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八十七章
    “睿安县主你也太厚此薄彼了吧,二皇子妃成亲时你的添妆可没有这么丰厚,难道你是看不起二皇子妃?觉得她的出身不高,所以趋炎附势的你便给郡主添妆的礼如此丰厚,给二皇子妃的添妆却是如此的寒酸?”楚蝶看着长桌上的几套首饰和一盒一盒包装精美的礼盒,心中妒忌不已。

    睿安县主逼她买下那幅石大师的画作送给婉如郡主,花了她两千两!

    她的嫂子因为这事大闹,害她的嫁妆少得可怜!因为嫁妆少这事,她嫁到夫家后没少被小姑子和婆婆明里暗里的讽刺。

    现在睿安县主给上官婉如添妆,单是这几套首饰就将近一千两!

    这让她如何不妒忌!

    再想想她们两人的成亲对象,身份就不说了一个是皇子一个是南宫国太子,长相也是个顶个的好!自己的相公呢?只是在兵部当一个小小的令使!

    晓儿对楚蝶的蠢,简直不忍直视!这是什么场合,即便她想挑拨离间也拜托她说话高明点!

    她这样说简直是在给自己拉仇恨!

    阮卫珍只是顺天府府尹之女,没有品阶而上官婉如贵为郡主而且是嫁去别国和亲的郡主,就是皇上,太后,皇后也怜悯她远嫁异国他乡,给她的赏赐也比给阮卫珍的要多的多。

    在座来的夫人和小姐给上官婉如的添妆也是时给阮卫珍的要丰厚上不少的。

    楚蝶这话简直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

    晓儿都不用自己出声,便有人替自己教训她了!

    已经贵为二皇子妃的阮卫珍率先发难:“堂妹贵为郡主,又远嫁异国,往后相见难,大家心疼她,多给一点东西作为念想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怎么到了楚氏口中大家的一片好心反而成了趋炎附势了?”

    阮卫珍这话就是给楚蝶拉仇恨的。

    晓儿看了一眼在座的人,果然没有一个人的脸色是好看的。

    “都说心中有佛,所见皆佛,心中有屎,所见皆屎!由此可见真正趋炎附势的人是楚氏才对!”傅然慧对晓儿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晓儿:我的心灵可没那么脆弱。

    她只是坐在这里静静的看着楚蝶如何自己作死自己!

    五公主也说话了:“睿安县主贵为皇上亲封县主,爹是侯爷,未来夫君是皇子,我父皇母后对睿安县主亦万般喜爱,恨不得她是他们的公主!本公主想知道她还需要附谁的势?我怎么觉得她的势本来就够大了,那里还需要去趋炎附势?!”

    “可不是,睿安县主的身份已经够尊贵了,何需趋炎附势!”

    其它人也纷纷附和公主的话,说楚蝶连基本的礼节也不懂!自己送的东西上不了台面,还妒忌别人送的东西!

    听了大家的话,楚蝶的婆婆方夫人狠狠地瞪了楚蝶一眼:“楚氏你今天早上起床是掉恭桶里了吗?怎么张口便满嘴喷粪!”

    这是一点情面也不给楚蝶留了!

    被这么多人针对的楚蝶委屈得红了眼睛。

    楚夫人本来也想训斥自己的女儿两句的,但是方夫人说话如此难听,她也不高兴了,而且女儿正受千夫所指,她怎么忍心再落井下石,于是便道:“蝶儿是心直口快的人,平日最爱好打不平了,她看见睿安县主给郡主的添妆比给二皇子妃的要丰厚,替二皇子妃不平而已,她没有其它意思的,大家不要见怪。”

    人已经得罪得够多了,好歹将二皇子妃拉到自己的阵营再说。

    “好打不平?我不懂这有什么不平的!礼节往来的东西,本来就是因人因事而异的,在座的人都明白这道理,太后,皇上,皇后今天的赏赐也要比当初的多,楚氏也认为太后,皇上和皇后他们在趋炎附势吗?”

    说太后,皇上他们趋炎附势?上官婉如是嫁去南宫国当太子妃的,这是指皇上他们对南宫国趋炎附势吗?这是暗指闵泽国不如南宫国吗?这话传出去,她还用活吗!睿安县主简直想害死自己!

    楚蝶听了这话脸都白:“我没有这样的意思,你别含血喷人!”

    “没有吗?那是楚氏你连基本的礼节也不懂,所以才会觉得添妆丰厚这事不平?楚夫人你当初就是如此教女儿的?楚家的其它姑娘不会也是认为这是不平吧?那样的话我真的替未来谁娶了楚家姑娘的人家可悲了。”晓儿见小强依然打不死,决定亲自踩上一脚。

    这个社会可是分三六九等的!在这样一个社会生存,礼节问题是重中之重!你送给尚书的礼比送给侍郎的礼要轻,那你可以洗干净屁股等着坐冷板凳了!

    “可不就是可悲吗!”楚蝶的小姑子方柔听了晓儿的话补充了一句。

    晓儿:这简直是神助攻!

    楚蝶的嫂子听了脸色更难看了,她还有一个女儿呢!都被她的姑姑连累了!

    上官婉如的好心情被楚蝶破坏了,她没好气道:“既然掉进恭桶里那便不要出来见人了!这是想薰谁呢!还不赶紧离开!”

    她明天就要出嫁了,还需要给谁脸子,上官婉如决定任性一次,直接赶人!反正也不会有人说她的不是的!

    就是她爹娘也舍不得了!

    “来人,送楚氏和楚夫人两人回去,好好清洗干净再出门。”安亲王妃的脸也黑了下来,冷声吩咐道。

    她的女儿明天就要出嫁了!这是她留在这个家,留在这一片国土的最后一天!

    这人没说一句祝福的话,让她保留少女时期最好的回忆便算了!

    居然还给自己的女儿添堵!

    既然她们不给自己脸子,敢在这一刻闹开,她也没必要为她们留一点脸子,直接将人赶出去便是!

    楚蝶和楚夫人听了这话满脸难以置信!

    楚夫人可是诰命夫人!现在被人赶出王府,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她还有什么面脸出门见人!

    不对,不用以后了,现在她的脸子也丢光了!

    今天来的夫人和小姐还少吗?帝都城的高门大户除了一些身有不适,行动不便的,几乎都来齐了!

    安亲王妃这样下她的脸子,以后还有谁敢和自己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