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晓儿的新弟弟小六起名为景哲,哲有博学多才之寓意,沈承耀希望他长大能成为一个贤明而又有智慧的人。

    家中几个孩子除了希儿没吃过什么苦,其它孩子都是在苦水中泡大的,即便现在家中富贵了,他们也是勤奋刻苦的,没有一点骄奢之气的。

    而这个小儿子可以说自在娘胎便是过着好日子的,沈承耀担心他不知道富贵来之不易,长大了成为纨绔,他希望小儿子也像他的哥哥姐姐们一样聪明,懂事,明理,所以取名为哲。

    小景哲洗三的日子很快便到了,洗三不是什么大事,晓儿一家也压根没有想过大办,毕竟现在形势有些微妙,太过高调可不好!

    可是有时候不是你想低调便能低调的!

    因为皇上病了,一时不能处理政事,所有朝政都交由几位皇子共同打理。

    皇上这一病也不知道病多久,也不知道会不会一病不起,所以许多人犹豫了一天,第二天眼看着有些人开始有所行动,于是很多人坐不住了。

    皇子府他们不敢公然去打扰,那只能打扰和皇子绑在一起的姻亲了,所以最近两天,无论是皇子的岳父还是准岳父的家中都多了许多人上门拜访。

    众人得知沈承耀的小儿子今天洗三,各家夫人都带着小姐不请自来了。

    刘氏本来只请了忠勇侯府,黎府,沈承祖几家人,现在见这么多人来了,真的是欲哭无泪。

    但到底是喜事,只能扬起笑脸欢迎了。

    刘氏在坐月子,招呼人的活计自然便落在晓儿和韵儿身上了。

    晓儿左右逢源的本事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这个世界会有这样一种人,只要她愿意,无论多少人在场,她也会让人觉得她是没有忽略你的,而晓儿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韵儿虽然喜静,不爱和人交往,但在荣嬷嬷的教导下,招呼人,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这种本事还是有的。

    你们说起护肤保养,人家说得头头是道,说起衣服首饰,她们更是让人自叹弗如,说起家长里短,也能拿出家中一些无伤大雅的趣事和你分享一二,弄得满堂欢声笑语,说起管家理事,两人的见解更是精辟得一针见血,两位姑娘的长袖善舞令在座许多夫人都自叹不如,心中感叹,谁家娶了这样的姑娘回去做主妇,何愁不旺家!

    许多家中有儿孙已经到了议亲年纪的夫人看着她们如花般美丽又得体的两姐妹,心中不由惋惜,可惜这么好的两位姑娘都被人早早定下了,不过这两位双生姐妹看着就是是有福气的人,也难怪都被皇家的人看中了!

    然后她们又看向了规矩地坐在一旁学着招呼众人的希儿,现在才七八岁,这样看着也是端庄得体的,只是议亲也太早了一些,毕竟许多少时候看着好的姑娘,长着长着长歪了也是有的!

    姑娘没有机会,那公子呢?

    大家又想起刚才在门外迎客的升平侯长子和次子,看升平侯和升平侯夫人两人的长相便知道他们两兄弟的相貌也是俊俏不凡的,可以说是人中龙凤,而且气质比许多世家子弟都多了几分稳重,内敛。

    升平侯的长子还是院试的案首!明年秋闱,想来拿下一个举人绝对不是问题的。然后春闱时再进行会试,殿试,进士及第加身,在加上有一个贵为皇子的妹夫,请问这前程还能差得去吗?

    至于农家出身又如何?最最最重要的是看看升平侯府这后院多干净啊?一点糟心事儿都没有,自己的女儿嫁过来简直可以妥妥的享福。

    想到这里,有些人的内心热血沸腾了。

    许多夫人决定回去和自己的相公商量一下,这亲事可不可行,不然过了这个村便没这个店了。

    晓儿不知道就因为自己家的后院干净,所有孩子全是嫡出的,兄弟姐妹间没有勾心斗角,让这些本来觉得他们家根基太浅,没有什么底蕴,不愿将女儿嫁过来的人家都动了心思了。

    这就导致刘氏出月子后,家中门槛都快被人踏破了!别人家是一家有女百家求,他们家是一家有子百家求。

    洗三的物件都准备好了,稳婆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当轮到“添盆”时,在座的夫人几乎都是添各种喜果形状的金锞子,稳婆依着大家添的喜果寓意一连串的好话说出来,都不带重复的。

    譬如某人往盆子里添的是花生形状的金锞子,她先说了“长生长有,长命富贵”,下一个人再添花生形状的金锞子时,她便会说:“花开富贵好生养!”再下一个又不一样。

    晓儿在一边看着,她看见添花生形状的金锞子的夫人有好几个,难为稳婆一把年纪也能想到这么多吉祥的话语,这当稳婆帮人接生,洗三也是一项技术活啊!没点急智可不行。

    洗完三后,许多夫人便拉着晓儿和韵儿打探景睿的事了。

    当问到景睿定亲了没有,晓儿只说:“娘亲正在相看,不知道她看好了没。”

    众夫人听了这话便明白了,这是还有机会。

    至于升平侯的次子如何?她们还真没有留意过,看来回家后要找自己的儿子问一问,怎么从来没有听儿子们提起他的,难道是太差了?

    她们这是完全想左了,他们的儿子不愿意提起景灏,不是因为景灏太差了,而是因为景灏太出色了。

    年纪比自己小就算了,学什么东西都比自己快,进学院一年多便学完了他们几年都还没有学完的知识,现在院士和其他夫子都是亲自单独教导他的,听说帝师有一次来学院找院士下棋,见识过景灏的博学后,更是将他收为入室弟子,亲自教导。

    他们很久没有见过这个“神童”了,也不知道他每天到底在哪个夫子的门下做学问。

    听学院的夫子说明年考完院试后,帝师便开始带他周游列国,增长他的见闻,很明显这是将他当接班人来培养了!

    你们说如此优秀的一个人,有谁会乐意在自己爹娘面前提起?这不是找虐吗?被一个玩着泥巴长大的沈景睿在院试上夺了案首,他们已经被虐得不行了,可不想虐完又虐!

    也不知道是不是玩泥巴也能玩成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