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零二章
    ?????5[??h??=j???&a;λ??u??/?y?????fr????x??0????出她的不甘心便对她笑了笑:“顾柔儿,只是嫁个人而已。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沈桥是个不错的人,你嫁了也不亏。还有,下次做事记得三思而行,不然便不是嫁人这么简单能了事的了,嫁人事小,丢命事大。”\r

    面对晓儿的意有所指,顾柔儿瞪大眼睛,果然,这是一个圈套,故意设计好,让她跳进去的圈套。\r

    “姑娘你是故意的!你也是故意的!是你们合伙将我害成这样的!”顾柔儿不敢伸出手指指着晓儿,只能出一根食指,指着沈桥愤怒道。\r

    沈桥莫名其妙:“柔儿姑娘,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姑娘怎么可能和我合伙陷害你?”\r

    他自己只是一个下人,姑娘怎么可能会和自己合伙!真是开玩笑!\r

    昨晚是中秋节,府里允许不用当值的下人喝酒,他是第一次喝酒,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只喝了一杯便醉了。一开始他只是脸有点烫,后来越来越头晕,他便打算回屋里躺躺,没想到半路会晕倒。\r

    主子看见了好心将自己扶进书房睡一晚,怎么就成了故意合伙陷害她呢?\r

    酒又不是主子叫自己喝的,主子也不会未卜先知他会喝醉,柔儿姑娘说得太没有道理了!\r

    她怎么可以这样和自己的主子说话,而且怎么可以指责姑娘!\r

    沈桥的娘亲看见顾柔儿居然敢这样和主子说话,而且这姑娘还裸睡,太吓人了!这样的媳妇还是不要娶了!反正吃亏的不是自己儿子。\r

    晓儿听了这话气笑了,这是不知悔改吗?\r

    她好整以暇地问道:“我故意什么?是我叫你走进书房的吗?还是这次你的耳坠掉到书房里,所以你三更半夜跑去书房里找了?你这不守规矩,入夜后爱到处跑,而且专往未经允许不得入内的地方跑的规矩是我教你的吗?”\r

    是啊,这些事不都是她自己做的吗?别人便曾让她做!顾柔儿听了这话失魂落魄,或者睿安县主早就将自己看穿了!她是怎么知道的?\r

    晓儿这话说完,在场一些稍微通透的下人便明白了,然后眼里满是鄙视:原来是一个妄想爬主子床的丫鬟!\r

    “听说昨晚老爷喝醉了,正是打算在书房歇下的,她这是想趁机爬上主子的床,没想到老天爷是有眼的!老爷醒过来回内院了!这样的狐媚子就应该乱棍打死!”\r

    “听说是没有签卖身契的,不能打死,打她几个板子赶出府便好了,这样的人留在府中就是一个祸害!”\r

    “对!打板子!赶出府!”\r

    “打板子!”\r

    “赶出府!”下人们激动道。\r

    晓儿举高了一个手,下人们便立即禁声了。\r

    “大家都去干活吧!我有事问一问她!”\r

    下人们听了这话,便各自散去了。\r

    事到如今,顾柔儿知道在这升平侯府是待不下去了,她眼中绝望一闪而过,心中不甘,不行,要死也要死个明白:“睿安县主是不是知道了我的打算?”\r

    晓儿听了这话坦言道:“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但是你故意借着百胜的造势,让我爹买下你,我们便知道你进府的目的定然是不简单的!再说,你说你是农家女,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家是靠什么发家的!我们家是靠种田发家的!”\r

    听到这里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来在一开始,自己想要设计别人,别人又便尝不是趁机反设计了自己。\r

    难怪她一个新人,内院外院可以随意走。\r

    原来不是别人信任自己,而是别人等着自己露出马脚。\r

    “我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成为升平侯府的丫鬟的机会,只要你对我说出你背后的主子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便行。”\r

    顾柔儿听了这话有些犹豫。\r

    这次派她来升平侯府成为升平侯的妾,其实是她特意争取的。\r

    要不是她的样貌最出众的,而且多年来是最乖巧听话的,其它女子没有这么听话,妈妈也不会舍得她。\r

    她虽然不是真的乐意为妾,但总比即将要面对的日子好。\r

    她记得自己自小便被拐卖进春楼,暗中培养多年,是即将上牌的准花娘,而且是要接班当花魁的。\r

    可是她的心里是极不愿意的!她不愿意过一双玉臂千人枕的日子。\r

    因为她不愿意过这样的日子,所以在她知道长大后,自己将要面对是怎样的生活后,她就拼尽全力的去学习各种技能了。\r

    她知道只有她足够优秀,她才可以有所选择权,不然就真的任人摆布了。\r

    对于拐卖她的人,她不是不恨的,她们以为她当时年纪小,长大后的她不会记得小时候的事,可是她偏偏就是记得,也曾试过逃跑,只是很快便被捉回去了,然后受到密密麻麻的绣花针刺在身上的惩罚。\r

    一个人逃跑,全部人受罚,被刺怕后的人都不敢逃跑了,看见谁想逃跑都会赶紧去告状。\r

    那种不出血,却浑身疼的感觉太恐怖了!\r

    现在睿安县主说可以让自己当真正的候府丫鬟,她说不心动是假的。\r

    当丫鬟起码可以有尊严的活着,起码会有点自由,甚至可以趁机找回自己的爹娘,虽然自己被拐去那种地方,断然是不能和他们相认的,但远远看着也好。\r

    晓儿看出她的犹豫,她也不劝,由她自己挣扎:“你慢慢想吧!最迟今天晚上给我答复。”\r

    说完晓儿和韵儿便离开了。\r

    两人走远后,韵儿才开口问道:“就种狐狸精,姐姐为什么不打她几板子直接赶她出府?”\r

    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韵儿最讨厌有人威胁到自己一家的平安快乐了。\r

    晓儿从顾柔儿的动作和不经意间流露的眉态猜到她应该是花娘,但她又是处子之身,想来应该是未挂牌的。\r

    但凡有一丝可能,哪个女子愿意做这活计?\r

    晓儿没有遗漏她刚才一闪而逝的绝望,那是一种求死的意志!\r

    晓儿想她大概是想死了也不回去原来的地方的。\r

    晓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r

    “女表子无情,这人不可靠吧!”\r

    “暂时不赶她离开,让暗中的人不再另外找自己家的麻烦。至于忠诚嘛,只要她乐意和我们签约,那便不成问题。”晓儿解释道。\r

    顾柔儿没有纠结多久,在日落前便来找晓儿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