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第二天厉明芳和厉夫人被人倒了一身夜香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帝都城。

    晓儿听了颇觉可惜,她还以为有那言官的夫人在,厉明芳所做下的事会臭名远播的,现在的确是臭名远播了,不过此臭名非彼臭名啊!

    实在是被夜香倒了一身的事,太过令大震惊了!

    想起那日厉明芳和厉夫人的恶心样,晓儿又不厚道地笑了,不管哪个臭名,只要远播了就好。

    估计她们好几个月都吃不下饭了。

    就是不知道二皇子大婚,她们有没有脸出来见人了。

    晓儿一边给阮卫珍做衣服一边心想。

    “姑娘,夫人请你过去正院一趟。”此时紫荆走了进来行礼说道。

    “娘亲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晓儿听了这话,放下手中的针线,站了起来。

    “东晋国那边来信了。”

    “哦,那二姑娘派人去请了吗?”

    “已经派人去请了。”

    晓儿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加快脚步往刘氏所在的院子走去。

    晓儿到的时候,韵儿已经到了。

    “娘亲,是日哥儿又来信了吗?这次给我们捎带了什么好东西?”

    日哥儿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信,顺便送来许多东西,有布匹,玉石,吃食,或者东晋国才有的特产和小玩意。

    “总是惦记着日哥儿的东西,也不见你捎点东西给他!”刘氏佯怒道。

    “日哥儿才不会稀罕我的东西,他稀罕的是韵儿的东西,娘亲应该叫韵儿多送一点!”

    韵儿听了这话脸红了,她忍不住伸手打晓儿:“姐姐就会取笑我!”

    晓儿笑着躲开了:“我猜猜日哥信中说了什么吧!我看韵儿满脸喜色,该不会是日哥儿要来了吧!”

    韵儿听了晓儿的话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有这么明显吗?

    晓儿见韵儿这样子笑了:“看来我是猜对了。”

    “就你最会猜,”刘氏笑着啐了晓儿一口。

    “我向来神机妙算!”晓儿笑着拿起桌上已经开封的信来看。

    方文日,现在应该称呼诸葛文日,诸葛文日的确要来了,他是跟随他爹来参加上官玄昊的婚礼的,同来的还有东晋国的另一位皇子诸葛瑾泉和公主诸葛美玉。

    晓儿瞬间便有了一种冤家路窄的感觉,来参加别国皇子的婚礼而已,需要来这么多人吗?怎么不干脆凑够一张桌子十个人!晓儿在心里腹诽。

    上官玄昊的大婚日子渐渐近了。

    某日,天已经齐黑,家家户户的大门已经紧闭了,一辆又一辆低调的马车来到升平侯府门外,为这条寂静的街道带来了热闹,邻居的门房听到动静都忍不住打开了门,出来看热闹。

    升平侯府家是来了什么人?为什么有这么多马车!

    诸葛文日从其中一辆马车跳了下来,亲自敲响了这个曾给他无限温暖的家门。

    门房打开了猫眼,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二公子回来了!

    他赶紧打开了门,高兴道:“二公子,你回来了!”

    “快,快去通知老爷和夫人,二公子回来了!”

    日哥儿听到这一声称呼眼都红了,这是他的家,无论出门多久,外貌变得如何了,回来后,敲响家门,家里的人第一眼便会将自己认出来。

    他忍不住温声道:“是的,我回来了。”

    日哥儿让门房将角门全打开,让那几辆马车进来,这些都是他带给大家的礼物。

    晓儿一家人正在吃晚饭,听到消息全都跑出来迎接了。

    日哥儿看见沈承耀和刘氏,立马便快步来到两人跟前,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并叩头,“日哥儿拜见沈叔和婶婶。”

    沈承耀赶紧拉他起来:“日哥儿快起来,当不得这样大的礼。”

    日哥儿现在的身份可是东晋国的太皇孙,就是见着皇上也不用行这样的大礼,沈承耀如何能受他的礼。

    日哥儿站了起来。

    相互见过礼后,日哥儿便将眼睛放在韵儿身上移不开了。

    几年不见,韵儿长得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漂亮多了。

    韵儿也看着日哥儿,由男孩子变成少年的日哥儿,稚气脱尽,英俊多了,比希儿口中的宫梓轩还要英俊,韵儿心想。

    希儿生性聪明,记忆力过人,对这个在她小小年纪便离开的哥哥依稀还有一点印象,再说,每年日哥儿都会送很多年礼给她们家,她有很多玩具都是日哥儿送的,所以她怎么可能会忘了日哥儿是谁。

    希儿一把上前抱住日哥儿:“日哥哥,你长大了怎么长得这么漂亮啊!”

    希儿是典型的颜控,看见美男子,就移不开双眼了。

    七岁多的希儿身高只到日哥儿的腰际,日哥儿依依不舍地将目光从韵儿身上移开。

    他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我家小希儿长高了不少,都成美人胚子了!”

    以前还经常抱在怀里的小姑娘也长大了,日哥儿感叹。

    “真的吗?可是我觉得我不够两个姐姐漂亮!”希儿郁闷道。

    “希儿也很漂亮。当然还是他的韵儿最美。

    “你骗我,日哥哥回来,只将眼睛放在韵儿姐姐身上,六皇子来了只将眼睛放在晓儿姐姐身上,都没人将眼睛放在我身上。”希儿郁闷道,可见自己长得不够美。

    日哥儿:“……”

    韵儿因为希儿的话闹了一个大红脸。

    晓儿听了笑道:“谁说希儿没人看?七皇子的眼睛除了放在你身上,就从来没有看过其它人一眼啊。”

    “可是燿哥哥人虽好,但长得惨不忍睹啊!”

    “怎么说话的!”刘氏瞪人。

    晓儿憋笑,在心中为小胖子七皇子点了一根蜡。

    日哥儿看了一眼韵儿,无比庆幸韵儿没有爱看美男子这一嗜好。

    “我说的是实话!”希儿嘟嘴。

    “好了,日哥儿刚回来,饭都没吃吧,咱们赶紧进去吃饭!”刘氏对这小女儿表示深感无力。

    她都不怎么敢带她出门,有谁家的孩子,看见稍微长得好看的男子,就屁颠屁颠的往前凑的,年纪还从五岁到五十岁不限的!

    她的脸都丢尽了!

    “有谁会瞪着一个男人看的。好看也不许看,只许看你爹我懂不!”沈承耀生气道。

    “不要,爹不好看!”她才不要荼毒自己的眼睛,破坏自己的审美能力。

    沈承耀:……

    还是和日哥人说话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