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一十章
    小福子是六皇子身边的太监,在朝廷上行走的人都知道。

    小福子去买核桃,脑子正常的都能想到是六皇子吩咐他去买的。

    和小福子抢核桃?那不就是故意和六皇子打擂台?

    三皇子听了这话脸黑了黑,他今天来探望父皇没看黄历,怎么刚好遇上上官玄逸!他刚才还在父皇面前说自己逛了两天文玩街,才找到了这对核桃王!

    现在被上官玄逸这样说,他不就穿帮了!买了一对虫蛀核桃便算了,还欺君,父皇应该更加厌弃自己了!三皇子看了一眼皇上,果然,他垂下了眼帘,这是对自己不高兴了。

    皇上的表情倒没什么大的变化。但作为一个不受宠的儿子,察言观色是他多年的习惯,他可以轻易从皇上的动作和眼神中看出他的高兴与否。

    “你们兄弟要互相帮助,别争强好胜,正所谓鱼蚌相争,渔翁得利!下次朕不想看到类似的事发生了!对了,迎取东晋国公子的事,你自己上心点,朕现在是有心无力了!我有点累了,老三你告退吧,老六你来找朕有什么事?”皇上挥了挥手让三皇子退下。

    三皇子低下头毕恭毕敬地退下了。

    待三皇子的脚步声走远后,皇上马上便离开龙床,坐回桌子旁,并让太监拿出之前去了一半皮的青皮核桃出来,继续剥皮。

    “逸儿有什么事?”

    上官玄逸对皇上说起了今天在铁铺的发现。

    皇上点了点头:“知道了,这事慢慢查,朕不急。”

    现在每天不用上早朝,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日子真的是太舒适了。

    上官玄逸好想翻白眼:每天什么也不用干的他当然不急了!

    而自己还有好多事想干,能不急吗?

    “你怎么会突然去铁铺的?”

    “那铁铺有升平侯府的份子钱,睿安县主去铁铺拿农具,我陪她一起去的。”

    “睿安县主去铁铺拿农具干什么?”皇上一边剥青皮核桃,一边和自己的儿子闲话家常。

    “升平侯准备带自己的幼女去收割水稻,让她知道粮食来之不易。”

    皇上听了这话眼前一亮,最近他闲得慌,何不带上燿儿一起去体会一下种田之乐!

    “通知升平侯,朕也带着小儿去和他一起体验种田之乐!”

    “父皇不是在养病吗?这样离开寝宫不好吧!”

    自己的父皇去升平侯家收割水稻,那不是给升平侯一家添麻烦吗?最重要是给那丫头添麻烦!他都可以预见那丫头忙前忙后,亲自下厨招待他了。

    “我又不是去你家,你这满脸不乐意的样子是为了什么?”皇上听了上官玄逸的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正好看见他一脸头痛样子。

    “儿臣觉得父皇还是好好待在宫里好,免得节外生枝,前功尽废。”上官玄逸开口道。

    “大不了便不装了,然后继续早朝。”皇上听了这话无所谓地道。

    上官玄逸:有个这么任性的父皇真的好吗?

    “父皇,你想体验种田的乐趣也不一定要去升平侯家的庄子的,这样被人发现的机会挺大的。”上官玄逸努力找借口劝退自己的父皇。

    “你放心,朕会小心点的,朕整日待在这寝宫都快发霉了,再不出去透透气,不病朕也会闷出病来的!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再说,我便待在升平侯府中养病了!”

    哼,别以为朕看不透他那点小心思!都说女生外向!若不是小时候看过这小子洗澡,他都以为他是女扮男装!

    绝招一出,上官玄逸果断闭嘴了。

    “你来找朕还有什么事?”看见儿子满脸便秘的表情,皇上莫名的觉得心情更愉悦了。

    “没有了。”上官玄逸不想说话。

    “你来就是为了这么少的事吗?下次不用告诉朕了,朕忙着呢!别妨碍我!特别是我在升平侯那里的时候!好了赶紧退下,朕要剥核桃!记得将御书房案桌上的奏折带回去批!”

    上官玄逸:……

    这到底是谁的江山啊!他劳心劳力的为了什么,他又不想当皇帝!

    上官玄逸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退了出去。

    走出宫门,三皇子正等在那里,他见上官玄逸走了出来,便向他走了过去:“上官玄逸,你是故意的!”

    “嗯。”上官玄逸嘴也没张,从喉咙里吐出一个音,然后越过他径直离开。

    三皇子:……

    他不是应该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吗?”

    他什么都还没说,他嗯什么嗯?

    刚才从紫宸宫里走出来,他一边想一边走,觉得憋屈极了,不吐不快:

    “你是故意让小福子抬高那核桃王的价格,故意在父皇面前将我和你争核桃的事说出来的对吧!”三皇子又伸出手挡住他的去路。

    “嗯。”上官玄逸绕过他伸出来的手,往自己的马走去。

    “等等,我还没说完。”三皇子又冲上前,拉住即将上马的他。

    直到现在上官玄逸才拿正眼看他:“对,我是故意的,我还故意让核桃生虫的,怎么?还有什么故意要问吗?父皇叫我回去批奏折!我没空在这里和你闲聊。”

    核桃生虫也是他故意的?三皇子听了这话先是震惊,然后是不相信。

    那核桃的青皮完好无缺,他怎么可能知道里面生虫了!而且那核桃内部已经是空心的,证明被虫蛀了不只一两天了,上官玄逸怎么可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自己会安排人进升平侯府打探消息,然后提前设计一个虫蛀核桃害自己。

    他这样说是故意暗讽自己无事生非吗?

    三皇子的心思,上官玄逸没有心情理会,趁他走神之际,他迅速离开了。

    最近他都快忙晕了,他只想快点将手中的事情解决了,然后皇帝赶紧病愈,他才能好好的腾出时间来准备娶媳妇的事。

    不然照这样的速度拖下去,下一年他还能不能娶媳妇了。

    稻田里的稻谷一天比一天黄了起来,在大雨滂沱的夜晚,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悄悄出了宫门往升平侯府而去。