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四十一章
    龙舟赛结束后,皇上便摆驾回宫了,赏赐是第二天早朝上公布的。

    两岸人多,一副龙身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站在光天化日之下,皇上就算不为自己的性命着想,也得为天下百姓着想对吧!也得为心惊胆颤,草木皆兵的侍卫们着想对吧!也得为满朝忠心耿耿的文武百官着想对吧!

    光天化日之下,将真身暴露于人前,万一有刺客怎么办?所以皇上,皇后,太后很快便回宫了。

    皇上离开了,淮江河上的热闹还在继续,帝都城的百姓开始了他们的龙舟赛。

    晓儿她们是跟在皇上的车马后面回城的。

    上官玄逸得护在皇上身边,所以没有和晓儿坐一辆马车。

    回到升平侯府后,吃过午饭,晓儿便回自己屋睡觉了。

    这些天天天划龙船,今天更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快累死她了。

    这一睡,便睡了一个多时辰,她是被鞭炮声吵醒的。

    端午节除了有龙舟赛的习俗,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烧香祭祖的,形式也简单,就是摆上一些祭品供奉在祖先牌位上,点上香烛,敬上茶酒,末了再放上一串鞭炮,以取日子过得像鞭炮一样响亮之寓意。

    今天因为皇上出城,城内都严禁放鞭炮,免得惊扰了御驾,以致百姓们现在才开始祭祖,放鞭炮。

    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城郊某处传开,震惊了整个帝都城。

    晓儿正用布巾抹脸的手顿了顿,然后她快速将脸上的水抹干。

    “杨梅,派人去打探一下那一声巨响是怎么回事?”

    杨梅应声下去安排了。

    隔了没多久,巨大的爆炸声再度出现,空气中都有一些黑色的火灰飘落。远方的天空中出现滚滚浓烟。

    晓儿想到了炮竹作坊爆炸,这可是一桩惨事。

    赵勇打探到消息后立马便赶回来了,原来是城郊某座炮竹作坊爆炸了。

    晓儿看着他努力的压抑自己的兴奋,有些不明所以,爆炸他兴奋个啥?难道炸死了他的敌人?

    “是不是许多人伤亡?”

    “今天是端午节,作坊的人大多数都放假了,作坊中只留下了几个看守的人。只是厉明军不知道为什么会去了作坊,受了重伤,厉明军的两个小厮当场炸死了。”

    她想她终于懂他的兴奋了!

    “作坊是厉家的?”如果说这是意外,晓儿怎么样都不相信的,不过上官大哥的动作真不是一般大。

    “是的。”赵勇点了点头。不是厉家的他兴奋个啥!

    “炮竹作坊爆炸,威力应该很大吧,附近的人或物有没有受到影响?”晓儿继续问道。

    虽然有所猜测,觉得上官玄逸不会是一个枉顾无辜人性命的人,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有,曾经有炮竹作坊爆炸,伤亡很重,朝廷便规定炮竹作坊不能建在人口密集的地方。作坊附近原来有两户人家,前段时间也搬走了。”

    主子做事,从来都是冤有头债有主的,怎么会连累无辜!

    晓儿听了这话点了点头,那就是只有厉家的人员有伤亡了!

    赵勇兴奋得太合理了,果然忠心耿耿。

    “厉明军的伤势如何了?”晓儿又问道。

    “厉明军一只手被炸断了,浑身是血。”赵勇打探到这消息时,更佩服六皇子了。

    晓儿:上官大哥太狠了。

    厉明军害自己烧伤了一只手,他直接炸掉了他一只手。

    幸好自己不是她的敌人,是他的恋人。

    上官玄逸这种人他会对放在他心中的人很好,同样也会对他的敌人很狠。

    既然是厉家的事,晓儿便不管了。

    一家人在吃晚饭的时候,厉明芳找上门了。

    晓儿让人将她带到花厅,她慢慢吃完了饭,喝过茶后,才走去见她。

    厉明芳心急如焚地在花厅里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她感觉自己鞋底都走穿了,也没有人出现。

    她心里的无名火起:“升平侯府就是这样待客的,还有没有礼教了?”

    杨柳守在门外客气地方道:“厉姑娘请稍等,已经派人去请我家姑娘过来了。想来她是有事耽搁了!”

    睿安县主这是彻底不将她放在眼里,不将厉家放有眼里了?她凭什么!

    好歹她曾当过一名副将,又是未来三皇子妃,居然一点脸子也不给,晾她在这里半天。

    厉明芳又走了一圈,实在等不下去了,她刚想走出去。

    晓儿便缓步走了过来。

    “睿安县主,好大的架子。”厉明芳尽力压抑自己满腹的火气,但还是忍不住埋怨道。

    “刚才我在吃饭,丫鬟们不敢打扰我吃饭,便等我吃完饭了才进去通传,让厉姑娘久等了。”晓儿不冷不热地解释了一句。

    厉明芳听了差点没有吐血!自己在这里等,喝了一肚子茶水,她却在那里慢条斯理地吃饭!吃的是宫宴吗?一吃便吃一个时辰!

    她一定是故意的。

    只是自己有所求,她不得不低头,厉明芳心里有些委屈。

    她早就去忠勇侯府找过狄绍维了,可惜狄绍维没有见自己,她让下人去传话说想要求取一粒之前狄绍维拿去军中救了她和她爹的救命良药,狄绍维派人说没有了,那药全都用光了。

    这话她自然是不信的,她觉得是因为上次明静雅落湖的事件,狄绍维对厉明军心存芥蒂了,他不愿再帮自己了。

    她知道狄绍维那些药是从睿安县主那里得到的,明军伤得太重,狄绍维又不愿意见她,她只能求到升平侯府来了。

    她万万没想到睿安县主会让她等了一个时辰才出现!

    如果不是她手中有救命良药,心高气傲的她早就走人了!

    她不相信睿安县主没有听说厉明军身受重伤的事!

    所以她一定是故意的!

    但是更让厉明芳觉得憋屈的是,明知她是故意的,她也得忍了!

    厉明军的伤势太重了,太医都说已经尽力了!

    若是明天早上醒不过来,那便回天乏术了。

    厉家就只有明军一个男丁了,他绝对不能有事的!不然不久之后,她都可以预见厉家将会如何的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