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二十三章
    狄绍维听了这话喷茶了,用内力生火,丫头这话也说得出!

    再雄厚的内力也不能生火吧!

    风轻和杨柳也觉得太扯了,什么时候内力能生火了!

    “好。”上官玄逸虽然不知道晓儿为什么这样说,但是他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让自己这样做的。

    上官玄逸抱住炉子,开始输送内力。

    狄绍维捂眼,这个傻瓜,真是对那丫头言听计从的!

    晓儿微笑着淡淡定定的看着上官玄逸。

    其它人看着两人一脸的自信淡定的样子,开始不淡定了,难道上官玄逸已经厉害到能用内力生火?

    传说中的练武奇才不是自己吗?什么时候上官玄逸比自己厉害那么多了?!

    在众人孤疑的视线中,一束火苗出现在众人眼前。

    不要说狄绍维等人诧异,就是上官玄逸这个当事人也是诧异的,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容易。

    上官玄逸将炉子放回地上。

    船主赶紧探头看过去,只见黑色的碳慢慢被烧红。

    还真的能够用内力生火?这人的武功……想到这里船主打了一个冷颤!真是什么想法都不敢再有了!

    船上的其它渔夫后背都冒出了冷汗,被海风一吹,透心的寒意散发出来,他们顿时清醒过来,真的是幸好发现得早!不然到底是谁劫杀谁都不知道了。

    晓儿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满意了,知道怕便好!

    因为晓儿故意弄的这一手,后来船主和渔夫对他们的态度不仅仅只是带有目的性的热情了,还带了一种小心翼翼的恭敬。

    其它人也感觉了这一变化,狄绍维对晓儿竖起了大拇指!她刚才一定是故意的!

    一场危机就这样消失于无形。

    回程船是逆水逆风行走的,要比来的时候慢上不少,半路上官玄逸收到飞鸽传书了,他打开信一看,瞬间身上的杀意便弥漫开来了,这让刚走进来,想问他们中午吃点什么的船主默默地退了出去,实在太恐怖了。

    晓儿探过头想看看信上写了什么,上官玄逸便将身上的气息收回,然后将信递给她。

    晓儿接过来一看,眉头皱了起来。

    狄绍维看两人的反应,很是好奇信中的内容,忍不住问道:“信上写了什么了?”

    “厉明芳死了。”

    “什么!怎么会死的?”靠!她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他的计划还没有施展开,她怎么就死了?他的仇还怎么报?这是想让自己憋屈一辈子吗?

    “信上说是风扬杀的。”

    “你下手也太快了一些!”狄绍维看着上官玄逸哀怨道。

    “不对,若是这样的话,你们两个为什么一脸便秘的表情?”狄绍维后知后觉补充道。

    晓儿听了这话本能地反驳:“你才便秘,你全家.....”不对,他的全家.....咳咳,祸不及妻儿,他全家都不便秘,只他一个人便秘好啦。

    “是因为五城兵马司杨大人将风扬抓了,说厉明芳是他杀的。”晓儿决定大度的不和狄绍维计较。

    “凤扬要杀厉明芳又怎么可能会被人抓到!”风轻皱眉。

    “让船主加快速度,我们尽快回帝都。”上官玄逸下令。

    ……

    船一靠岸,上官玄逸扶着晓儿下船,小福子便像看见救星一样冲过来,夸张地道:“主子,可算将你盼回来了!厉家的人快要将整个帝都城都闹翻天了!他们说你派人杀了厉姑娘,整天囔囔着要讨个说法!”

    “风扬怎么样了?”上官玄逸没有理会厉家的人如何,他只关心自己属下怎么样。

    “被关到刑部的地牢里,……”小福子等在这里就是为了第一时间告诉上官玄逸这事的进展的。

    ……

    上官玄逸刚回到六皇子府,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少卿便一起找上门了。

    上官玄逸正在沐浴更衣,足足晾了他们一个时辰,才出来见他们。

    两人一见到上官玄逸便恭敬地行礼,一点脾气也不敢表现出来。

    上官玄逸这副姿态和浑身释放出来的冷气,让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说出请他去大理寺问话的事。

    最后还是大理寺卿将头伸出去,准备捱上一刀。

    上官玄逸这时却开口了:“将风扬放了,他是按我的吩咐去办事而已。”

    “六皇子,杨大人亲眼看见风将军将厉副将杀了。厉家的人求到皇上处,誓要讨一个说法!皇上下令我们一定要彻查此事,不能让厉副将枉死了!”大理寺卿为难道。

    “你的意思是厉明芳是我杀的了?”上官玄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下官不敢。”大理寺卿被上官玄逸这一眼看得冷汗直冒,他是再也不敢请六皇子回去问话了,他没有勇气。

    刑部尚书暗暗庆幸刚才他没有出声。

    大理寺卿则瞪了这个老狐狸一眼,刑部尚书眼观鼻,鼻观心的当没有看见。

    上官玄逸冷哼一声:“如果厉明芳是风扬杀的,那便证明厉明芳是绑架睿安县主的真凶。风扬杀了她,也是死有余辜!如果不是的话,这事风扬便是被人陷害的,我还没向两位大人讨一个说法呢!滚!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尽快将真相查出来!”

    两位大人听了这话冷汗直冒,厉家要讨说法,六皇子也要讨说法,大家都向他们讨说法!他们究竟应该找谁给个说法?

    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两位大人灰溜溜的出了六皇子府。

    厉家人得到了上官玄逸回了帝都的消息,却没有人捉他去开堂问审,怒了,厉明军和厉夫人叫上族人,写上血书,拉横幅,一起聚集到刑部和大理寺门外抗议。

    横幅的内容无非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万千将领寒心”“满门忠烈,立下汗马功劳的巾帼英雄死得好冤!”“精忠报国,惨遭毒杀,报仇无门!”“冤有头债有主,誓要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

    厉大将军长年驻守西北,保家卫国的事百姓是知道的。

    他的女儿听说也立过汗马功劳,现在惨死,真凶逍遥法外,百姓对于这些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和士兵都是热爱的,于是自觉加入了示威的队伍中。

    大理寺卿看着厉家族人和凑热闹的百姓头都大了!

    他都快致仕了,怎么还弄出这么一桩大案出来!还让不让人好好的致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