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零八章
    晓儿和上官玄逸吃完饭后,两人便往沈承祖的铁铺走去。

    “去铁铺干什么?”上官玄逸随意问道。

    “我前几天在那里定做了两套农具,现在应该已经做好了,正好铁铺离离这里不远,便顺便去拿了。”晓儿解释道。

    “定做农具?”定做的农具需要她亲自去拿吗?那采购的下人是干什么的?

    “其实就是两把小镰刀,秋收不是快开始了吗?我爹说得让希儿感受一下粮食是怎样来之不易,准备带她去庄子收割水稻。”晓儿想起希儿知道沈承耀要带她去庄子体验丰收的喜悦,兴奋得差点没有跳起来。

    不过估计干上一个时候,小姑娘便哭爹喊娘的要回家了!

    “升平侯真是教女有方。”试问有哪个当爹的,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去吃这样的苦!不要说下地收割水稻了,就是十指沾一沾阳春水也是心疼得不行。

    大概是因为有这样的爹娘,所以才为自己教出一个如此好的媳妇,上官玄逸看了晓儿一眼,满目骄傲的柔情。

    用这丫头的话来说:她是入得厨了房,出得了厅堂,杀得了敌人,翻得了围墙;赚得了银子,打得过流氓!

    秋天来了,除了秋收许多人还会上山狞猎。

    这些时日,每天铁铺都是人来人往的,有来买农具的,有来修农具的,有来买弓箭的。

    铁铺最近忙得每个人都脚不沾地的。沈承祖又特意招了两个伙计来帮忙看铺子,担心有人趁机混水摸鱼,将铺子里的东西顺走了。

    晓儿和上官玄逸刚走进铁铺,只见沈承祖正好送走一个来取了十套弓箭的猎户打扮的男人。

    朝廷规定,像弓箭,刀剑这样的利器,每人购买的数量不得超过十套。

    沈承耀见两人过来了,赶紧将两人迎进了后院的帐房并上好茶。

    “四叔别忙活了,我是来拿农具的,拿完便走了。最近的生意还好吗?”晓儿见沈承祖又是沏茶又是端点心吃食出来,忙前忙后的,赶紧阻止道。

    “每年这个时候生意都会好一点,只是今年上山打猎的人似乎多了一点。许多人来买弓箭,而且数量都是十套,或者几套一起买的,你们刚才进来看见的那个人,他已经是第二次来定做弓箭了。虽然这次他剃了胡子,用的是另一个户贴,但我仍然认得他。”

    弓箭刀剑之类是需要凭户贴购买的,并且需要做好登记的。

    晓儿和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相互看了对方一眼。

    “四叔有没有问他们为什么一次买这么多?”

    “有,他们说帮家里的兄弟侄儿买的或者帮村里的村民买的,有些人则是帮家中的孩子买的。”

    这也不太正常,弓箭可不便宜,能给家中孩子一人配一套只有家境好的人家才能做到。

    一般的百姓哪里舍得,再说花这么多银子买几套不常用的东西放在家里,有多少人家有这么多空闲的银子。

    所以即便朝廷定下了每人购买弓箭不得超过某个数,这么多年来,来买弓箭的百姓依然很少有一次买几套弓箭的情况的。

    每个人来买几套弓箭,买的人数量多了,若是将这些弓箭聚在一起,那数目也是颇为可观的。

    “四叔知不知道其它铁铺的弓箭购买情况是不是这样?”晓儿的脸色有些凝重,而上官玄逸也有些若有所思。

    “这我不知道,最近太忙了,都没有时间去留意其它。”

    晓儿点了点头,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

    “四叔将铺子里弓箭购买情况的登记册子拿出来我看看。”

    “好,我这便去拿。本来我便想今晚将那记录的本子带过去给你爹看看。”沈承祖听了这话赶紧站起来去拿那册子进来。

    等了好一会儿,沈承祖才捧着册子再次走进来,“刚才又有一个猎户背着几只野兔进来定做十套箭,我记得这人在半个月前便来买过十支弓箭了。”

    不正常!

    “那这次买弓箭他怎么说?”晓儿问道。

    “他说帮她婆娘家的兄弟买的,拿的户贴也不同。”

    上官玄逸伸手接过沈承祖手中的登记册子看了起来。

    晓儿也将头探了过去,两人一起细看起来。

    这么一统计,这一个月来,铺子里已经卖出近两百套弓箭了。

    若是其它铺子也是这样的情况,整个帝都城有铁铺近十间,那卖出去的弓箭数量不就是近两千套?!

    这么多弓箭,组成一支骑射兵队伍都足够了!

    若是在帝都城外的铁铺也有这种情况,那事情更严重了。

    “除了弓箭,刀剑的情况买得如何?”晓儿想起冷兵器也不是只有弓箭,便问道

    “刀剑倒是没什么人买!不过……”沈承祖想起什么事,迅速走到一个书架前翻找出一本册子,然后递给晓儿。

    “这是升平县前天才送过来的帐册,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升平县上个月多了好几单给府中护院添置兵器的定单,买的都是长枪。”

    晓儿和上官玄逸相护看了一眼彼此。

    这样的做法真的太聪明了!

    正所谓积少成多,聚沙成塔!

    “这事需要查清楚,刚才来定弓箭的那个人什么时候来取箭?”上官玄逸看向沈承祖。

    “三天后。”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然得他看向晓儿。

    “四叔,我们有点事先走了,有空来家里吃饭。”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尽快安排人去查清楚比较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沈承祖点了点头,“忙完这段时间便过去找你爹喝酒了。”

    晓儿和上官玄逸离开了铁铺,上官玄逸将晓儿送回升平侯府便离开了。

    这事他还需要派人去查清楚,看看帝都城的铁铺和其它县镇的铁铺的情况又是如何。

    这段时间难得闲上半天,本来打算陪丫头吃完晚饭再回府的,看来又不行了。

    派去连云县查探征兵的事情的人还没有结果回来,这边又有新的问题出现。

    究竟是同一个人做的,还是不同人做的?晓儿看着上官玄逸离去的身影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