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两国联姻的事情谈得并不太顺利。

    本来两个友好邦交的国家联姻,婚事应该大办的,那样才显得对异国的尊重。

    但是皇上觉得他们的联姻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便以后面还有两位皇子和一位公主的婚期已经定了,君无戏言为由,三皇子的婚期依然不变,就是之前定下的他和厉明芳成亲的日子。

    诸葛美玉本来是不愿意的,在本来定下的三皇子和厉明芳成亲的日子成亲,她觉得不吉利和隔应!

    但皇上说若是不在那天成亲也成,那皇子成亲便不按长幼有序的规矩来办,以嫡庶之分来办好了。

    三皇子的亲事那便等嫡出的皇子和公主都成亲了,才再让钦天监挑一个日子成亲好了。

    诸葛美玉听了这话傻眼!

    嫡出的皇子最小的是七皇子,现在才七岁!这让她怎么等!她等到头发都白了恐怕也等不来婚期!

    而且按嫡庶之分的规矩来成亲?庶子向来是不能继承家业的!这不是说以后三皇子无缘皇位!诸葛美玉怎么可能吃这么大的亏,她果断地闭嘴了,但心中到底意难平。

    诸葛美玉回到驿馆,生气地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

    诸葛美玉的丫鬟吓得跪了下来:“公主息怒!”

    “碧柔,我和三皇子的事是不是你透露出去的!”诸葛美玉看着那个去帮她抓避子汤的丫鬟生气地问道。

    这事他们明明瞒得好好的,连她最亲近的大哥都不知道,若不是有人透露出去,其它人如何能发现!

    而这事也只有碧柔一个第三者知道而已!

    碧柔听了这话吓得赶紧跪了下来:“公主冤枉啊,你就算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这样做啊!”

    “不是你,那这事六皇子那边的人是如何知道的?!”诸葛美玉瞪着碧柔的眼睛如毒蛇瞪着猎物一般。

    敢背叛她的人,她绝对让她不得好死!

    今天她走出街随处可以听见街上的百姓骂她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还说她不知道在东晋国养了多少面首!三皇子头顶的绿帽子一顶高过一顶,这简直气死她了!

    幸好那些人并没有见过她,不然她以后都不敢出街了!

    碧柔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那天我去抓药时看见睿安县主了,可是我当时是带着脸纱的,她应该没有认出我吧!”

    诸葛美玉听了这话,让碧柔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下,她觉得绝对是晓儿认出了碧柔!

    听说那家药铺就是她家开的,她要问出碧柔抓的是什么药,谈何容易!

    好一个睿安县主,在云石县害她输掉了那么多银子还不够,现在居然还害自己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

    害她梦寐以求的婚事不再完美!

    她不会放过她的!

    在回东晋国之前,她定要送她一份大礼!

    她要让她也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

    她要毁了她的亲事,让她永远抬不起头来!

    ……

    天气越来越热,刘氏的肚子也越来越大,再过一个月不到刘氏便要生,与此同时上官婉如也要出嫁去南宫国了。

    从闵泽国到南宫国慢慢走的话需要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出嫁的队伍自然不可能快马加鞭的赶路的。

    安亲王舍不得女儿赶路太辛苦,所以让她提早出发。

    上官婉如出嫁前一天,安亲王府大宴宾客的。

    皇上,皇后,太后一箱一箱的赏赐送进安亲王府,简直亮瞎别人的眼!

    晓儿和傅然慧等人一早便过来给上官婉如添妆和陪她说话了。

    晓儿送的添妆自然是之前答应好的。

    晓儿想着这一辈子可能再也不会与上官婉如相见了,所以她准备的添妆特别用心也特别丰厚。

    晓儿送给了上官婉如一幅“婚纱照”,另外还送了一本“婚纱相簿”给上官婉如。

    “婚纱相簿”上面画有上官婉如穿着各式婚纱和礼服的样子。

    而且每个场景都不一样,有在野外骑自行车的,有在海边的,有在宫廷的,有在花海的,有在庭院的,有在湖畔的,……

    “婚纱相簿”上每一页都画得栩栩如生;每一幅画里面,上官婉如的表情都是不一样的,但却是大家所熟悉的,常见的。

    整本画册里面的上官婉如都洋溢着满满幸福和心满意足的快乐。

    这让在座的夫人和小姐再一次见识到睿安县主出神入化的画技,许多姑娘都对上官婉如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她们也好想要这样一本画册啊!

    只是和睿安县主不太熟悉,不好开口。

    许多姑娘以前觉得画画只是修心养性,陶冶性情而已,并不觉得画画能有什么作用,不曾想画可以感动世人,令人动容至此!

    诸葛美玉看着上官婉如那满满是幸福的表情,又想到刚才大家看向自己的目光,隐隐中带点轻视,她的心理不平衡了。

    她又看大家对睿安县主满是崇拜的表情心里更怒,等着吧!等着大家如何像看不起自己一样看不起你!

    上官婉如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自己和黑色西装的宫梓轩简直喜欢得不行。

    而当她掀开“相簿”一页一页的看下去时,更是感动得哭了。

    要画出这么表情丰富,神态逼真的自己,这么一大本画册,那得花多少时间和心思。

    还有睿安县主是对自己多上心才会对自己的言行举止和神态烂熟于心,然后宣之于画上!

    画上这些场景她从没去过,但真实得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忘记自己曾经去过了!

    就是安亲王妃看着这画册也红了眼睛,睿安县主比自己还要熟悉自己的女儿。

    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人生得一知已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上官婉如忍不住抱住晓儿:“睿安县主你一定是故意弄哭人家的!呜呜,怎么办,我不想嫁了,我舍不得离开你!”

    被抱得几乎无法呼吸的晓儿听了这话心底呐喊:“别啊!她错了不行吗!她以后再也不画了!”

    阮卫珍看着晓儿送给上官婉如的这一份添妆倒也没有妒忌,她知道晓儿是心痛婉如郡主要远嫁异国他乡,从此和父母亲人再难相见,才会特别备上重礼的。

    但是她没有妒忌,不代表别人不会拿这事来挑拨离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