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原来沈承耀下衙后便打算直接回府,严格来说他每天下衙后如果不去铺子巡查或去田庄看看庄稼的长势,他都会直接回府的。真的是典型的妻管严,二十四孝好相公。

    马车走到半路,巷口突然跑出来一个女子,沈承耀的马车差点撞上她。

    那女子后面还追着一个妇人。

    沈承耀见马车差点撞到人便下了马车,那个女子见他下马车便一把抓住他的衣服,跪了下来道:“这位公子救我!我不想被卖去青楼,求你救救我!”

    “姑娘请自重!还有我都可以当你爹了,别叫我公子!”沈承耀赶紧扯回自己的衣服,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那姑娘:……

    男人不都喜欢女子将他往年轻里称呼的吗?

    妇人这时追了上来了,一把扯住姑娘的手臂,将她整个身体扯向自己,然后扬手便往她的脸上挥了一巴掌:“臭丫头,你敢跑!”

    沈承耀见状忙道:“住手!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

    “她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不可以打她了!我不可以打,难道你可以打?”妇人掐腰,理直气壮地道。

    沈承耀:……

    简直不可理喻!

    “我才不是你的女儿,公……这位老爷,救救我,这是我的后娘,我爹已经不在了,她想将我卖去青楼,得的银子用来给她的儿子娶媳妇!”女子捂着脸,哭道。

    “什么我的儿子,那是你大哥!”妇人听了这话怒了。

    “我才没有大哥,那是你和你的前夫生的,跟着你嫁过来我们家的!”女子听了这话赶紧解释道。

    这都是些什么事,沈承耀也想起晓儿也曾有过类似被卖去春楼的事,心里有些气愤,于是他便道:“这位夫人,你现在的相公已经不在了,律法上规定你是没资格卖原配留下的儿女的,否则便是要蹲大牢的!”

    这时四周围了许多百姓,大家听了这话,都骂这个后母恶毒,居然要卖原配的女儿去春楼,然后给自己和前夫生的儿子娶媳妇!这天下还有没有天理了,都叫嚷着抓这妇人进大牢。

    “大人就这妇人抓去大牢,太恶毒了!”

    “对,简直不是人!毒妇!”

    ……

    这妇人听了有些怕了,但她还是理直气壮地道:“我儿子跟着我嫁过来可是跟着改了姓的,他给你爹延续香火,你爹没有留下一个儿子,现在有人给他延续香火,他死也能瞑目,你怎么能不认他是大哥!你大哥娶不上媳妇,你们顾家还有后吗?”

    古代有儿子延续香火可是很重要的,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就算是要给儿子娶媳妇,也断没有卖了原配的女儿的道理的!”沈承耀听了这话皱眉道。

    听了这话,妇人眼珠转了转便道:“我不卖她!但她这么大了我也养不起她!我只是想得点银子,让儿子娶上媳妇,那么我也算对得起顾家的列祖列宗!我送她去大户人家当丫鬟,也不签卖身契行不?”

    这事还真的是可以的,沈承耀便不说话了,这些是别人家的家事,他也不便多管,而且也不关他的事,他便说:“姑娘,你娘亲不卖你了,要是她敢卖你,你去衙门报官便行了。”

    沈承耀说完这话便想上马车走人。

    那个女子一见他想走又拉着他的衣服:“老爷,你救救我吧,我娘亲转头又会将我买去春楼了!老爷,你买下我给你做丫鬟吧?我是农家女,什么活都会干的,你救救我吧,我给你做牛做马!我为奴为婢也不怕的,我真的不想进青楼啊!只想清清白白的活着,老爷救救我吧!我给你叩头!”

    说完她便跪了下来给沈承耀叩头,脸上满是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沈承耀赶紧拉回自己的衣服,避开。

    这时围观的百胜有一个人高声喊道:“这位老爷,一看你就是当官的,家里一定需要丫鬟,你就救救她吧,将她带回去当丫鬟,也免了这姑娘跳进火坑,救人一命胜做七级浮屠啊!”

    其他百姓听了这话都附和道:“对啊,青天大老爷,你就救救这姑娘吧!怪可怜的!”

    “都说最毒后母心,谁知道这妇人转头会不会将这位姑娘卖去更远的青楼呢!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对啊!救救她吧,大人你府中一定也是需要丫鬟的!”

    .......

    沈承耀看着这些只会说风凉话的百姓骑虎难下,正在他犹豫之际,那个女子拉上他的手:“公子,洗衣做饭我都会的,你救救我吧!”

    沈承耀迅速抽回自己的手,然后看了一眼她的手,心中略过疑惑,迟疑地点了点头:“那好吧!”

    妇人听了这话,立马便笑了:“大人真是大善人,青天大老爷啊!我这女儿很会干活的,我也只是想给我儿子娶媳妇,不是真的想卖女儿的,我只收你10两银子,这丫头便在你府中干一年的活,一年后若是老爷还想再请她,再给银子可好?”

    沈承耀心里存了事,便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让小厮给了十两银子这妇人便领着那女子走了。

    “那姑娘说她是农家女,爹却觉得她说谎了。”沈承耀最后补充道。

    三十六计里不是有美人计吗?沈承耀担心这是美人计,若是坚决拒绝,下次又不知道会是什么计,干脆便将计就计了。

    晓儿听到这里心想:套路啊!都是套路!

    “爹警惕性蛮高的!”景灏赞道。

    “爹以前是干什么的?农夫!接触最多的是什么人,农民!那姑娘说她是农家女,一双手却是细皮肉嫩,爹第一个不信!”

    “爹你是看出那姑娘是一个狐狸精,所以才将她买下的吗?可是留一个狐狸精在家,可是会坏事的啊!”希儿听这话满脸不解地道。

    女儿左一句狐狸精,又一句狐狸精,弄得沈承耀不淡定了!

    他虎下了脸:“什么狐狸精,这话你从哪里听来的!”

    “话本上不都是这样说的吗?都说狐狸精不是好人!”

    沈承耀听了这话怒了:“谁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本看的!”

    “爹啊!上次你不是给我买了几本回来吗?”

    沈承耀:......

    是他的错,他以后再也不买话本给孩子看了!都写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