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三皇子跳上围墙,刚想从墙上跳下去,墙外围成一个圈的土兵立马齐声高呼:“采花贼!哪里跑!”

    声音齐整,响彻云霄!

    三皇子被这一声响吓得直接便从围墙上掉下去,摔了一个狗啃泥!

    噗!

    晓儿和杨柳忍不住笑喷,两人差点从树上摔下去!

    这些士兵怎么将“采花贼,哪里跑!”喊出了:“保家卫国,责无旁贷!”的气势!

    三皇子摔在地上,上官玄逸便对士兵使了一个眼神。

    那些士兵瞬间便围上去对三皇子拳打脚踢起来。

    一堆人围着他

    “住手!住手……”

    “住手?采花贼最讨厌了!兄弟们给我往死里打!千万不要住手!不然以后不知道他又去祸害谁家姑娘呢!”风扬大声道。

    “对,狠狠的打,这种专门将人往火坑里推的人最该死了!”

    被关进牢里几天的恶气还没出完呢!住手?怎么可能!

    风扬一直想不明白三皇子为什么要杀厉明芳的!毕竟厉明芳死了,厉大将军也有可能不会再支持他了!毕竟风险太大!

    可是刚才主子说一会儿三皇子会从东晋国公主的闺房中逃出来,让他命令士兵将他当采花贼一样狠狠地打,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原来三皇子是找到更好的靠山了!

    一个将军拥有再重的兵,能有一个国家的兵力强吗?

    好一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三皇子!

    “别打!别打……”三皇子双手抱头,护着头的同时,也担心脸具被人打下来,认出他是谁,那样他苦心算计的一切便功亏一篑了!

    “别打?老子让你不采花,你采不采?!”一个士兵恶狠狠地道。

    他有一个姐姐就是当街让登徒浪子非礼过,损了名声,后来嫁给一个鳏夫,被那鳏夫磋磨至死的!

    长姐如母,他可是他姐姐带大,两姐弟感情可好了!

    后来他姐姐死后,他对这类登徒浪子般的人可憎恨了,见一次打一次,也是因为有一次追着一个登徒浪子打,被六皇子看见了,才得到了六皇子的赏识,有了现在的地位的。

    采花贼比登徒浪子更可恶,他怎么可能不将他往死里打!

    “别打,我不是采花贼,我是三皇子!”三皇子被如雨点般密密麻麻地落在躲上拳打脚踢逼得不得不亮出身份。

    没办法,他若是再不说出身份,这些士兵估计真的会将他打死!

    “三皇子?你骗谁啊!三皇子多守礼斯文的一个人啊!怎么会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风扬故意大声道。

    果然是斯文败类!风扬在心里补充一句!

    “对,三皇子是什么人啊,三皇子贵为皇子,他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需要干这种偷鸡摸狗,无媒苟合的行当吗?”

    这种下三流的事,可不就是三皇子那种表里不一的斯文败类所能做出来的事!风扬在心里补充道。

    偷鸡摸狗,无媒苟合?那谁是鸡谁是狗?诸葛瑾泉刚走出来,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青白交加。

    “这人绝对是冒充的,三皇子对厉姑娘多专情啊!厉姑娘过世后,三皇子在她的灵前不眠不休的守了三日,后来还说要给厉姑娘守坟七七四十九日,现在三皇子还在厉姑娘的坟头前过夜呢,哪能出现在这里!打,三皇子都敢冒充,给我狠狠地打!”风扬再次大声道。

    让你心术不正,让你虚情假意!让你栽赃陷害!自己的主子你也敢招惹!我打到你百口莫辩,有口难言,插翅难飞!风扬小心眼地想。

    三皇子听了这话算是彻底明白了,他赶紧将脸具拿下:“别打了,真的是我!”

    这些人绝对是故意将他往死里打的!他不亮明身份,估计今晚自己真的就得死在这些人的拳脚之下了。

    上官玄逸够狠啊!这样子趁乱打死自己,到时候父皇追究下来也是说不知道是他,以为真的是采花贼!

    是啊!谁能猜到堂堂皇子会去当采花贼!

    呸,不对!自己不是采花贼,自己和诸葛美玉可以两情相悦的!而且还是她投怀送抱在先,自己免为其难在后!

    三皇子将脸具拿下,士兵们一看那张斯文俊秀的脸,都停下手脚了。

    “还真有点像三皇子!”某位士兵不确定地道。

    三皇子听了这话,一口血便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什么叫有点像三皇子,他明明是货真价实的三皇子好吗!

    “三皇子,怎么是你?你不是应该在厉姑娘的坟头吗?怎么衣衫不整,裤子也不穿的爬上别人家闺女的床了?”风扬满脸吃惊的大声道。

    三皇子听了这话狠狠地瞪了风扬一眼,这仇他记下了,走着瞧!

    风扬挑衅地微微抬了抬下巴!本来就已经势不两立了,他又何需要惧他。

    三身子见此气得咬牙!

    诸葛瑾泉听了这话脸像墨鱼喷了一脸墨汁一样黑。

    他差点忘了,这人还为死去的未婚妻守坟呢!深情至斯,半夜又偷偷跑来他妹妹的闺房干什么!

    自己的妹妹嫁给这样表里不一的人真的会幸福吗?

    “两位皇子,你们有什么好交待的?”

    “又不是我家主子睡了贵国的公主。关我家主子什么事啊!要交待也是找三皇子啊!关我家主子什么事!”小福子听了这话不满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给了小福子一个赞赏的眼神。

    “放肆,你敢侮辱我妹妹!”什么睡了贵国的公主,他可以将话说得再难听一点吗?

    得到赞赏的小福子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继续道:

    “东晋国皇子,你误会了,我没有侮辱贵国公主的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啊!再说你刚才那样说话很容易让人误会的,你得向我家主子道歉,不然这话传出去,万一睿安县主以为我家主子和贵国公主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生气了怎么办!而且以后因为你的话传出贵国公主同时和两个男人不清不白的说法,对她的名声更不好吧!”

    小福子也是豁出去了,今天他不知道做错什么惹主子不高兴了,他得将主子哄回来啊!不然滚出去后,怎么滚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