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厉明芳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平常:“没有关系,是我来的不是时候,睿安县主你那里还有救命良药吗?明军的事,我想你应该知道了,太医说若是今晚他醒不过来……”说到这里厉明芳哽咽了,竟有些说不下去。

    “我是听说,只是厉姑娘也知道,那些药丸早就没有了!当初在西月国,我身受重伤,因为没有药丸救自己的命,才会昏迷不醒的。”

    当时厉大将军是知道这事的,晓儿相信,厉明芳也知道的。

    “可是婉如郡主被火烧伤了,睿安县主不也是给她一瓶药丸和膏药吗?”厉明芳听了这话却是不信的,上官婉如可是说睿安县主给她的药,简直是灵药,她脚上的皮肤都被火烧焦了,吃了睿安县主的药和涂了那药膏,七天就好了,连疤痕也没有留下!

    这些话上官婉如自然不会和她说,是她自己去美容院时,遇见了上官婉如和古琦琪,听到了她们的对话,才知道的。

    晓儿听了这话,心里问候了上官婉如这个疑似蕾丝边的大嘴巴一百遍。

    药好用,她自己知道就行了,还到处宣传,弄得人尽皆知!

    这不,麻烦就上门了!

    “婉如郡主说话太夸张罢了,她的伤势不算太重。再说那些是专治烫伤的药,所以效果比一般的药要好。但这种药需求量不大,而且药材实在太难找齐了,今年才生产了两瓶,我和婉如郡主都受了伤,所以那烫伤药都用完了。”

    “睿安县主,救人一命胜做七级浮屠,算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明军吧。他是我们厉家的希望啊!你一定有办法的!”厉明芳上前试图拉住晓儿的手。

    晓儿避开了,她摇了摇头:

    “厉姑娘我这里真的没有药了。”

    “睿安县主你真的不愿意帮忙吗?”厉明芳见晓儿一点也不愿意松口,也不愿意低声下气了。

    “是无能为力。”她怎么可能去救一个试图害死自己的人,自己的药丸拿去救一条狗,那狗也会给自己看门,会对自己摇尾巴。

    若是救厉明军,他也不会感谢自己,若是厉明军醒了,发现他没了一只手,说不定他还会怪自己没将他的手也接上,她为什么要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再说,这可是上官大哥帮自己报仇,自己现在却拿出药丸去救他,那不是打上官大哥的脸吗!

    厉明军心术不正,锱铢必较,是非不分,若是他日为将,也是一大祸害罢了。

    现在正好,就算他命大,捡回了一条命,断了一只手的他也不可能再有出息了。

    厉明芳深深地看了晓儿一眼走了!

    沈晓儿不就是仗着六皇子的喜欢,所以才敢这样无视自己的!

    她不要忘了,她也是未来的三皇子妃!

    她们的身份是平等的!

    若是以后自己当上皇后,她倒要看看沈晓儿敢不敢如此无视自己!

    那时候,还不是自己要她向东,她便得向东!

    厉明芳带着满腔怒火回到厉家。

    厉老太君满怀期待地看着厉明芳,“药拿到了吗?”

    厉明芳摇了摇头:“药丸没有要到,他们不愿意给。”

    厉老太君的身子晃了晃:自作孽啊!

    厉夫人问了厉明芳事情的经过,厉明芳一五一十都说了。

    厉夫人立即便骂了句:“都是忘恩负义的主!幸好你和他的婚事退了,不然就是跳入火坑了!三皇子听说了明军的事,派人送来了不少药材,看看这才是有心的,这一对比,谁好谁不好立马便分出高低了。睿安县主也不是一个好东西,她以为她是谁啊!居然敢要你等她等了一个时辰!真以为有六皇子撑腰便了不起?!等以后你成了皇后,我看她会不会跪下来给你舔鞋底!”

    “你嘴上是没把门的吗?什么话都敢说!”厉老太君生气道!

    “我说的是事实!相公手握重兵!三皇子有此助力,将来……”

    “够了,闭嘴!”厉老太君大声阻止!

    这些话是可以这样光明正大地说出来的吗!

    厉夫人也知道自己失言了,便没有再说下去。

    “救命良药,谁家也不会轻易拿出来的,这事怪不得别人!你自己想想若是你手中有这么好的药,他们求上门你会不会拿出来!”

    厉夫人:怎么可能!她恨不得他们死呢!

    “娘亲,以后别乱说话!祸从口出!现在西月国已经被我国占领了,西北没有了战事,正所谓鸟尽弓藏,咱们的一言一行更加要注意,别给人落下了话柄!”厉明芳想到睿安县主的态度便生气,他们家一定不能被比下去了。

    厉老太君点了点头,看来明芳也长大了:“明芳说得对,正是该如此。”

    厉夫人却不以为然,西北战事平了,不是还有南宫国,东晋国,倭国,海外的国家吗?有人的地方便会有争斗!闵泽国又怎能少了她那骠勇善战的相公!

    “明军有没有清醒过?”厉明芳看着躺在床上,被包成粽子一样,一动不动的弟弟,心痛地问道。

    提起这事,厉夫人又伤心了:“没有,现在还发烧了。”

    “太医怎么说?”厉明芳皱起了眉头,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果然很烫!

    “那些太医能说什么,他们说来说去不就是说那些话吗!一群饭桶,一点本事也没有!”

    “太医开的药吃了吗?”

    “吃了,只是效果不大。”

    厉夫儿在一旁骂骂咧咧的,厉明芳则在想办法怎样救自己的弟弟。

    厉老太君想不明白自己的孙子那个时候去作坊干什么便问道:“今天是端午节,明军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在作坊,作坊为什么会爆炸的?是意外还是人为?这事派人去查了吗?”

    厉夫人听了这话才止住了哭泣:“还没有,我现在派人去查。”

    刚才一直顾着担心厉明军,将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

    厉夫人擦了擦眼泪,走了出去。

    跟着厉明军一起去作坊的两个小厮都没命了,也不知道端午节时候,他去那里干什么?厉明芳心中也觉得奇怪。

    而且除了厉明军身受重伤,两个小厮为了保护厉明军死了,看守的人也受了一些轻伤,附近不是还有两家人的吗?怎么没听说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