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九十章
    当马车车厢的木板散开后,里面三个人露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街上的人由惊呼变成了惊吓,简直目瞪口呆。

    有些人赶紧捂住自己的眼睛,有带孩子在身边的人则赶紧捂住孩子的眼睛。

    “天啊!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有辱斯文!”

    “简直辣眼睛!”

    “斯文败类!”

    “人渣!”

    “伤风败俗!”

    “不知检点!”

    ……

    杨柳赶紧闭上眼睛不忍直视,主子太狠了!

    这还让人怎么有脸活下去?

    不过那些人也太没眼色了,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主子的极限。

    晓儿心里也觉得太狠了!不过若是自己的鼻子不灵,没有空间,那么自己的遭遇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上官玄逸见晓儿的表情满脸不忍直视,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担心,这丫头不会觉得自己太残忍了吧?

    晓儿回过头来正好看见上官玄逸满脸纠结的表情,一下子便猜到他的想法了。

    晓儿握了握上官玄逸的手,对他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不管上官玄逸对别人如何,他对自己却是无条件的好的,这份好让她觉得感动和幸福。

    晓儿不会同情他们,有句话叫做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害人终害己。

    上官玄逸见此松了口气,并回以晓儿一个笑容,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切尽在不言中,他明她,她懂他。

    三皇子反应极迅速的拿衣服盖住了自己的身体和脸。

    诸葛美玉有些惘然:怎么看见蓝天白云了!她不是在马车里吗?

    然后她转过头一看,只见街上的百姓看着自己的目光满满是鄙视,每个人都在指指点点的。

    诸葛美玉瞬间回过神来,然后失声尖叫,声音响彻云霄。

    “闭嘴!你还嫌不够多人看过来吗!”三皇子听见诸葛美玉的尖叫声小声的怒斥道,同时他又拿起马鞭往马儿身上一挥,马跑得更快了。

    诸葛美玉手忙脚乱的拿衣服遮挡自己,只是一时不知道该遮脸还是遮身体,简直顾此失彼。

    碧柔也反应过来了,她顾不上自己,赶紧拿衣服为诸葛美玉遮羞。

    马车继续行走,三皇子遮住脸,又拿起马鞭一挥,马跑得更快了。

    帝都城有一间棋社,言官们没事干时总爱来这里下棋,二楼的雅间,两个言官正在下棋,两人听见街上的动静都探出头从窗外往下看,这一看两人均大惊失色!

    只见一辆没有车厢的马车载着三个“光”人,快速消失在街尾。

    “简直伤风败俗!”

    “不知羞耻,有辱门风!”

    其中一位言官摇了摇头,不再看,免得长针眼。

    另一位言官看着远去的马车若有所思:“马车里的人怎么有点像三皇子和东晋国的公主?”

    “什么!你不会认错吧?”那位言官听了这话赶紧又探出身子!

    若真是三皇子,他又要磨刀霍霍,用凌厉的笔锋,砍向三皇子了!

    作为一名皇子,他的所作所为简直伤风败俗!这成何体统!

    三皇子以前挺循规蹈矩的一个人啊!自从东晋国的公主来了怎么变得如此品行不端了!这两人凑在一起恐怕会将整个社会的风气都带坏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女的很像是东晋国公主!”

    男的用衣服遮住了脸他看不见,但他今天早上看见三皇子正好穿着那样的衣服,再加上女的是诸葛美玉,这世上谁敢动三皇子的未婚妻,想来是三皇子没错了!

    “走,咱们下去看看!那马车车厢的木板上是有标识的。”

    两位言官棋也不下了,匆匆跑了下去。

    刚才那一幕实在大惊世骇俗了,街上的百姓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刚才马车上的三个人是谁。

    有小孩在问自己的爹娘:

    “娘亲,刚才那三个人在干什么?”

    “娘亲也不知道,娘亲没看见。”

    “爹,他们为什么不穿衣服的?”

    “大概是天气太热,汗湿了衣服,他们在换衣服吧!”

    被问到的爹娘,满头大汗,绞尽脑汁在想怎么样回答。

    “爹,我也热,我的衣服也湿了,我也要换衣服!”说完小男孩便动手解自己的衣服。

    孩子的爹吓得赶紧一巴掌打在他的手上:“这是在大街上呢!哪能换衣服!”

    “可以刚才那三个人不也是在街上换衣服!”

    “那是他们不要脸!咱们可不能学他们!羞死人了!”

    两位言官听了脸黑了,果然将孩子都带坏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孩子可是国家未来的栋梁,那样的风气坚决要评击,坚决要打击,坚决要杜绝!

    两人来到掉在地上的马车车厢板前查看了一番,果然是驿馆的马车,那刚才看见的姑娘定然是诸葛美玉了!

    两位言官赶紧跑回衙门写奏折了。

    马车在一处无人的小巷停了下来。三人已经穿戴好了,三皇子整个人没有了平时的斯文俊朗,满脸阴翳。

    诸葛美玉将脸埋在膝盖上抽泣。

    碧柔跪在她的旁边瑟瑟发抖。

    “够了,别哭了!”三皇子在心里想着对策,却被诸葛美玉哭得心烦意乱。

    “你凶我!我这么惨!还不是你害的!”诸葛美玉从小到大哪里受过气啊,现在委屈得不行。

    “是本皇子被你害惨了!”三皇子听了这话气笑了,到底是谁害谁啊!

    自从和她在一起后,他的人生就从来没有这么凄惨过。

    他苦苦经营多年的形象毁于一旦!

    现在厉家对他都疏远了,他几次拜访都不得其门而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诸葛美玉听了这话炸毛了,她抬起头红着双目,狠狠地瞪着他。

    三皇子话一出理智便回来了,他有些后悔刚才太冲动了。

    “我说我们都被上官玄逸和睿安县主害惨了!”

    诸葛美玉脸色缓和了一点:“没错!就是被她们害的!”

    将对彼此的不满对准了大家共同的敌人,总不会错了!

    “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现在我们怎么办?”诸葛美玉想起刚才的事,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怎么知道怎么办!三皇子脸上闪过不耐烦。

    “先趁这里没人赶快回去吧!”三皇子看了一眼旁边的碧柔,心中有了主意:“就说刚才在马车上的人是你的两个丫鬟和小厮好了!”

    “这是一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