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章
    ?z?t???|&a;?nr8~?0vy?n?{n???a??ns/4?u??v?ab????个丫鬟想得不错,她来到湖边,坐了一会儿,的确便有巡夜的家丁看见她独自坐在这里,便走过来问她为什么坐在这里。\r

    她将自己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那家丁便没有再说便什么走开了。\r

    刚刚当卖身为奴的人每逢佳节都会特别想家特别想念亲人,这是很正常的,他曾经也恨过也想过。\r

    丑时很快便到了,柔儿在丑时的时候便往回走。\r

    路上并没有遇到其它人。\r

    快到书房的时候,她果然看见沈海强走了出来,往马厩的地方走去了。\r

    待他走远,再也看不到身影,柔儿才赶紧跑到书房门口,推开了门,走了进去。\r

    她不敢开灯,但是就着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浅浅月光,也能隐约看清屋里的情形。\r

    她轻手轻脚的走进了书房的休息隔间。\r

    只见一个人影躬着身子面向墙壁躺在床上。\r

    她赶紧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扔到地上都是,然后爬上床在那身影旁边躺着。\r

    她不需要做什么,她的身体因为泡过特殊香味的香料,会散发出一阵一阵的幽香,这香味没什么璀情效果,并不是真的催情药物,它更多是让人产生幻觉,不过柔儿心想对于当了一年和尚的人来说,那微薄的催情成份也绝对是绰绰有余的。\r

    她不敢动手脱沈承耀的衣服,担心将他弄醒,她是准备成为他的爱妾,取得他的信任,所以她只需静静的躺在他的身边,让他吸收到足够多的香气,做一个旖旎的梦,然后一切便水到渠成了。\r

    第二天酒醒后,他会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r

    柔儿想得好,只是她等啊等,身边的人影也没有动,她以为他醉意太深了,只能再多等一会儿。\r

    沈海强也没有再回来,大概是偷懒去了。\r

    她等着等着便睡着了,毕竟夜已深了。\r

    天渐渐地亮了,远处的鸡鸣声此起彼伏。\r

    柔儿身侧的人终于动了,他的手搭在她的腰上。\r

    昨晚他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醒后发现身边躺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他便知道那不是梦了。\r

    在他的手搭在柔儿的身上时,她便醒了。\r

    时高时低的鸡鸣声提醒她天快要亮了!\r

    升平侯真的醉得太深了,居然现在才有反应。\r

    她睁开眼睛,转过身去,两人四目相对,一人满目柔情,一人满眼震惊。\r

    “柔儿姑娘,我会对你负责的!”\r

    “啊~~~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云霄,绕梁三日!\r

    男人:那她认为会是谁?\r

    清晨渐渐到来,升平侯府的下人早就各司其职了,练武场上主子,护院都已经在练功。\r

    晓儿家中的护院见几个小主子每天都起得比他们还要早起来练武,他们觉得既惭愧又担心,毕竟若是主子的武功都高过他们,那到底是谁保护谁啊!所以他们自觉地申请向赵勇学武功。\r

    练武场上的人听见书房中传来凄厉的叫声,全都往书房方向跑去。\r

    有人心想,叫声这么惨,不会是出命案了吧!\r

    路上还遇上了不少目标一致的同伴,只是他们看主子们都赶过去了,他们反而不敢再跟着去看热闹了,只是心里像被猫挠一样,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r

    书房的门已经被人推开了。\r

    柔儿身上的衣服已经穿好了,她坐在床上抱着双膝只顾着哭!男人站在床尾手足无措。\r

    许多丫鬟和小厮围在外面指指点点的。\r

    晓儿几兄妹来到书房门外,被下人挡了道。\r

    晓儿声音不大,却咬字清晰,自有一丝威严在:“怎么了?全都围在这里,这便是你们学到的规矩?”\r

    大家听见小主子的声音,回过头来一看,乖乖的,几位小主子都来了,他们纷纷让道,行礼请安。\r

    “里面发生什么事了?”\r

    “是新来的丫鬟柔儿和沈桥……”回话的下人有些难以启齿。\r

    晓儿和韵儿走了进去。\r

    晓儿看着柔儿问道:“你们怎么会在书房?”\r

    柔儿听了这话,哭得更加大声了。\r

    她本来想得好好的,她昨晚经过书房,听见里面有人传出跌倒并“哎呦”一声,她认得声音的主人是老爷,担心他跌伤,叫了几声里面都没人应,附近又没人她只能自己走进去看看老爷有没有跌伤……\r

    谁知道这么完美说辞现在不能用了,她醒过来太过气愤和伤心,一时还没想好,只能放声大哭,来想办法。\r

    “好了,别哭了,你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书房?”晓儿耐着性子问道。\r

    柔儿一时还没想好,只能装作泣不成声,“我,呜呜……我昨晚……”\r

    还没找到借口?晓儿也不问她了:“沈桥,你怎么会在书房里?”\r

    被问话的沈桥满脸痘坑的脸忍不住红了,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昨晚我高兴一不喝醉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醒来会睡在书房里!”\r

    他喝醉后不会是自己跑进书房睡觉吧?这可是主子们的地方,平日闲人免进的,想到这里他有点害怕了。\r

    沈承耀的声音在晓儿身后响起:“昨晚我睡醒后便离开书房回内院,看见他醉在路边,担心他着凉,三更半夜,我懒得唤人来扶他回下人房,便和海强将他扶进了书房再离开。”\r

    下人们听了这话都觉得自家老爷太好人了,自己的书房都舍得给下人睡。\r

    沈承耀骨子里是农民,压根就没有下人便低人一等的认知,只要好好做事,不偷奸耍滑,他便尊重他们。\r

    柔儿听了这话忘了哭了!\r

    昨晚她有意离开去找证人,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书房便换人了?\r

    这一切巧合得令她难以置信。\r

    她真的是亏大了。\r

    晓儿看见她满脸难以置信的样子便道:“柔儿怎么这个表情?你是怎么进书房的?”\r

    柔儿回过神来,赶紧收起脸上震惊的表情,虽然觉得事情太过巧合,但是她已经想好说辞了:“昨天中秋节,我想念逝去的爹娘,睡不着,便到花园湖边赏月,回房的时候路过书房,听见里面有动静,便以为有贼,因为四周太暗,脚绊倒,跌了一跤,头磕到了,便晕过去了,直到刚才才醒过来。”\r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