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零六章
    杜忆瑾想了想晓儿的话也觉得是,有付出才有回报,付出越多,收获越大。

    她们的核桃是付出心血和精力的,野生的当然比不上。

    晓儿和杜忆瑾是乔装过的,自然不能和景睿两兄弟一起走。

    不然景睿两兄弟刚才专门来打开市场的事,不就穿帮了!

    晓儿和杜忆瑾两人有说有笑的往马车所在的地方走去。

    两人走到马车旁,杜忆瑾看着自己手中和丫鬟手中的一袋子银子,却是有些迟疑了。

    就这样提着两袋子银子回杜府,也太打眼了,被顾氏发现了肯定不得安生。

    她决定先将银子存到钱庄,换成银票,这样藏在身上便会比较安全。

    杜忆瑾没有坐家中的马车出来,她是蹭晓儿的马车的。

    现在回去,自己得先去钱庄一趟,自然便不能再坐晓儿的马车了。

    “睿安县主,我想先去钱庄一趟将这些银子兑换成银票,就不坐你的马车了。”

    晓儿听了便说:“我这里有银票,要不这样吧,咱们一起去四季酒楼,你清点一下赚了多少银子,然后我用银票帮你换了吧!这样也不用送银子给钱庄。”

    钱庄每用一百两银子兑换一改百两银票便要收取一百文保管银子的费用。

    “这,你带这么多银子在身方便吗?”杜忆瑾犹豫道。

    如果可以不多花点银子,她当然不愿意多花,只是担心给晓儿带来麻烦。

    “我家中铺子多,需要用到现银的地方也多。正好咱们去吃饭,清点银子,顺便在四季酒楼换回女装再离开。”晓儿解释道。

    杜忆瑾听了这话便不再犹豫,上了马车,离开了。

    两人走进四季酒楼,迎面撞见早上开出“虎头”麻核桃的那位富商儿子。

    他一看见晓儿两人便高兴地大声打招呼:“两位是赚了银子来吃好吃的?”

    晓儿:……

    杜忆瑾:……

    这人说话会不会太直接了,她们就算是赚了银子,也不想闹得全世界都知道啊!

    “肚子饿了,就来吃饭了。”晓儿也不和他计较,笑着道。

    “明天你还卖核桃吧?我明天多带些朋友去帮你买!”富商儿子高兴道。

    真是忠实的回头客!

    晓儿笑着回道:“那我先多谢公子的好意了,那明天见!我们先进去吃饭了!”

    富商儿子点了点头。

    晓儿和杜忆瑾走了进去。

    输掉了身上所有银子并欠了巨额债务的顾红根刚从赌坊里走出来,他站在路边看着四季酒楼门口那个身影,怎么看怎么熟悉,那不是杜忆瑾那个小贱人?从小看到大,就算她扮成男装,他不会看错的!

    她卖青皮核桃?赚了银子了?

    刚才在赌坊他听说许多文人墨客爱玩核桃,所以今天文玩街上许多人都在赌青皮核桃,有人卖这野果子卖出了十两银子一只的高价,这简直是金果子。

    他想到顾氏前阵子抱怨说年初的时候杜淳安和杜忆瑾在庄子里将好好的桃树砍了不少,种了不少核桃,今年庄子的桃子收成少了一半,杜忆瑾小气的只拿了一篮子回家给她爹吃,她半只也没捞着!更不要说像往年一样可以一箩筐一箩筐的拿回娘家了!

    若那野果子卖十两银子一个,一棵树上能有多少核桃?这他不知道,但一百几十个总跑不掉吧!一棵树赚一千两几百两!种了不少核桃树,那到底是种了多少个千两银子?

    我的老天!这次赚大发了!

    顾红根想到杜家庄子上挂满了一个个十两银子的核桃树便两眼发青光!杜家这是一夜暴富了!他的赌债有着落了。

    他想赶紧去找自己的姑姑,告诉她这天大的喜事。

    不行,现在杜家的掌家权可不在姑姑手中了!她每个月只有一百文零花钱!

    顾红根想起刚才杜忆瑾身后的丫鬟提着的两个黑色布袋,莫非那两袋是银子?

    顾红根兴奋地搓了搓手,双脚都有点哆嗦。

    这是他手气特别好的时候才会有的表现。

    他决定等杜忆瑾出来,看看那两袋子是不是银子!

    刚刚他才输了一千两银子,本正想着去杜家的庄子摘点青皮核桃回来卖,好还赌债。

    若那两袋真的是银子,他趁机借过来用用,说不定还了赌债后他还有一点银子再赌上一把,将输掉的银子赢回来。

    顾红根美滋滋的想。

    晓儿带着杜忆瑾来到四季酒楼的雅间,晓儿点了几样菜,两人吃过饭后才开始数银子。

    晓儿喜欢数银子。

    杜忆瑾以前没有数银子,但现在她发觉她爱上这种感觉了。

    这一数,居然有上千两银子的收入,杜忆瑾有些不敢相信。

    真是可惜她家的核桃今年才新种,结的果不多,能卖的今天已经卖光了。

    “睿安县主,你怎么知道那些核桃十两银子都能卖得出去的。”杜忆瑾问出了她早就想问的问题。

    晓儿听了这话笑了笑,文玩核桃自古便有,在现代青皮核桃可以卖到每对三五百元至千元左右。

    而这个时代,能成为文人默客的人,大多数都是有银子的,帝都城有银子的文人墨客更多而且大多好脸子。

    他们追求一切附庸风雅的东西,幸好这里的医术不够发达,还没有换肾的医术,不然估计也是会有人卖肾来买核桃的。

    “文玩核桃那是风雅之事,是他们的追求,不是用银子这样的俗物可以衡量的。”晓儿解释道。

    杜忆瑾:不能理解,反正她干不出这种事。

    大概是穷怕了。

    晓儿给了一千两银票给杜忆瑾,换了她一千两现银。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杨柳杨梅一人提着一袋银子跟在晓儿身后走了出去。

    等到脚都软的顾红根在心里将杜忆瑾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然后终于看到她走出来了。

    看着女装的杜忆瑾,他就知道自己刚才没有看错!

    他看见了杨柳提着刚才杜忆瑾丫鬟提着的黑色布袋,也没有多想,以为她只是帮忙提一下而已。

    他想也没想便冲出去,伸手去抢杨柳手中的黑色袋子。

    “表妹,借点银子用,我今晚便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