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厉夫人上前去拉着他余下的一只手,阻止厉明军砸东西,却被他一下子甩了出去,头撞在凳子的尖角上,血立马便流出来了!

    厉明芳见状,大喝一声:“够了,你想死,别砸东西,直接撞墙吧!”

    厉明军见自己的娘亲都被自己误伤了,他停下手,蹲在地上,忍不住哭了起来。

    “娘亲,我以后成了废人了。我的手没有了,我成了一个废人!”

    “我的儿,你别这样,你这是要我的命啊!只要有命在就好了!你不知道你姐为了你,四处向别人求药,才救回你的命吗?”厉夫人忍不住上前抱着厉明军哭了起来,她头上的伤也不顾了。

    厉明芳看着抱在一起大哭的两人头痛,她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金创药,撒了一点在厉夫人头上的伤口上,帮她包扎了一下。

    厉夫人看着没有一只手的厉明军,垂泪,她可怜的儿子。

    好一会儿,两人才冷静下来。

    厉明芳这时开口问道:“明军那天你为什么会去作坊?你让作坊的人做那些巨型炮竹是想干什么?”

    厉明军听了这话眼神闪躲,开始支支吾吾起来:“没想干什么啊,就是,就是想拿来玩玩。”

    拿来玩玩?还是小孩子吗?厉明芳一点也不相信。

    大概是刚在自己也是这样回避厉夫人的问题的,所以厉明芳一见厉明军这表情就知道他是心虚做坏事了。

    “玩什么?那东西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

    “我是想着拿回家放的,那样才够响亮啊!”厉明军依然不肯说真话。

    “明军,有什么事,你可别瞒着我,不然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譬如你若是再受伤,我可不管了!你别想我会再去求人拿药!”厉明芳见自己的弟弟对自己都不说真话,有些生气了,她为了他,可是连偷东西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了!

    那件事是不能说出来的,厉明军是绝对不会说的:“姐,我真没骗你,我是真的想拿回家放的。哎,我头晕了,我得躺躺。”

    厉夫人见状赶紧开口道:“好了,别问了,你怎么就不相信自己的弟弟的,明军快躺回床上休息一下。”

    厉明芳将信将疑,但是她见厉明军的气色不好,便没有再追问。

    第二日,狄绍维和晓儿都知道厉明军大好了。

    那药丸原来真的是厉明芳偷了,看来,厉明芳这个人的素质,她得从新丈量一下了,晓儿心想。

    傍晚的时候,上官玄逸和沈承耀一起走进了升平侯府。

    两人就着落日的余晖,坐在花园的石桌旁聊天,晓儿一边给上官玄逸泡茶一边问道:“上官大哥,厉明军的事是你设计的吗?”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他接过晓儿泡好的茶尝了一口,觉得一日的疲倦都随着这口茶落肚消失了。

    “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法子的?是用什么方法让厉明军端午节那天还去作坊的?”

    “我只是将计就计而已。厉明军让炮竹作坊的人做了几个巨型炮竹,他本来是想将那些巨型炮竹,在端午节那天拿去温泉度假山庄将那些盖了一半的别墅炸了的。”上次晓儿烧伤了手后,上官玄逸便派人暗中留意厉明军的行踪,他的人听到了厉明军的打算,他便决定将计就计了。

    晓儿听了这话脸都黑了,端午节那天,因为有龙舟赛,温泉度假村的工人也是放假的,若真的被他炸成功了,自己不就亏大了!厉明军简直不是人!报复心太强了!

    “不仅如此,厉明军本来还安排了人在端午节那天往你的马车丢鞭炮,让你的马儿受惊,那样就算你没从马车上摔下来,也能让你的马车冲撞了御驾。”说到这里上官玄逸露出了一个冷笑,既然他如此心狠手辣,就不要怪他没有手下留情了。

    难怪那天皇上外出期间下令禁止燃放鞭炮。

    晓儿听了这话觉得这么大的爆炸也没有炸死厉明军真的太可惜了,果然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上官大哥,我是不是梦游时,挖了厉家的祖坟而不自知?为什么厉明军要害我?难道就因为御花园那一次我说的那番话,他就对我怀恨在心吗?这也太小气了吧!”

    “他就是那种睚呲必报的人。”那次晓儿是第一个站出来指证他的,他能不怀恨在心吗!

    “上官大哥,厉明芳偷了狄大哥的药丸,救了厉明军一命!”说起这事晓儿郁闷极了,她空间里的药丸,救了敌人一命,她能不郁闷吗?现在想想都想去撞豆腐。

    “倒是没想到厉明芳还长多一只手了,真是好本事!”上官玄逸听了这话顿了顿才开口道,他还以为厉明军这次活不成了,他倒是命大,可惜了他家丫头的宝贵药丸了,狄绍维那家伙也是,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可以被偷了!

    “下次不要再给那家伙药丸了!”

    “不给了,浪费我的药丸!那可是十年才能制一次的,十年之内吃一颗,便少一颗!”晓儿心痛道。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又想起晓儿被自己插了一刀的事,他伸出手拉着晓儿的手:“药丸不要再随便拿出来用了,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要用了,十年太长了!”

    有许多病太医都可以治的,只是过程慢点,但不会要命,总比遇到要命的情况时没有药可用了好。

    “上官大哥厉家还有另一个炮竹作坊吗?你再去弄一场爆炸吧!”晓儿心中的郁闷难解,孩子气道。

    上官玄逸听了她这孩子气的话笑了:“不急,最近西月国余孽猖獗,已经发起多次暴乱了,厉大将军已经出兵平乱过两次了,父皇正准备嘉赏厉家,厉明军接连出事的话,父皇便不得不安排大理寺的人去查了。”

    上官玄逸用只有两人能听得见的声音又对晓儿说了一句话,晓儿听了这话心中一惊,然后点了点头。

    “咳咳......”景睿来到两人身后看着肩膀靠在一起的两人皱了皱眉头。

    晓儿赶紧将自己的手从上官玄逸的手中抽出,站了起来:“大哥,是不是可以吃饭了?”

    “是可以吃饭了,不过我以为你们有情喝茶也饱了!”景睿瞪了两人一眼。

    晓儿:这名句景睿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