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杜忆瑾哭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抹了抹眼泪,摇了摇头:“大哥还要考取功名呢,怎么能离开帝都。”

    “那爹请假陪你去!”杜仲恺开口道。

    杜忆瑾摇了摇头:“我没事了,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不会再上吊自杀了。”

    杜淳安和杜仲恺两父子听了这话,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两个人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信。

    杜忆瑾知道一时也说服不了他们,也没有再解释,只能用事实证明了。

    这时大夫也来了,大夫是常年来杜府的,因为杜家有个体弱多病的小公子。他自然也听到一些流言蜚语了,对杜忆瑾是充满同情的。

    现在看见杜忆瑾勃子上的勒痕,他也可怜她,被人传成这样,这辈子是毁了,难怪这么坚强的一个人,也活不下去。

    大夫看过后留下了一瓶去瘀的药膏便走了。

    很快杜忆瑾不堪受辱,上吊自杀差点死去的事便传了出去。

    世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很快大家便说顾府的人不是人,简直是白眼狼,自己败家不说,还将杜大人的家也败了!甚至逼死杜姑娘。

    晓儿家也听说了这事,刘氏听了很是气愤:“这就不是人能做出来的的事,简直畜牲不如!”

    “幸好被救回来了。”刘林氏叹了一口气。

    “杜姑娘是被大家的涶沬星子给逼得不得不自尽的。她不要脸,她的爹和大哥还要脸。”

    晓儿有些担心杜忆瑾,所以第二天一早,她便去杜府接她去城郊看温泉度假村的动土仪式。

    因为刘氏的话,晓儿也上心了,她想暗中看看景睿和杜忆瑾两人究竟会不会有火花擦出,便叫上景睿一起去。

    杜淳安不放心杜忆瑾,也跟着去。

    景睿和杜淳安骑马,晓儿和杜忆瑾坐在马车里。

    晓儿见杜忆瑾穿着高领的衣服,隐约间还可以看到脖子上的瘀青。

    晓儿拿出一瓶膏药递给她:“杜姑娘,这是我家药铺卖的跌打去瘀药酒。效果不错的,你用用吧,这药留着平时手脚有些碰撞,不小心弄瘀了用也行。”

    杜忆瑾听了这话脸有些红,她摸了摸自己的颈:“睿安县主会不会觉得我很懦弱?”

    晓儿摇了摇头:“只是这世上对女子太苛刻了。”

    不就是看见一件内衣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就认为人家姑娘没了清白,也太过分了一些。

    晓儿一句话说出了杜忆瑾心中无限的委屈。

    明明她什么也没做错,但世人看不起的却是她。

    “不过我们不是为世人活着的,我们为爱我们和我们爱的人活着。只要自己活出精彩,才是最重要的,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毕竟他们也只是一些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人罢了。”晓儿继续道。

    “若是睿安县主会怎么做?”在她的心目中,晓儿是一个奇女子,她很好奇她会怎么做。

    “我?我可是有武功在身的,当场便让他断子绝孙,然后努力赚银子,发家致富,却再也不让他们沾边,在他们面前穿金戴银,吃香喝辣,让他们眼红不已,气死他们。”晓儿想了想便道。

    没有经历过,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做,毕竟若是她的话,那所谓的娘家侄儿根本就近不了身,更不要说看见她的肚兜了。

    发家致富哪里那么容易,杜忆瑾苦笑:“我后娘不会不管的。”

    杜忆瑾也不再称呼顾氏为娘亲了。

    “你都说是你后娘了,关你何事,她要管,让她自己赚银子管!你们杜家做到如此也已经仁至义尽了!不会再有人说什么的,就是言官也不敢弹骇。”

    可不是仁至义尽了,以后她也不打算管了!杜忆瑾心想。

    两人有一答没一答的又说了一些事,晓儿也知道自己实在不太擅长安慰人,只能说一些关于赚银子的话题了。

    女人有事情可做,就不会胡思乱想,伤春悲秋了。

    晓儿将自己新的想法说了出来。

    “大量种植核桃?”杜忆瑾听了这话有些不明白。

    为什么睿安县主会说过一两年青核桃会大卖?

    晓儿便解释了一下,她为什么会觉得种植野生核桃,会大赚。

    这事还得从安亲王说起,安亲王的身体不好,太医建议他找一对核桃放在手中每天有空便把玩,目的是强身健体。

    没想到通过把玩,一对普通的核桃年深日久变得晶莹剔透,成了一件不错的艺术品。

    安亲王更是玩上瘾了,就是安亲王府世子也开始玩。

    安亲王回帝都后,他的手中几乎不离核桃,他有一对玩了几年的狮子头核桃,那核桃经过安亲王多年把玩,已经成老红色,看上去很是漂亮,极具收藏价值。

    就是皇上看见了也喜欢不已,问他拿来看一看,他都不舍得。

    皇上心里酸了!不就是一对核桃吗?宝贝个什么劲儿?他也可以玩啊!玩上几年就不信没有安亲王手中那对好!

    于是他让人去找青皮核桃,可是这季节哪里有青皮核桃。

    上官玄逸将这事说给了晓儿听,晓儿空间里是不缺青皮核桃,但却不能随便拿出来,她不想引起一个帝王的注意。

    但她也从这件事上嗅到了一丝商机。

    安亲王世子手中都有一对把玩了两年的核桃。

    许多文人墨客都想效仿,就是景睿和景灏也想玩,只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书院中许多学子也都想玩核桃。

    她都可以预见,一到七八月,奉命上山找野生青皮核桃的人会有多少。

    “既然山上有野生的?我们自己种的还能卖得出去吗?”

    “山上野生的,到时候我们要提前派人采摘了,但毕竟野生的产量不敢保证,并不是所有青皮核桃开出来,外形都是漂亮的值得把玩收藏的。或许十对核桃中才找到一对,这样的话青皮核桃绝对会供不应求,价格便会一路高升,甚至出现有价无市。”

    杜忆瑾听到这里也有些明白了,她接着道:

    “这样的话,今年买不到人,来年就更加想买了,咱们今年种的核桃,在来年也能收获了,咱们那些核桃有可能直接卖出一个高价!”杜忆瑾兴奋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