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二皇子大婚,帝都城大街几乎家家户户门外都挂上红灯笼,图个喜庆,沾沾喜气。

    顺天府府尹大人的府中更是到处张灯结彩。

    这时天还没大亮,但街道上已经很热闹了。

    迎亲队伍吹着喇叭一路往阮府走去。

    皇子大婚,礼节繁琐,钦天监选定的迎亲吉时,多为天还没亮之时,预足时间,来完成各种各样的礼节。

    “来啦,来啦,二皇子来迎亲啦!”有一个丫鬟跑着进来通告。

    晓儿赶紧让人关上屋子里的门。

    “姐妹们,待会儿每人不拿够一百两可不能开门啊!”

    “睿安县主,你是二皇子派来的奸细吧!一百两哪里够啊!一千两才行!姐妹们,每人拿够一千两才能开门,知道不?”

    晓儿在心中替上官玄昊默哀,一千两一个人,上官玄昊这个只顾研究生草药不顾经营银子大计的人,估计会囊中羞涩了!

    二皇子带头,身后跟着一群青年才俊,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

    “新郎官来了,快开门,别耽误了吉时!”上官玄骏上前拍门道。

    “先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两银子出来再说!”上官婉如开口道。

    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两银?上官玄昊听了这话,噎了噎口水,今天估计是取不到媳妇了!

    不对,这辈子估计都娶不上了!他压根就没见过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两银子是长什么样子的!

    赵佑威拿出一个十两的金元宝,敲了敲门:“金元宝来了,快开门。”

    晓儿将门打开一条小缝,露出了半张小脸,她眼明手快的夺过赵佑威手中的金元宝,迅速“呯”一声关上门。

    赵佑威还以为开门的会是上官婉如,没想到会是自己藏在心底里的人,他愣了一下,金子便被夺走了,门砰一下在自己眼前关上。

    那速度也太快了一些。

    赵佑威身边的兄弟手指才刚触到门板,门便关上了。

    “佑威,金元宝得抓紧一些啊!”

    “对啊!少点银子去喝酒!”

    “婉如,快点开门,回头大哥让二皇子私下给你一千两银子!”上官瑞浠开口道。

    “世子,你不用费口水了,我们这里没有内奸,二皇子一千两银子就想抱得美人归,别作梦了!先拿一万两银子出来再说。”晓儿开口道。

    “对拿一万两,我们就开门!”上官婉如道。

    “给她们一万两银票。”上官玄昊听了这话爽快地道。

    还是丫头对自己好,一万两银子可比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两银子,少了九千九百九十八万两!

    “姑娘们,这次一定要将门打开了,一万两都给出去了,再不开门,咱们可没有银子给了!”赵佑赫大声喊道。

    “对啊,我们身上只带了一万两,再不开门,咱们就得回去拿银子,这一来一回便会耽搁了吉时了。”上官瑞浠道。

    “废话少说,一万银票先拿来再说。”傅然慧道。

    上官瑞浠捣出了封有一万两银票的红包敲了敲门。

    晓儿同样打开了一条门缝,迅速夺走了红包。

    男子们刚想用力将门推开,门又被里面一股大力关上了。

    男子们不满了,使劲拍门:“怎么拿了一万两都不开门啊!”

    “对啊,吉时到了,快开门吧!”

    晓儿:“不急,再考二皇子几个问题就开门了,答出来三个就开门了!”

    “什么问题?”上官玄昊听到晓儿这话,莫名的开始出冷汗。

    实在是平日总是拿晓儿来逞口舌之快,担心她报仇啊!

    “卫珍最喜欢是什么颜色?”

    上官玄昊听到这个问题,感动得快哭了!

    他决定以后将晓儿当娘亲一样对待!

    “紫色。”总是见她穿紫色的衣服,应该是紫色吧!

    上官玄昊说出答案后又不确定了。

    “答对了,下一个问题,你们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情况下?”

    上官玄昊无语,这他怎么可能记得,他想了想,祭天大典之前已经见过了,但那次是第一次?

    祭天大典后,执信学院开学后才经常在学院遇见,第一次见脸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情况下啊!

    上官玄昊看向上官玄逸:你媳妇这么难应付,小心你成亲时,我报复回去啊!

    上官玄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若无其视的移开了视线。

    连第一次看见自己媳妇的情况都记不起来,活该娶不上媳妇!

    上官玄昊瞪了上官玄逸一眼,这还算是兄弟吗?

    上官玄昊四处向身边的人求救:谁知道啊!

    上官玄骏想起上官玄昊十岁时救起了一个落水的五岁小丫头,那时阮大人还不是顺天府尹,但他记得那丫头叫阮大人做爹的。

    上官玄骏低声对上官玄昊说了几句。

    上官玄昊这才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第一次见面是阮姑娘五岁的时候,当时她因为贪玩掉到河里了,是我救了她。”

    晓儿看向阮卫珍寻求答案。

    阮卫珍点了点头,她的眼睛忍不住红了,她以为他早就不记得了。

    英雄救美?难怪以前总觉得阮卫珍对上官玄昊那家伙特别有好感,原来是救命恩人!

    “最后一个不是问题,是要求,你按要求做了,咱们就开门了。”

    丫头手下留情啊,上官玄昊听了这话在心里哀嚎。

    阮夫人在屋里忍不住提醒几位姑娘,“吉时快到了,别耽搁了吉时啊!”

    自己的女儿到底是嫁给皇子,阮夫人担心她们玩得太过了,会惹上官玄昊不快。

    “阮夫人放心吧,我们心里有数的。”晓儿安慰道。

    “对啊!不让男人知道媳妇是很难娶的,他们以后如何知道疼爱媳妇!”上官婉如附和道。

    阮夫人无语了,只希望上官玄昊不会不耐烦。

    “最后一个要求就是唱一首歌,以表达你对阮姑娘的仰慕之情吧!”

    上官玄昊听了这话想冲进去杀了晓儿的心都有了!

    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明知自己最讨厌就是唱歌了,他五音不全。

    “丫头,我不会唱歌啊!”

    “那便作一首情诗吧!”

    上官玄昊想哭。

    他什么时候会作情诗了!

    他只会背生草药歌!

    上官玄昊赶紧看向景睿和上官瑞浠等人:兄弟们,帮帮忙啊!

    兄弟们:是你娶媳妇,还是我们娶媳妇啊!自己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