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晓儿跟着脸色一变:“快跑!”

    上官玄逸和白虎也有了默契,他拉上晓儿的手,两人迅速施展轻功离开。

    后来上官玄逸觉得晓儿的速度太慢了点,改挽住她的腰,将她抱起,加快速度离去。

    晓儿:这武功究竟需要练到什么时候才能追上某人!

    狄绍维刚想坐下来,休息一下,白虎已经跑出几米外了,他想也不想就施展轻功跑了起来。

    其他人也没有迟疑的迅速往船所在的方向跑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跑,但那白虎仿佛遇上洪水猛兽一样,跟着跑总不会错的。

    很快身后便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一声近过一声。

    大家都不敢回头,只管拼尽全力的跑,每次双脚落地,他们都能明显感觉到脚下的土地震动得更加厉害了!

    然后他们便恨不得能多长一双翅膀,可以跑得更快了!

    晓儿有人抱着倒是回头看了一眼,火光冲到半天高。

    这些黑衣人到底在这座岛埋了多少炸药?这是打算将整座岛都炸了吗?

    好不容易跑到岸边的他们,却因为身后的爆炸声太近了,他们连船也不敢上,直接跳海了,然后迅速向远处游去。

    “上官大哥,我自己游!”晓儿一下水便挣脱上官玄逸的怀抱,自己游了。

    直至游出很远,大家才敢回头看。只见整座蝙蝠岛被炸开了,水花和乱石被炸得半天高,然后整座海岛便被淹没了。

    海面慢慢恢复一片平静,如果忽略水面上漂浮的垃圾,还挺有美感的。

    上官玄逸看着平静的海面,眼神晦暗不明,据他得到的消息,厉家私造兵器应该就是藏在这座海岛上的。

    “现在怎么办?我们的船也被炸得不知所踪了。”狄绍维用手一抹脸上的水问道。

    “游到最近的岛屿。”上官玄逸说完便带着晓儿率先游了起来了。

    晓儿:“上官大哥要不我们比赛看谁游得快好吗?”

    “好。”上官玄逸对晓儿这些不会危及她身心健康的要求,向来都是言听计从的。

    狄绍维:“……”这两人真是够可以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比赛!

    哪来的闲情逸致!欺负他媳妇不在身边吗?

    等回到帝都,他绝对要带上静雅和他的闺女,好好的在上官玄逸面前炫耀一番。

    风轻觉得这法子好,有比赛作为名头,游起来也没有那么无趣了。

    “只弟们,咱们也比赛一下,谁输了就请大伙儿去四季酒楼吃一顿佛跳墙。”

    请大伙儿去吃佛跳墙?这么多人去吃佛跳墙,没有几百两能结得了帐吗?这不是将娶媳妇的银子都用上了?那怎么能行!

    大伙儿听了这话使劲游起来了,简直比刚才逃命还要卖力。

    从一个海岛游向另一个海岛,那可是马拉松式的游泳比赛。

    游着游着累极了的晓儿心想:以后得在空间里放一艘船,以防万一。

    这个世界真大,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远处有一艘渔船经过,将他们救起了。

    ……

    差不多同一时间帝都城城外,山神庙

    沈承耀天还没亮就带着二十万两银票出城,来到山神庙,他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才将二十万两“银票”放到了神像下面,然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沈承耀并没有走远,他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从沈承耀出城,便有人暗中跟着沈承耀了,看见他身后的确没有人跟着才放下心来,然后他看着沈承耀放下银票后,又躲在暗处,心中更是定了几分。

    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爹应该会有的行径,若是他放下银票,便走人。他就不得不怀疑那些银票是假的,或者暗有埋伏了。

    不过就算如此,他们也早有准备!

    太阳升起来后,一个小男孩跑进了山神庙拿起了那叠银票,然后便跑了出去。

    沈承耀傻眼:小男孩?!那些人太狡猾了。

    沈承耀赶紧跟在小男孩身后,想要看看那小男孩究竟将银票给了谁。

    小男孩怀里踹着巨额银票,跑到淮江河边,捡起了一个羊皮水袋,将那二十一万两一张的巨额银票塞进了羊皮水袋中,封好袋口,然后用力丢向淮江河中。

    淮江河中,那个羊皮水袋顺着水流,流向远方。

    风扬看着河里的羊皮水袋眉头一皱,他的视线放在远方,然后迅速做出应对。

    风扬还对路上一个挑担子的货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货郎便开始沿河岸叫卖起来。

    沈承耀再也不淡定了,他赶紧跑了出来,上前抓住那个小男孩:“是谁让你将那些银票丢到河里的?”

    小男孩见有人抓他吓了一跳,他听了沈承耀的话快哭了,那些是银票吗?完了!这人不会要自己赔银票吧!

    娘亲说过每一张银票都代表很多银子的。

    “那些是银票吗?我不知道是银票啊!是有一个满脸胡子的大叔给了我一吊钱,叫我拿了神像下那一叠纸,放到牛皮水袋里,然后丢到河中央的。”小男孩哭丧着脸。

    “那满脸胡子的大叔呢?”沈承耀听了这话四处张望。

    小男孩四处看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不见了。”

    沈承耀听了这话皱紧了眉头:这孩子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小男孩见沈承耀还是捉着他不放,担心他要自己赔那些银票,他将那一吊钱给了沈承耀。

    “大叔,这一吊钱我给你,我真的不知道那胡子大叔去哪里了!你放过我吧!”千万别要他赔银票啊!

    这时突然闯出一个妇人:“喂,你抓着我儿子干嘛!”

    沈承耀回过神来,松开了手:“不用了!”

    男孩见他不再捉着自己,赶紧拉着自己的娘走人。

    “娘亲,快走吧!我不小心将人家的银票丢到河里了!”

    银票?她家银子都没有一两,不要说银票了!妇人听了这话不用小男孩拉,自己便拉着小男孩飞快地跑了。

    沈承耀没有时间理会这对母子,他看着越漂越远的羊皮水袋,赶紧追过去。

    羊皮水袋在即将到达某条支流的交叉处突然间沉入河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