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五百九十九章
    i5&a;?yn2?;??:?w??7iu(xi???sa1???g8w?w??/?ns?lgi&a;?vb??晓儿一家和四房一家聚在一起吃团圆饭。\r

    “七月膏蟹正合时,八月蟹子顶盖肥。”“八月蝤蛑壮如鸡”,秋天是一个适合吃海鲜的季节。\r

    所以今晚的中秋宴席,桌上多是海鲜做的吃食,海鲜味道鲜美,营养丰富,肉鲜嫩口感好,深受晓儿一家人的喜爱。\r

    今天晓儿家的超市所有海鲜和肉类都升价了,数量也比平时多供应了一倍,但依然在正午前便销售一空了。\r

    今年沈承耀因为“老来得子”,面对一桌子美味的食物,香醇的好酒,家庭事业都顺风顺水的他忍不住和沈承祖两人喝多了几杯。\r

    沈承耀吃完饭后已经有点微薰了,赏月时又喝了不少果子酒,直接便有一点醉意蒙眬了。\r

    景睿见状便和景灏扶他回去屋里睡觉。\r

    喝醉酒的沈承耀也不闹,任由人扶着,只是他记得自己满身酒味,不能回正院薰着小儿子和还在月子中的刘氏,便道:“今晚我睡前院书房!我身上有酒味别薰着你娘和哲儿了!”\r

    “好,大哥和灏儿选送爹去前院,我看他醉得走路都不稳了!”\r

    沈承耀听见自己的女儿说自己醉了不乐意了:“爹没醉,爹清醒着呢!爹只是不想身上的酒味薰着你娘了。”\r

    晓儿听了忙点头:“对,爹没醉,爹还记得体贴娘亲,肯定没醉!”\r

    晓儿果断地顺着他的话说,她不会傻到去和一个醉酒的人去争辩他有没有醉。\r

    景睿和景灏合力将沈承耀扶到床上,并帮他脱掉鞋袜和外衫,抹干净他的脸和手。\r

    大概是被人动来动去,沈承耀晕得不行,胃里像翻江倒海一样,他赶紧坐了起来,半个身子探出床外,吐了毫无防备的景睿一身。\r

    景灏见状便说:“大哥你回去换衣服吧,这里我来便行了。”\r

    “好,我顺便去叫人进来打扫一下。”景睿看着身上的呕吐物无耐道。\r

    景灏点了点头:“快去吧。”\r

    景灏帮他擦干净嘴,然后又倒了一杯清水侍候他漱口。\r

    吐完后的沈承耀又躺回床上了。\r

    虽然已经是中秋时节,但秋老虎还是挺厉害的,就这样忙活了一阵的景灏满头是汗。\r

    丫鬟进来了将屋子打扫干净了。\r

    晓儿听说沈承耀吐了,便拿了一瓶解酒药丸走进来,她闻到一屋子难闻的酒味,便将窗户推开了。\r

    “灏儿,你满头是汗赶紧擦干净汗回去换身衣服吧,别着凉了。我在这里看着便行了。”\r

    景灏见沈承耀而经睡下,吐也吐完了,便点了点头:“那便交给姐姐了。”\r

    晓儿喂沈承耀吃过药丸,等了一会儿,沈承耀便醒过来了,酒气明显退了不少。\r

    景睿两兄弟和韵儿此时也走了进来。\r

    他见几兄妹都过来了,知道他们担心自己便说:“爹没事了,酒醒了,夜了,你们快回去睡吧!爹也要睡了。”\r

    四兄妹见沈承耀的确酒醒了,便点了点头,告了一声晚安,然后晓儿去将窗户关了,只留一条小缝透气,几人便离开各自回自己的院子了。\r

    晓儿吩咐守在屋外的小厮:“今晚老爷喝醉了,可能会睡得比较沉,半夜你起来一趟帮他盖盖被子,别着凉了。”\r

    小厮忙点头应下了,\r

    几兄妹离开后,墙角的转弯处有一个人头探了出来。\r

    柔儿看着几兄妹走远的身影,又看了一眼书房,心跳得很快。\r

    沈承耀醉了!她没想到机会这么快便来了!她还以为要等上三两个月才能成事的!\r

    真的是天助我也!\r

    柔儿赶紧跑去厨房烧了一锅热水,然后将热水倒到浴室的沐桶里,兑上冷水,调好水温,又拿出一包药粉倒到水中。\r

    她得将自己的身体泡得香香的。\r

    半个时辰过后,柔儿来到了书房门外。\r

    沈承耀的小厮睡在书房的外间。\r

    她看了一眼已经关闭的书房门,暗暗咬了一下下唇,应该怎样将那小厮引开呢?\r

    她还没有想到法子,老天爷便来帮她了。\r

    这时专门负责管理府中马厩的沈祥走了过来。\r

    她看见有人走过来,赶紧躲起来。\r

    沈祥轻轻敲了敲书门的门:“强哥,强哥。”\r

    沈承耀的小厮便是从升平县一起跟过来的钱海强,现在已经赐姓沈了。\r

    沈海强并没有睡熟,敲门声一响,他便赶紧起床了。\r

    他打开了门,看见是沈祥奇怪地问道:“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r

    “没吵醒老爷吧?”\r

    “没有,老爷喝醉了,睡得沉,快说有什么事?”\r

    “我爹今晚高兴,喝醉了,大半夜还在房里发酒疯,我娘拉不住他,担心他大呼小叫的会吵醒主子,叫我回去帮忙,我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便想让你一会儿帮我去给马儿添些草。”\r

    沈祥的爹喝醉了有一个习惯,就是爱大声喝歌,他不是乖乖的坐在屋子里喝,他喜欢搬梯子爬上屋顶上唱,那声音能将整条街的人吵醒,这事府里的人都知道。\r

    沈海强听了便点了点头,老爷已经睡下了,他向来是不起夜的,喂马只是添一把草的事,来回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行,丑时初去添草是吗?”\r

    正所谓“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马在白天需要拉马和被人骑是十分辛苦,能量消耗很大。它又是食草动物,草料中所含能量又很低,无法满足白天的能量消耗。所以一般有经验的养马者都要在夜间给马补一次“夜宵”,否则马便会越来越瘦。\r

    两人的关系好,沈海强不是第一次帮他喂马了。\r

    “是的,谢谢海强哥。”\r

    “没事,你快去照顾你爹吧!”\r

    沈海强应下后,沈祥很快便离开了。\r

    丑时初吗?现在离丑时只有两刻钟不到,柔儿想了想,决定去湖边赏月,一会儿再过来。\r

    这样的话,若是有巡夜的家丁看见她,她便说今晚是中秋节,她想起爹娘还在的时候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样子,有点睡不着,便出来赏赏月。\r

    她初来乍到,想家想念亲人,睡不着是正常的,他们不会怀疑的。\r

    有他们做证人,明天事发后,她便有借口说自己三更半夜为什么会经过书房了。18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