又气愤地道。

    “忆瑾,你别吓大哥,流言止于智者,这事很快就会过去的,你要是觉得待在帝都城不好,大哥陪你去庄子里过,去其它县过也行。”

    看见两个至亲这样担心自己,杜忆瑾也是内疚了,她当时是一时冲动,觉得世界都塌了,没脸见人,也不想连累自己的父兄也没脸,才自杀的,现在让她重来一次,她也没有那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