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洗三过后,许多夫人回去和自己的相公说起想将女儿嫁给升平侯长子的事,同时也说起升平侯没有一个姫妾,后院干净,家风良好。

    那些夫人这样说是有暗示自己相公的意思的,可惜那些大人嗤之以鼻,哪个男人不喜欢左拥右抱的!升平侯只是妻管严罢了!当然这话他们没有蠢到对自己的夫人说,只是心里想想。

    第二天下衙后,几位官员聚在一起便说起升平侯后院太干净,他连一个妾也不敢纳,青楼也不敢去,夫人怀胎十月便做了十个月的和尚,简直就是一个妻管严。

    几人见三皇子迎面走过来,赶紧住口,然后行礼,行完礼后又担心三皇子找他们说话,赶紧跑掉了。

    现在谁不知道三皇子荒淫无道,将皇上都气得卧床不起了,他们可不想被人以为他们和三皇子是一条道上的,那样的话皇上一个不小心撒手人寰,他们不就成炮灰了!

    迎面走过来的三皇子看见他们避自己如蛇蝎,心中怒火腾腾,但他又不能表现出来,他知道现在这情况他狡辩也没用了,他只有摆出一副谦逊,委屈,难受,清者自清的姿态才是对的。

    他压下自己心中的不满,点了点头,便满脸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他想起几人刚才说升平侯府后院太干净的事,心中一动。

    他的后院未成形便被上官玄逸和睿安县主弄得乌烟瘴气。

    就是父皇也被他的事气得得了偏枯之症,害得人人对他避如蛇蝎,现在他简直是四面楚歌!

    或者升平侯府后院起火,睿安县主心烦,上官玄逸向来疼爱这个未婚妻,他自然也会跟着头痛的。

    既然正面打击嫡系的人不成功,那便声东击西好了!

    三皇子心里开始琢磨对策,他同样觉得男人没有不喜欢左拥右抱的,更何况一个忍了这么久的人,更容易破功了。

    洗三过后,晓儿一家便以刘氏坐月子为由闭门谢客了。

    后天便是中秋节,这个朝代还没有月饼,反正最近闭门谢客,不宜到处走动,晓儿便找工匠刻了几个花样的模具,准备做月饼。

    景睿几兄妹听说了也要一起帮手。

    于是景睿和景灏揉面做月饼皮,晓儿和韵儿调馅料,希儿帮忙打下手,几兄妹在晓儿的教导下,做起了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月饼。

    晓儿调的馅料有莲蓉,五仁,果酱和燕窝。

    像上一世的月饼一样,莲蓉里面还放了咸蛋黄。

    独食难肥,晓儿故意用不同颜色的蔬菜榨汁,让景睿揉了几个颜色的面做月饼皮,将燕窝月饼做成有咸有甜的,给相熟的几家人和宫里送去。

    晓儿设计的模具很漂亮做出来的月饼有绿色,黄色,……紫色就像盛开的鲜花一样。

    希儿看见了月饼这么漂亮,她拿着模具更加用心地做了,她爱好一切美丽的东西:“大姐姐,这些月饼太漂亮了,我要给爹娘和你们每人都做几个,我还要送几个给燿哥哥尝尝。”

    “希儿要做什么给爹吃?”沈承耀刚走进来便听到小女儿的话,心里暖暖的,女儿果然是爹娘的贴心小棉袄啊!

    “我们在做月饼,爹你看看,这些都是我做的,是不是很漂亮?”

    几人见沈承耀走进来,忙对他打招呼。

    “希儿做的东西当然是最漂亮的。”沈承耀走近看了一眼赞道。

    晓儿看见沈承耀身后跟着一个女子,三兄妹交换了一个眼神。

    晓儿:“爹,这是谁家的姑娘,怎么没有见过?”

    沈承耀怎么会无缘无故带一个姑娘回府的?

    被点名的女子赶紧福了一福:“小女子柔儿见过两位公子,两位小姐!”

    沈承耀这才想起身后还有一个女子,他颇有些头痛道:“这是我路上救的一个女子,这事说来话长,先让人带她去下人房安置一下吧!”

    下人房?沈承耀身后的女子听了这话呆了呆。

    她说她愿意做奴做婢的报答他,他不会真的当真,将自己安排成一个丫鬟吧?!

    这位侯爷是不是傻的?怎么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晓儿没有错过那个柔儿一闪而逝的惊愕,她扬起了得体的笑容道:“原来是爹买回来的丫鬟,正好有一个洗衣丫鬟前阵子配人了,那便由她补上了。杨梅,先带这位柔儿姑娘下去吧!明日再让荣嬷嬷好好教一教她的规矩。”

    杨梅福了一福:“是,姑娘。”

    洗衣丫鬟?!简直晴天霹雳!她都忘记她什么时候洗过衣服了。

    柔儿听了这话忍不住看向沈承耀,柔柔的声音中带点讫求和胆怯:“老爷。”

    “那就做洗衣丫鬟吧!”沈承耀听了这话不觉有什么不妥,她不是说她是农家出身,因家中贫困,哥哥要娶媳妇没有银子,她家中后母想以送去大户人家做丫鬟的名义将她偷偷卖去青楼,她好不容易逃出来,求他买下她做丫鬟。

    沈承耀听了她的话,想起晓儿小时候的遭遇才决定买下来的。

    既然是农家出身,洗衣做饭这么简单的活计,她自然是做熟了的。

    那样也不算白花了十两银了。

    柔儿听了这话差点没有被气死:这人是有多不解风情啊!

    “柔儿姑娘跟我来吧!”杨梅用x光般的视线将她由头到脚扫射了一眼。

    柔儿立马便噤声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既然进来了,一切徐徐图之便行了。

    柔儿下去后,景灏立马便问:“爹,怎么买了一个丫鬟回来了?”

    希儿倒了一杯茶给沈承耀:“爹先喝杯茶吧!”

    沈承耀:还是小闺女贴心,另外几个孩子大了,都有点像审犯一样审自己的亲爹了。

    沈承耀接过茶坐了下来笑着道:“还是希儿有爹的心。”

    希儿:“爹下次你买丫鬟买正常一点的吧!那丫鬟一身狐臭味!”

    噗!

    沈承耀直接喷茶了!

    晓儿和景睿两兄弟忍俊不禁,希儿太给力了。

    沈承耀定了定心神:“是吗?爹怎么没有闻到?”

    “狐狸精当然有狐臭了!一般人还真闻不到!”希儿煞有其事地道。

    噗!

    景灏:“哈哈,希儿简直火眼金睛!”

    沈承耀被希儿的话刺激得不行,小小年纪怎么连狐狸精也知道了。

    他赶紧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