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上官玄逸咳了咳:“不要什么人都将她和我说在一起!”

    他嫌脏!

    诸葛瑾泉气得差点没有杀人!他问的是他们东晋国的公主现在在闵泽国遭受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应该如何负责!本来他是打算故意问两位皇子,然后将这事情弄成是两个国家的事情的,但被这个小太监这样乱说一通,免得他说出更多坏自己妹妹名声的话来气死自己,诸葛瑾泉果断的调转头只看三皇子:

    “三皇子,你打算怎样负责!我妹妹可是东晋国的公主,她年幼不懂事,你也不能诱拐……”

    三皇子听了这话打断了诸葛瑾泉的话:

    “诸葛公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事你还是先问问公主吧!”

    “怎么?你想不负责任?”诸葛瑾泉听了三皇子的话不高兴了?

    问美玉干什么?这事明显吃亏的是自己的妹妹,难道还要让她出来给这些人评头论足吗?

    “不是,我只是担心你对我有所误会。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他是打算和东晋国结两姓之好,从而得到整个东晋国的助力的,现在自然不能惹诸葛瑾泉不高兴了!

    不过真的要当着这么多下人的脸,讨论这事吗?可不可以让他先回去穿好衣服!三皇子紧了紧身上的外袍,提醒他们,他还没有穿衣服!

    在三皇子的眼中,这些用鲜血来守家卫国,拥护皇权的人也一样是下人来而已!在这些下人面前丢了脸,他觉得是耻辱,令他异常难堪!

    若是三皇子的亲兵知道他的想法,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死心塌地的效忠他。

    诸葛瑾泉听了这话更加不高兴了,自己误会什么?难道这事还是自己妹妹主动勾引他的不成!

    小福听了这话看着三皇子的目光满是怜悯:“三皇子,你该不会是被东晋国公主给霸王硬上弓吧?”

    “小福子,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的分析能力如此强的?简直一针见血!”

    “现在知道也不迟!”小福子洋洋得意道。

    噗!

    晓儿又忍不住笑喷了。

    士兵们听了这话赶紧低下头偷笑。

    三皇子狠狠地瞪了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太监一眼!虽然他说的话难听了点,但事实也是诸葛美玉先主动的,他只要顺势而为而已,不过他看见诸葛瑾泉的脸色黑如锅底,这话他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诸葛公子请放心,我明天一早就向父皇禀明一切,请他做主。定然不会委屈公主的。”

    诸葛瑾泉:总算听到一句像人话的话。

    “那我就等着看贵国的诚意了!”

    三皇子点头保证自己有诚意。

    上官玄逸看了一眼大树那边的方向,那丫头又喂饱了不少蚊了吧。

    “既然不是采花贼,那这种私事,你们还是私下解决吧,本皇子就不打扰了。”上官玄逸看了一眼风扬,示意他可以撤兵了。

    风扬收到指示大声道:“兄弟们,可以撤兵了!别妨碍三皇子回去温柔乡,呃,不对,嘴太快,将心里话都说出来了,三皇子抱歉,我说错了,你应该是回去厉姑娘的坟头吧!”

    风扬说完这话心中总算畅快了一些,他转身精神抖擞地大步离开。

    士兵们听了这话,又低下头偷笑了,然后整齐划一地跟在风扬身后走人,那斗志昂扬的样子,仿佛打胜仗了一样。

    三皇子和诸葛瑾泉气得脸都绿了。

    人都走光了后,诸葛瑾泉狠狠地揍了一拳三皇子,躲起来偷看的诸葛美玉见状赶紧跑出来拉住自己的大哥:“大哥,别打!这事说来话长,你听我解释一下。”

    诸葛美玉一边拉着自己的大哥,一边用眼神示意衣衫不整的三皇子赶紧走人。

    三皇子趁机赶紧跑了。

    诸葛美玉拉着诸葛瑾泉的手走进驿馆,她得好好解释一下,这其实是意外。

    晓儿和杨柳趁没人注意,迅速地从树上跳了下来,然后跑了。

    上官玄逸将晓儿送回了升平侯府才回去。

    第二天,三皇子被当成是采花贼在驿馆被抓的事在帝都城传得沸沸扬扬,有起夜习惯的百姓甚至说,昨晚半夜看见一个没穿裤子的人影在大街上跑,还以为是哪家媳妇的奸夫,没想到是三皇子。

    皇上书桌上的奏折一大半都是弹骇三皇子伤风败俗的。

    皇上气得脸都绿了!这简直是丢尽了皇家的脸子!

    堂堂一个皇子被当成了采花贼!这让他的颜面往哪里搁!

    太后也难以置信这个向来低调乖巧的孙儿竟会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来!

    皇上很想将三皇子禁足了,但这事牵涉到东晋国的公主,不能不认真对待,只能让礼部尚书和鸿胪寺卿一起去和诸葛瑾泉商议两人的亲事了。

    厉老太君听说了这事不由陷入了沉思,然后露出了一个冷笑!

    好一个三皇子,将她这副老骨头也瞒住了!他真的是打的好主意!

    她们差点赔上全家人的身家性命去助他一臂之力呢!

    厉夫人和厉明军也想明白了,厉夫人呸了一声:“我原以为是个情深义重的,没想到是一个人脸兽心的禽兽!还说为我们家明芳守坟,他这是去隔应我们家明芳!让她在泉下也不得安宁!简直禽兽不如,不对,说他是禽兽也是抬举他了!”

    “皇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人,我们厉家几代人的鲜血都是白流了!”这样的国君,他们家真的还要继续为其抛头颅洒热血吗?

    这江山他们厉家的先祖也有份打下来的,凭什么他们就要屈居人下!别人就高高在上!厉明军的眼里闪过一丝不甘!

    厉明军又看了一眼自己空空的衣袖,像他这样身有残疾的人是不能入朝为官的,可是让他这一生只做一个白丁,见官都要拜,他如何甘心!

    既然不能为官,那就夺回本来也有他们家份的东西好了!

    上官家已经霸占帝王之位这么多年,是时候该换人坐坐了!

    当他坐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之时,还有谁敢看不起他少了一只手?!厉明军想到自己坐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受万民朝拜,便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