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晓儿又吸了吸鼻子,的确有一股异香没错,而且这香气闻多了,身体隐约还起了异样的燥热。

    晓儿想自己是被下药了!

    晓儿垂下了一只手,宽大的衣袖遮挡住了腰间的香囊,她另一只手手指伸进香囊里,不着痕迹的将香囊里面的东西收进空间,那若隐若现的香气便:随之而消失了。

    晓儿对身边的上官婉如说:“郡主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先回府了,明天一早再送你出城。”

    上官婉如听了这话有点担心地问道:“怎么突然不舒服了?我让人传太医吧!”

    “不用了,大概是今天的菜味道太好,吃多了,肚子有点胀气,家中有健胃消食丸,我回府吃一颗,然后休息一下便好了。”

    上官婉如听了这话,便没有再劝了,她依依不舍地道:“那你明天一定要来送我啊!”

    少了睿安县主相送,她会觉得很遗憾的。

    晓儿点了点头:“好,一定会到的!”

    晓儿带着杨柳迅速离开。

    上官婉如明天就要远嫁,晓儿就算是以牙还牙,也不想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安亲王府发生,给上官婉如留下不好的记忆。

    两人走出安亲王府,晓儿上了马车后,拿出一个瓶子递给赵勇:“赵勇你偷偷将这瓶子里的水泼到诸葛美玉的马车里,然后去找六皇子对他说我有事找他,让他来马车里找我,事情做完了,你自己回府便行了。”

    赵勇心中虽然奇怪晓儿的安排,但他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便离开了。

    “杨柳一会儿你来赶车。”

    杨柳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

    姑娘这样安排,一定有她的用意的,她只要听命行事便行了!

    晓儿闻到的香气不多,甚至不用吃解毒丸,那股燥热便退去了。

    她心中露出了一个冷笑,那便看看谁的药药效强了。

    她坐在马车里,拿出一本书静静的看着。

    等待该到的人上场。

    ……

    诸葛美玉有点不舒服,虽然她马上吃药了,但身上依然长了一点疹子,奇痒无比。

    她担心被外人看见她满脸红疹的样子,一吃完饭便回自己的马车了,但是她并没有离开。

    好戏还没有上场,她怎么会离开!

    她让人密切留意晓儿的动静。

    当她听到丫鬟来报说睿安县主身体不适,正准备回府时愣了愣。

    难道睿安县主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适,不敢留在安亲王府?

    不过就算她发觉了又如何?那可是没有解药的,除非……

    很快诸葛美玉便看见晓儿出来并上了马车了。

    她见晓儿故意支开了赵勇,便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了。

    现在再安排一个男人上睿安县主的马车那是不可能的,她身边的丫鬟武艺不错,而且睿安县主明显是有所警惕了。

    赵勇进去安亲王府肯定是找六皇子了!

    哼!睿安县主也不笨嘛!真是可惜了她的好计谋!就是不知道六皇子那边进行得如何了!

    不过睿安县主将上官玄逸叫上马车也好,两人若是在大街上被人揭破了他们苟且的画面不是更有趣吗?

    本来诸葛美玉是打算在安亲王府内,安排了一个侍卫和睿安县主苟且,令她在所有的夫人和小姐面前颜面尽失,千夫所指的。

    诸葛美玉将她的计划告诉了三皇子,三皇子却说只是毁掉一个睿安县主作用不大,应该让上官玄逸和睿安县主也偿偿被人捉奸在床的滋味。

    三皇子永远也忘不了那晚的耻辱!这都是他们两人故意设计害他的!

    诸葛美玉又觉得这样的结果睿安县主有可能还是会嫁给上官玄逸。这样太便宜睿安县主了!既然要毁便要毁得彻底一点!

    睿安县主和野男人苟且,上官玄逸也和丫鬟被捉奸在床,这样就完美了。

    三皇子听了这话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很快上官玄逸便走了出来了,诸葛美玉眼中闪过失望。

    看来三皇子那边是没有成事了!

    那便等着在大街上被人当众揭穿吧!

    诸葛美玉对车夫吩咐了几句,那车夫点了点头便迅速去安排了。

    晓儿的马车没有马上离开。

    诸葛美玉见此,她的马车也跟着不动。

    马车里,诸葛美玉问碧柔:“碧柔,你觉睿安县主和六皇子是不是现在便在马车里……”

    若真的是这样的话,她得派人去引那些夫人和小姐过来看热闹!

    不知道为什么,诸葛美玉说完这话,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热了起来。

    诸葛美玉后面的话没说,但碧柔明白她的意思:“公主,再等等,若是马车再不走,我进去叫人出来。”

    碧柔身体也觉得有点热,她忍不住用手扇了扇风。

    诸葛美玉见状便说:“呆在这马车里也太热了一点。”

    碧柔点了点头,她也觉得很热。

    三皇子见上官玄逸突然被赵勇叫走了,自己放了药的那杯酒他一口也没喝!

    他赶紧跟着出来找诸葛美玉,问她睿安县主那边事成了没有。

    三皇子偷偷上了诸葛美玉的马车,他一掀开马车的帘子,便被里面的画面惊艳到了。

    他的鼻血瞬间便流了下来。

    诸葛美玉和碧柔两人此时脸色潮红。

    诸葛美玉见他来了,不等他开口,便一把将他拉进了马车。

    ……

    晓儿等上官玄逸上了马车后,便将诸葛美玉对她的香囊动了手脚的事说了,然后又说了自己的安排。

    上官玄逸见晓儿的神态并无异样才放下心来,他的眼睛看向某辆马车闪过杀意。

    两人在马车里等了一会儿,便看到三皇子上了诸葛信玉的马车,等了一会儿,马车便传来晃动了。

    上官玄逸示意晓儿在马车里等他一下,然后他来到诸葛信玉的马车不远处,从戒指空间里拿出一粒棋子,弹向马的屁股,马便跑起来了。

    马车里的人却浑然不觉,或者是察觉了也不以为然。

    上官玄逸很快便回到马车上,他对杨柳说:“跟上。”

    杨柳点头应是。

    老马识途,诸葛美玉那匹马也是会认路的,它径直向驿馆的方向跑去。

    当诸葛信玉的马车经过某处热闹的大街时,上官玄逸往那马车车箱的某一角扔了一颗石子,整个马车车箱的木板应击而裂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